《寻回幸福的彼岸》第3章1及《寻回幸福的彼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寻回幸福的彼岸  作者:黑泽雪 书号:14687  时间:2017-5-12  字数:6118 
上一章   第3章(1)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王秘书,帮我打电话叫司机备车。”松开通话键,云湛将身体重新靠向椅背,静静地休息片刻后,才拉过一旁的轮椅,费力地移身坐了上去。

  接着,转动轮椅来到门边,拉开厚重的门,秘书正好放下电话。

  “总裁!”王秘书从桌前站起来,走到云湛面前。

  “下午的会议由陈副总来主持,明天早上,你再把会议记录拿给我。”云湛简单地代着。

  “好的…总裁,您要出去吗?”迟疑了一下,一向只专职于分内工作的王秘书,问了一句。

  “嗯。”腿部再次袭来一阵痛,云湛伸手按住,面色未变地应道。

  “可是…”

  “怎么了?”云湛侧头。今天的秘书,态度有些奇怪。

  “刚才…楼下打来电话说,有位小姐想见您,她说她姓容。”说完,王秘书用眼角余光观察云湛的反应。

  姓容的本就不多,而她在公司做了六年,所知道的唯一与云湛有关系的,就只有两年前掉崖失踪的容若。刚才接到楼下接待处打来的电话,她确实吃了一惊,没想到大家都以为生存希望渺茫的容若,会在消失了两年后,重新出现。所以,明知不应该,她仍忍不住暗暗观察云湛的反应。

  秘书的话,让云湛原本因为疼痛而不自觉地轻轻按捏腿部的手微微一滞,一道微亮的光彩从黑眸中掠过。

  容若,主动来找他。

  虽然知道她已经失忆,虽然已可以大致猜到她来访的目的,但一丝喜悦仍轻轻涌上早已习惯漠然的心。

  “王秘书,”转动轮椅,掉头,云湛一边重新向办公室行去一边吩咐“你下楼一趟,带她上来。”

  “是。”云湛平静的反应让她有些惊讶,难道,总裁他早知道容若回来了?没时间多想,当办公室门被重新带上后,她也迅速坐专用电梯下楼。

  容若跟在秘书的身后,走出电梯,来到这扇她再熟悉不过的深雕花门前,一抹极轻的笑容在她脸上浮现。

  她当然没有忽略,从她刚才走进云氏大楼开始就不断出现在各个职员脸上的惊异表情——估计,所有人都以为,一个消失了两年的人,应该是早已离开了人世的。

  而事实,也确实应该如此。

  如果当初没有凑巧好运地遇上一艘小型渔船,恐怕她早已葬身大海。

  那么,云湛呢?为什么他会坚持地找了她两年?又究竟是什么让他相信,她从悬崖上掉入海里,还能好好地活着?

  想到他,在秘书打开门的瞬间,容若敛去那一丝微笑,恢复近乎生疏的平静。

  “云先生。”进门后,容若对着窗旁的人有礼地打着招呼,并毫不意外地瞥到秘书疑惑的表情。

  “你先出去吧。”云湛向秘书示意,却连自己都没察觉,他的眼神,因为这样的称呼而微微一黯。

  待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人后,容若立在原地,再度开口:“我希望,这次冒昧拜访,没有打扰你的工作。”

  “…没有。”虽然知道容若早已不记得他,也以为自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此刻这种生疏客气的话从那张美丽的中吐出,云湛心里仍微微一滞。他不得不承认,原来自己竟也有脆弱的时候,当他回过神来,手指已渐渐收拢,握在轮椅的扶手上微微用力。

  “那么,云先生,我这次…”

  “先坐吧。”微垂眼睫,云湛打断容若的话,同时转动轮椅。

  “谢谢。”

  在真皮沙发上坐下,容若静静地看着云湛坐在轮椅上,向自己靠近。完美无瑕的脸上是同样无懈可击的平静,却只有她自己知道,面前这辆银色的、让云湛赖以行动的工具,有多么刺眼。那种和上次一样的揪心的感觉几乎要将她淹没,同时,她却又在心里暗暗地为自己此刻完美的掩饰喝彩。

  云湛将轮椅停在沙发边,目光放在前方虚无的一点。现在,他和她那么接近,近到几乎可以再次闻到她身上特有的淡雅的清香,却无法再听见她在他身旁,用低柔的嗓音叫他的名字。如今,他只是“云先生”…

  腿上的痛似乎越来越剧烈,他将手覆在薄毯上,不着痕迹地,用力。

  “你来,是想问我以前的事,对吧?”他平视着容若。

  “嗯。”迅速地点点头,容若接口“我记得上次你说,有机会就会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完,她认真地看着云湛。

  虽然,她假装失忆,故意对云湛客气生疏,装作对过去的事充疑惑,装出想知道真相的急切,但现在,她认真的表情却不是假装的——她真的想知道,云湛会怎样对一个“失忆”的她去描述当的经过。

  虽然揭起伤口,很痛。但是,她想凭这一次来让自己做出最后的决定。

  如果云湛对她有爱,如果她能从他的叙述中察觉到他的爱,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他对她的感情,那么,哪怕只有一点点,她都会劝自己,放弃无谓的报复。毕竟他曾爱过她,即使没有深到能让他放弃云昕而选择她,她都会心满意足地离开。容若紧紧凝视着面前那张英俊的脸,静静地等待答案。

  需要说吗?该怎么说?云湛强迫自己别开眼,不去看那散发着认真和急切光芒的眼神。

  “怎么了?”长时间的沉默,让容若不轻轻皱眉“你上次说过,会告诉我的。”

  “既然都是你不愿想起的回忆,现在又何必这么执着?”云湛没有看她,只是淡淡地开口。她会刻意忘了那段经过,是因为它带给她的伤害太大,那么如今,又何必让他来揭开往事,再伤她一次。

  “…可是,缺少了一段过去,那种不完整的滋味,你能想象吗?”一丝很淡却让云湛心痛的落寞在容若的脸上漾开。

  容若微侧着头,眼神有些飘忽。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并没有假装什么。丧失大部分记忆,待在国外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那种仿佛连自我都失去了的孤单和心慌,有多么令人害怕甚至绝望,她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她终于完全恢复记忆时,脑海中第一个闪现的念头,便是回敬云湛对她所做过的一切的原因。

  “我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自己要忘了那段记忆,也想不出会有什么样的事能让我刻意将它从脑海中抹去。现在,我想让回忆重新变得完整,同时也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既然你知道,我想请你告诉我。”从过去的感受中恢复过来,容若重新转回话题,并突然觉得,这样咄咄人的她,已不像从前的自己。

  一直搭在腿上的手已放松了用力,云湛默默地坐着,他在考虑。

  “告诉我啊!云湛。”身体微微前倾,固执在容若眼底闪现,却没注意到自己在无意中直接叫了他的名字,而处在沉思状态的云湛也没发觉。

  “…其实,事情很简单。”将轮椅重新调整了角度,云湛背对着容若,终于开口,语气平淡。

  “简单?”秀气的眉皱起,脸上尽是复杂的神情,容若盯着那张俊美却平静的脸,等着他的解释。

  “对。”没有迟疑,云湛肯定地回答“当时,你被人绑架。我赶去后,却还是没能来得及救你,然后,你被拖下悬崖。”

  话音落后,停顿了一下,云湛补充:“事情就是这样。”说完,他微微闭上眼,关住了眼底所有的情绪。

  被绑架…来不及救她…掉崖…简单的经过…

  没有云昕,没有绑匪提出的要求,也没有他做出的选择——一切都只被他用两句话轻松地带过。

  容若不知自己现在该作何反应——云湛没有再挑起过去的伤痛,没有再提醒她一次她曾被遗弃,这不是很好吗?可是,她的心里是一波一波的难受和浓浓的失望,虽然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要难受,为什么会失望。

  指甲陷入掌心的刺痛让她渐渐缓和着情绪,她用最平稳的声音轻声问:“真的?就这么简单?”

  “嗯。一切都只是意外。”

  短短的一句回答,却让容若真实地感觉到,心在慢慢往下沉,盯着那张如雕塑般完美却又不丝毫情绪的侧脸,原本残存在心里的一点点希望正在悄悄消失。

  她忽然觉得悲哀。过去,她爱了他三年,却从不确定他对她的感情,并在最后一刻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不如另外一个女人重要。如今,她回来,再见到他,居然天真地想要从这个漠然的男人身上解答从前的疑惑,甚至对即将得到的答案抱着希望。可是现在,她牢牢地凝视那张脸,静静地回想他说话的语调和语气,她甚至寻不到一点点可以让她将之理解成为“爱”的感情…

  也许,一切都正如云湛所说——只不过是个意外。

  也许,在他的眼里,那发生的事,真就像他现在所表现的那样,云淡风轻。

  静默了片刻,终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嘴角牵起一抹复杂的笑,容若慢慢站起来。

  “我被绑架的时候,是你赶去救我。那么,你能告诉我,从前我们是什么关系吗?”

  放在扶手上的手轻轻一动,云湛回过头,看着那张清丽的容颜。

  “我说,你就信吗?”如果现在他告诉她,他们曾是恋人,她会怎么样?

  “如果可信的话。”无的笑容在容若脸上绽开。

  云湛静静地看看她“我们…”

  “嗯?什么?”云湛突然停下,容若挑起眉,追问。

  转过头,脸色微变,云湛将手重重地按在腿上,低声说:“我们只是朋友。”

  他微低着头,没看到身后的容若,慢慢凝结的笑。

  “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没等他的话说完,身后已传来容若的声音:“没事了,不打扰云先生工作了!”她转身走了几步,又重新停下,转过头“今天谢谢你了!再见!”说完,她快步走出办公室。

  “容小姐?!”巨大的关门声惊动正在办公的秘书,她站起来,不解地看着脸带怒气的容若。

  没有多加理会,带着冷然的怒意,容若直接走进电梯。

  意外!朋友!逐客令!想到这些,她不冷笑。原来,自己果真太天真!既然云湛连他们的关系都不肯承认,那么,她又何必在乎太多!更不需要去考虑将来的举动是否会伤到他!

  既然,她从云湛那里看不到丝毫感情,那么,今后的日子里,她将努力达到自己要的结果。

  毫无预兆的巨大关门声让云湛的心狠狠一震!口传来急速而不规则的心跳,他低头皱着眉息。

  容若生气了。是因为他开口让她离开吗?想起她走之前的语气,虽然当时他正专心应付上传来的疼痛,但仍能明显地感觉到她的怒气。从前,他几乎从没见过她发火,印象中,她一直都是那样柔顺温和的女子。看来,现在的她,果然变了很多。不过,这种变化,却让她更生动。

  角勉强牵起一抹笑,却很快被痛楚盖过。云湛抿着,用手住开始筋的双腿。就在刚才,在他考虑着怎么说出他们关系的时候,际传来的痛却让他不得不用最快的方式结束谈话。他不想当着容若的面,让她看见他现在的样子,所以,他用了最敷衍的答案,并不多加考虑地让她离开。

  心跳的速度似乎并没有变慢,而且伴随着阵阵痛袭来。克制住突来的昏眩,云湛掏出手机,拨通司机的号码。

  “怎么会成这样?”云昕立在边,上是终于陷入安稳睡眠中的云湛。她咬着看着那张灰败的脸,水润的眼里是忧心。

  将医生送走后,高磊轻轻推门走进来,拍了拍爱的肩膀,转身看向一直待在一旁的司机,脸上的线条仍因适才的紧张而紧绷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小时前,他和云昕分别接到司机的电话,被告知云湛在公司心脏病发。等他们赶去,早一步到达的家庭医生正在做着急救,而云湛早已陷入半昏状态。

  状况稳定下来后,回家的途中,医生一再告诫,短时间内,云湛需要绝对的静养,避免受到外界的刺

  “今天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吗?”高磊回头看了一眼双眼紧闭的云湛。这还是他两年来,第一次看到他病发得这么严重。

  “我也不太清楚。”司机摇头“早上去公司的时候,少爷的精神还很好。”谁知道,接近中午的时候,竟会看见突然病发的少爷。

  略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不过,我好像听秘书说,上午有位小姐去公司找过少爷。”只是当时情形一片混乱,他急于打电话求助,因此秘书的低喃听得并不是很真切。

  “小姐?”高磊转头与云昕对望。

  “我打电话到公司去问。”心里已隐隐有了答案,云昕再度瞥了一眼毫无生气的云湛,轻声走出卧室。

  柔和的蓝调滑出优雅的旋律,淡淡的忧伤弥漫在幽静的咖啡厅内。

  客人并不太多,三三两两零散地坐着。何以纯站在吧台前,遥遥望着最角落里那张面带沉郁之,却仍美得清灵人的脸。从上午进门到现在,容若一直安静地坐在角落,不知是在思考,抑或是在发呆。

  抬手招来服务生,何以纯端出亲自磨好的咖啡,让她给容若送去。虽说容若已是这家咖啡厅的半个老板,但此刻,何以纯知道,她需要安静地一个人待着。所以,她只把她当做一般的客人,给她最优质的服务,和一个她所希望的空间。

  “请问,容若在吗?”一道清脆的女声让何以纯回头,一张娇美的脸出现在眼前。

  “…在。”云昕?!认出面前的女子,何以纯转头望了望远处的容若。

  顺着她的目光,云昕立刻看到了此行要找的人,她有礼地问道:“那么,可以让我和她说几句话吗?”

  “请便。”笑着让云昕从身边经过,何以纯看着那道背影,意外地觉出一丝凝重。

  容若不知道自己这样坐了多久,脑海里不断盘旋的是那张俊美却漠然的脸,还有那些听来是那么云淡风轻的字眼。

  过去的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至少,在云湛眼里应该是的。

  她想笑,心里却在难受,如针刺般,轻微,却密集,而且一直没有停止。

  香气四溢的咖啡在慢慢冷却,她不说,不动,只是安静地坐着。直到,耳际传来熟悉的声音。

  她抬头,看到的是云昕娇俏依然的脸,她听到她叫她“容若”如两年前一样的声调和语气。

  “容若,我是云昕,还记得吗?”在餐桌旁坐下,云昕的眼里有激动和期待。

  “…对不起。”微微偏过头思索了一番,容若笑得抱歉。

  失望涌来,云昕不在心里轻叹。也许,自己本就不该抱希望,毕竟,连云湛都被她从记忆里清除,又何况是她。

  “没关系!”云昕安慰地笑道“我听说你失忆的事了,不用觉得抱歉。”

  “谢谢。”容若轻声说。 wWW.8MxS.cc
上一章   寻回幸福的彼岸   下一章 ( → )
国王游戏下嫁蓝先生就是要惹你多情拿鹤勾勾手,我爱惜妻如命今天离婚好天你是我的骑士公主别逞强爱情,谁说了时间线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黑泽雪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寻回幸福的彼岸》第3章(1)及寻回幸福的彼岸最新章节第3章(1)在线阅读,《寻回幸福的彼岸(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寻回幸福的彼岸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