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回幸福的彼岸》第7章1及《寻回幸福的彼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寻回幸福的彼岸  作者:黑泽雪 书号:14687  时间:2017-5-12  字数:5614 
上一章   第7章(1)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湛,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听到云昕清脆的声音从遥远的电话那端传来,云湛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我给你买了礼物,明天回家带给你。”

  “嗯,好的。”

  “其实她根本已经乐不思蜀,不想回家。”高磊的声音了进来,显然是用了分机。

  “你好意思说我?明明每天和宝宝玩得不亦乐乎的人是你。”云昕立即反驳。

  云湛靠坐在头,低声浅笑“既然假度得开心,何必急着回来?”

  “不行!这家伙把公司丢给你一个人怎么可以?你这几天还好吗?”云昕轻声问。

  “嗯,不用太担心。”

  “湛,你有没有发现她有未老先衰的趋势?心的事比谁都多。”

  “呵。”云湛只来得及笑了一声,电话那边便传来意料之中的嗔怒声。

  静静地等待那边安静下来的空当,云湛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整。这个没有雪的圣诞节,即将过去。

  “湛,我们明天下午的飞机,到时见。你早点休息。”

  “嗯,明天见。”

  挂上电话,云湛依旧斜靠在头。除了在容若家度过的那一晚,他几乎没在十二点之前入睡过。

  今夜,也不例外。

  “少爷。”

  门被轻轻敲了两声,不等他回应,便被推开。

  云湛应声转头——门边,除了垂手而立的佣人,还有斜斜倚在门框旁的容若。

  “云湛,圣诞快乐!”容若一边下大衣,随手丢在地上,一边脚步不稳地朝边走去。

  “你喝酒了?”看着那张泛着浅红的脸,云湛皱眉。

  在边停下,侧着头想想,容若用手指比了比“一点点。”

  伸手扶住她不稳的身体,拉她坐在上,云湛转向门口吩咐:“泡杯醒酒茶来。”

  他抬手掠起容若垂在脸颊边的凌乱发丝“喝了茶就去休息。”

  “我不困!”皱着眉摇了摇头,容若蹬掉脚上的高跟鞋。

  “云湛。”她突然转过身子,眼神蒙地盯着对面那双沉静幽深的眼“你都还没跟我说圣诞快乐。”

  云湛扶住她的胳膊,无奈地叹了口气“圣诞快乐。”也许,真如她所说,只喝了“一点点”酒,但如今看她的神情,他可以肯定,她已经醉了。否则,倘若换作平的容若,又怎会以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那…你有没有准备礼物?”甩甩头,摆昏眩,她继续不依不饶。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你都会给吗?”

  “嗯。”得到保证,容若轻笑“让我想想…”

  “你可以明天告诉我。”伸手接过佣人端进来的茶杯,云湛递过去“先喝了它。”

  “唔…不喝!”容若皱起脸,用手挡开。

  云湛轻叹一声,对着佣人道:“你先出去吧。”

  “你…”容若突然定定地盯着云湛,然后伸手抚上他的脸“为什么每次见到你,你的脸色都这么差?”不复清澈的眼底,除了蒙,还有一点点心疼在静静泻。

  看到这样的眼神,云湛身体一僵,他闭了闭眼,反手握住那只在自己脸上连的手“你醉了,去休息吧。”

  “为什么连嘴也没有颜色?”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容若皱着眉凑上前。

  “你…是不是很辛苦?”她几乎趴在云湛的前,长而翘的睫在云湛眼前上下闪动,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不会…”鼻间袭来淡淡的酒味,混合着熟悉的清香,云湛静静地看着那张精致的脸,极轻的两个字从口中逸出,带着喑哑。

  “是吗?”一抬眼,便望进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中,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容若抓紧了手底的被单,缓慢地将印上去…

  微凉而柔软的触感让她不自地环住云湛的肩膀,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混合着遥远的记忆如同水般铺天盖地涌来,容若闭上眼,带着模糊的思维,深深地沉溺。

  当那张优美的印在自己的上时,云湛的心狠狠一窒。

  她果然是醉了!

  微醺的酒气中,他的眼前闪过多年前那个倒在自己怀里的宁静女子;闪过她平静的眉宇、温雅的笑容、柔顺似水的眼神。

  时隔两年,他与她,再一次肌肤相亲,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眼底滑过深沉的幽暗,然而,肩颈及边的温度却让他下意识地渐渐收拢手臂。

  同样的温暖和柔和,即使隔着意外和怨怼,隔着七百多个夜的分离,仍然未曾改变。

  “我想到我要的礼物了。”从云湛的怀里坐起来,模糊不清的笑容在容若的脸上浮现“给我一个婚礼。”

  “…”“我们结婚吧。”

  这一刻,容若的眼神离,竟分不清是醉是醒。

  躺在宽大的上悠悠醒来,睁开眼的同时,容若不按住眉心轻轻呻。她不懂,明明宿醉是这样痛苦,为何还有那么多人宁愿夜夜醉酒到天亮?

  额际的隐痛还在继续,她环视此刻身处的卧室,渐渐皱眉——这是云湛的房间。

  白色的被单与罩,枕边还隐隐残留着清干净的男气息。容若侧过头,下意识地将脸埋在松软的枕间,闭眼呼吸。

  昨晚,她与何以纯从酒吧狂庆祝出来后,她竟鬼使神差般坐着计程车来到云湛的别墅。然后,她在云湛的边和他说了很久的话…这些,她都记得。只是,最后自己为什么会睡在他的上?她却完全没有印象。

  起的时候,容若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愣了愣,狠狠地摇头甩去昏眩,披上早已摆在边的睡袍。

  窗外一片明亮,冬日的阳光带着一丝清冷,斜斜地进房内。

  容若看着浴室镜中的自己,好半晌,失神地抚上柔软的瓣——昨晚,她与云湛接吻了。

  也许,无法记清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但她很清楚地知道,在自己半醉半醒间,他们接吻了。对着镜子,讥诮而无奈地掀起角。她竟无法肯定,当时的自己,究竟是清醒多一些还是迷糊多一点。

  还有最后,她似乎对云湛说“我们结婚吧”…

  是真心,抑或是酒醉起兴?她也不能分清。

  容若竟说要和他结婚…

  云湛陷在轮椅里,黑发在阳光中被染上淡而炫目的金色,平静的眼中,深不见底。

  倘若她是清醒的,那么,自己一定会答应她,云湛在心里默默地想。只是,她醉了。说完那句话,她便趴在他的前,昏昏沉沉地睡去。

  酒醉后的话,又岂能分出真假?这样特殊的圣诞礼物,即使他愿给,她也未必真愿接受。

  “今天天气很好。”双手在睡袍口袋里,容若靠在门边,望着淡蓝的天空。

  “你醒了。”应声回头,云湛点了点头,侧脸在阳光下俊美无比。

  容若低下头,轻声道:“昨晚…”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两个字出口后,她又犹豫着停下。

  云湛看向她,静默地等着。

  “没什么。”忽地笑着摇头,容若抬起脸来“希望我喝醉酒的样子不会太难看。”

  “我有点饿了,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东西吃。”没等云湛接话,她又径自说着,转身走回客厅。

  昨晚的事,她都记得,只不过一切都当做没发生过吗?云湛淡淡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神色索然。

  “…这么说,你们有进展喽?”

  “这不能算吧。”坐在上,容若握着话筒,声音低沉。

  “你昨晚睡在他房间,那…”

  “喂!少想!”容若无奈地叹气“昨晚他睡客房。”这也是后来佣人告诉她的,睡衣也是云湛吩咐佣人帮她换的。

  “唉,早知道就不和你一起过节了,那样说不定你们进展更大。”何以纯在电话那边窃笑。

  “呵,”容若仰面躺倒在上,轻声低语“如果没和你喝酒庆祝,那么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什么意思?”

  “你知道吗?我昨晚,竟然说想和他结婚。”

  “真的?那他怎么说?”

  容若淡淡摇头“不记得了。”关于那之后的事,她全都记不起了“再说,这是醉话,又有谁会当真。”她低语。这句话,不知是说给何以纯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那…如果云湛他真的答应了呢?”何以纯试探地问。在她看来,这并不是不可能的。

  容若怔了怔,才幽幽笑道:“你说,如果我真的嫁给了他,到最后会不会舍不得离开他?”

  “能够留在爱人的身边是多么好的事!尤其是,当那个人也爱着你的时候。”何以纯轻叹。

  “你又要开始说教了吗?你明知我已经无药可救。”

  “…那么,如果他愿意,你是否会嫁给他?”

  面对窗外的残,容若闭上眼,缓缓道:“我想,以这种最亲密的姿态突然离开,带来的伤害才会最大吧…那么你说,我会不会答应呢?”

  “你确定,这是你全部的理由吗?难道,在你的私心里,就不愿意吗?”

  “…”面对如此直接的质问,容若选择了沉默。

  私心里?

  倘若她私心里不愿意,昨晚又怎么会说出那种话呢?

  只是,如今她却令自己陷入两难的境地。她真的怀疑,最终有一天,她会深深沉溺在对云湛的爱里而无法离去。然而,倘若真是那样,她这样一个当初被他决绝地抛下的人,岂不是真的太低

  所以,她宁愿云湛将昨夜的一切只当做一场酒后语。

  门外,一双深黑黯淡的眼。

  云湛的脸陷在鹅黄的灯光下,显出无限苍白。略微低垂的眼睫掩盖了所有的情绪,只有骨节均匀修长的手紧紧地按在口上,神色间,却是一片深不可测的平静。

  身后传来脚步声,他转过脸的同时抬了抬手,成功地阻止了佣人的出声。

  房间内,仍有断断续续的语言传出。深的轮椅缓慢地从那道未关紧的门前滑过,留下深深的寂静。

  原来,这就是容若的真正目的——将她当初被离弃的痛毫无保留地还给他!

  陷在轮椅中,云湛强迫自己将手从跳动得微弱且毫无规律的心脏处移开,微闭上眼,逐渐加重息,与此同时,浅色的边却逸出一丝极淡的笑,似有若无——他终究来了真相揭开的这一天。同时,却也可笑地发现,即使早有准备,自己似乎仍旧无法承受此刻口的痛。而这种痛,正在愈演愈烈。

  一下又一下,费尽力气般呼吸,窒息般的疼痛仍然迅速蔓延开。云湛努力睁开眼睛,眼前闪现的那张清灵的脸却又迅疾为心脏带来一阵更为强烈的痉挛。一波波的昏晕侵袭而来,他视线模糊地了瞥一眼近在手边的药瓶,最终放弃支撑已经无法平衡的身体,无力地陷入深沉的黯黑。

  空旷狭长的医院走廊里,容若坐在长椅上,第一次发觉,这个冬天是这样的寒冷。纵使紧紧环抱住双臂,她依然在瑟瑟发抖。

  她不记得此刻坐在对面的云昕是何时来的,也忘记自己在这里等了多久。脑中唯一清楚的,是当她在卧室里被门外的喧闹声惊起时,云湛已经陷入了昏

  深度昏

  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她听见一个医生这样说。

  当看见他苍白得没有一丝血的脸时,一股很深的恐慌将她牢牢包围,以至于一时无法反应,究竟为什么会这样。

  而此刻,云湛正在她身后的门里,她却不被允许进入。

  远远地有脚步声传来,一下一下,回响在安静得可怕的回廊上。

  容若循声转头,对面坐着的云昕也在同一时间起身。

  “怎么样?”云昕上刚从医生办公室里出来的高磊。

  “别担心。医生不是说了嘛,他已经没有危险了。”拍了拍子的肩,高磊的脸上带着一丝凝重“目前,他需要静养,医院只允许留一个人下来陪护,所以,你们先回去,我留在这里就行了。”

  “不行。”云昕摇头“我在这里等…容若,你呢?”她回头看向一直坐在长椅上的容若。

  深呼吸,容若站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被高磊抢先一步“你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容若今天也累了。先回去休息一晚,反正湛一时也不会醒,你们明天再来。”说完,他看向容若“放心,有什么事我会通知你们的。”

  云昕犹豫一下“那…你记得,有状况要立即打电话来。”

  “嗯。乖,快回去吧。”

  点了点头,云昕转身“容若,走吧。”

  皱着眉向身边紧闭的病房门再度看了一眼,容若无言地点头。

  待两人离去后,高磊轻轻推开加护病房厚重的门,站在隔间里,隔着玻璃看着安静地躺在上的云湛。

  他的心脏病已经恶化到心力衰竭——适才医生的诊断清晰地回在耳边。

  未免引来过度的担心,这件事他暂时没有告诉云昕和容若。

  只是,云湛的情况为何会逐渐严重到这种地步?而他,时时在他身边却毫无所觉?

  拧着眉,明显的忧虑刻在高磊的眼底。

  “云先生,心脏病最忌过度劳累和受到刺。特别是你现在的情况,如果条件允许,我建议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最好充分静养,这样有助于病情的好转。” wWw.8MxS.CC
上一章   寻回幸福的彼岸   下一章 ( → )
国王游戏下嫁蓝先生就是要惹你多情拿鹤勾勾手,我爱惜妻如命今天离婚好天你是我的骑士公主别逞强爱情,谁说了时间线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黑泽雪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寻回幸福的彼岸》第7章(1)及寻回幸福的彼岸最新章节第7章(1)在线阅读,《寻回幸福的彼岸(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寻回幸福的彼岸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