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回幸福的彼岸》第8章1及《寻回幸福的彼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寻回幸福的彼岸  作者:黑泽雪 书号:14687  时间:2017-5-12  字数:5903 
上一章   第8章(1)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容若洗完脸,有些失神地靠在洗手台前。

  一早醒来,她发现自己竟在云湛的怀里安稳地睡了一夜。干涩地道了声“早安”后,她动作迅速地穿衣下,用披散在脸颊旁边的长发来遮掩自己的尴尬。

  为什么要尴尬?

  以前,她也曾和云湛睡在一起不知多少个夜,常常手脚并用地在他的身上,安心地度过每一个夜晚。可是如今,她发现自己竟有些害怕将会到来的与云湛的亲密相处,害怕会渐渐唤回过去的熟悉和习惯,让自己错以为,这场婚姻便真真正正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她与他的关系将会延续至生命的终结——就如同昨天司仪所说:他们的婚姻将会地久天长。

  可是,只有她知道,不会有所谓的天长地久,所以,她怕自己陷落在这一场注定虚空的梦境中。

  然而,当她扭开门,看见云湛掀开被子的时候,仍不自主地问了句:“要我帮忙吗?”

  云湛将手放在腿上,只是稍微沉默了片刻,随即点头“帮我拿条长好吗?在橱子里。”

  知道他今天不去上班,找出一条休闲的棉布子,容若坐到边,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我帮你?”

  “嗯。”既然是夫,那么有些事是无法隐藏的,而他也不想回避。

  云湛任由容若托住他的,自己动手下睡,双腿暴在空气中,皮肤有些不见阳光的苍白。

  部力量不足,要搬动没有知觉的腿套进管,原本就是一件吃力的事。同时,云湛也不想让自己的狼狈和吃力落在容若的眼中,并且,他也不确定自己如今的心脏是否能够承受这一连串的动作,所以,他安静地半躺在上,由着容若帮他。只是,直到一切穿戴妥当之前,他都没有看向她。

  即使想得很清楚,尴尬的感觉,仍是不能避免。

  “有没有想去的地方?”饭桌上,云湛喝着白米粥,突然淡淡地问。

  容若还在神思恍惚地想着自己的心事,闻声抬头“嗯?”

  “度月,你想去哪?”

  “不用了,不用去哪玩。”她想也不想地回答。末了,又补充一句“我一时想不到,以后再说也不迟。”

  “嗯,随你决定吧。”

  “嗯,那就以后再去。”

  容若低下头,夹了一筷绿海苔放进嘴里,脆生生的,带着轻微的辣味,她却好像没什么感觉,食不知味,只是机械地咀嚼咽,心思仍旧放在刚才帮云湛穿子的事上。

  不能行走,不能站立,甚至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腿让它们动一下,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当她扶着他的膝盖,帮助他弯起腿的时候,她确定自己能够深切体会他的痛苦和无奈,所以,她几乎不用考虑地否决了外出月的计划。

  早餐后,容若单腿跪在沙发上,看到窗外明媚的天空,她举步走到花园的台阶边。

  沐浴在一片暖意里,容若眯着眼仰头,神情愉悦而慵懒。冬日里,这样难得的好天气,似乎更适合休闲而不是工作。

  没有回头,她稍微放大声音,问着身后客厅里的人:“你放假几天?”

  “我是老板,所以,无所谓几天。”客厅里传来淡淡的陈述。

  难得!容若低头轻笑,转过身“以纯说你是工作狂,难得你今天说这种话。”也许是天气的原因,竟让她的心情也跟着大好起来“我原以为,你只给自己一天的假。”

  云湛转动轮椅,来到容若身边,此时的阳光有些刺眼,他遥遥望着前方“我很久没放长假休息了。”这一次,正好是个机会,他也觉得有些累了。

  “那就在家多待几天。”接着他的话回应了一句,容若迈开轻快的脚步,往花园中走去。

  容若弯着,认真而耐心十足地看着蹲在墙角边的园丁修剪花枝,时不时漫无边际地聊上两句。

  浅玉、紫红、纯白,三种颜色间隔摆放开来的月季,正在灰砖矮墙下热闹地开放。

  拾起地上的花剪,在面前的一株白色月季上微一用力,多余的枝叶应声而落,容若微笑“种花养花,真是有趣的事,通常总能让人自得其乐。”

  “您一直很爱花草,从前就是这样。”老园丁抬起头。

  微微一怔“是吗?”容若直起身,往后退了两步,轻描淡写地略过所谓“从前”这一话题,偏头欣赏自己方才的成果。

  “为什么园的花草,偏偏那块地空着?”望向之前专属于自己的小块土地,容若犹豫了一下,最终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时值冬天,那块地的空白与此时周围的色彩缤纷相比起来,更显得突兀的荒芜。

  园丁下手套,站起来,顺着容若的目光“那是两年前,少爷吩咐的。”

  “吩咐什么?”

  “他让我不要在那里种任何东西。”

  “为什么?”

  “少爷没说原因。”

  容若愣了愣,再次看了一眼那一片惹眼的荒芜,心中隐隐有答案呼之出,只是她不愿细想。

  外出回来的时候,佣人面而来。

  “云湛呢?”

  “少爷在书房。”

  “工作?”

  “是的。”

  容若忍不住轻哼一声。今天是他给自己放假的第四天,却已经开始捺不住空闲恢复本

  “少有事吗?”

  容若一愣,无奈地笑着摆手“这个称呼我不习惯。你以后还是叫我的名字吧,或者,像以前一样叫我。”

  “…容小姐?”佣人脸上明显出“不妥”的表情。

  “对。”反正总有一天,她将恢复单身的“小姐”身份。

  往书房的方向移动了两步后,容若突然改变主意,转身拎起衣架上的风衣。

  “今晚不用做我的饭,我不回来吃。”代了一句,她踏出家门。

  “新婚燕尔,怎么有空跑出来?”

  “我一直都很闲。”容若靠在竹圆椅中,有些漫不经心。

  “但…”

  “客人来了,你快去招呼,不用理我。”打断何以纯的话,容若轻轻推了她一把,自顾自地喝着柠檬水。

  何以纯站起来,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你似乎总是忘记自己也是这里的一分子。”

  容若笑着耸肩,直到何以纯离开,才低下头盯着手中的玻璃杯,若有所思。

  是谁说过,习惯是第二个上帝,可是她没有想到,对自己来说,这个上帝居然降临得这么迅速——不过短短四天时间,她竟似乎已经从内到外彻头彻尾地习惯了云湛的亲密存在和气息。当今早她又一次挽着他的手臂醒来时,已不会像前天那样带着惶惑迅速离开他的身边。反而,她莫名其妙地、清醒而安静地在云湛的怀里继续停留了近十分钟,然后,像所有普通夫一样,下、洗漱、换衣。

  吃早餐的时候,她看见桌上的海棠,在水晶瓶里,带着清澈晶莹的水滴。

  那是她喜欢的花。侧头对上云湛的眼,心下了然之余,更有淡淡的喜悦在缓慢涌动。

  还有这两天总是与清淡口味背道而驰的各餐点食物——她当然知道油盐对心脏病人的影响。

  淡黄的柠檬片在水里慢慢旋转,最终沉入杯底。

  也许,不只是习惯,也许,她已经开始贪恋那一份生活中的温情,而在不久的将来,她可能会更加沉溺在那一份看似不经意的关心和宠爱中…心不在焉地转动水杯,容若在心里这样想,带着一点慌乱、无措,和茫然。

  “明天我要回乡下老家一趟。”晚餐的时候,何以纯说。

  “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一个星期后吧。”

  “店怎么办?”

  “如果你愿意守着,当然就继续开着,否则,只好暂停营业。”

  容若慢慢咀嚼着牛排,咽下后,又喝了口水,才说:“交给我吧。”

  何以纯接得飞快:“早上九点到晚上十一点,不要偷懒。”

  “当然。”刀叉在白瓷盘中熟练畅地来回运动,容若出一个理所应当的微笑。

  “你今天反常。”何以纯挑高了眉,眼里动着怀疑。

  “有吗?”

  “你对‘蓝夜’何时有过主人的自觉?”

  “从今天开始,不行吗?”放下餐具,容若和着音乐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

  早出晚归,是否可以稍微阻止自己的陷落呢?

  “从明天起,我可能会很晚回家。”容若坐在梳妆台前擦头发,从镜子里看云湛,看到他坐上,动作不甚畅地躺下。“怎么?有事?”云湛拉好被子,与镜中的她对视。

  “以纯回老家,我负责看店。”

  “晚上几点关门?”

  “十一点。”容若走到尾坐下,看着云湛。

  “怎么了?”

  “你没告诉过我。”她没头没脑地说。

  “告诉你什么?”

  “这个。”伸手拿过一旁椅子上的软垫扬了扬,她又看着他被子下的脚。

  如果不是刚才云湛洗澡的时候,佣人恰好进来,她根本不知道原来他睡觉的时候脚下是要垫着软垫的。而这几天晚上,他从没这样做过。

  云湛怔了怔。

  以前这都是佣人帮他做的,自从结婚后,夜晚时间佣人不会擅自进来,并且他们理所当然地认为工作已经由容若接替了。

  “是我忘了。”他淡淡地说。而事实上,有和没有,也确实没有区别。

  无言地掀开被子,容若按方才佣人教给她的方法,将软垫垫在云湛的脚下。

  上熄了灯后,她平躺着,安静中,又突然问:“通常都是夜里几点翻身?”

  “两三点。”黑暗中,云湛的声音很低,带着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出的些许无奈。

  许久没听见身旁的回应,他又说:“你睡吧,不用特意醒来。”事实上,他也不认为平时本没有在半夜清醒习惯的容若,能够在那个时间醒过来,帮他翻身。

  仍旧没有回应,容若只是动作很轻很慢地侧过身,背对着云湛。被子挡住了她一半的脸,她在暗夜里微微皱着眉,心里有一阵很强烈的悲伤不断地涌上来,却不是为她自己,而是为身旁的人。

  “通常那样,你会醒吗?”好半晌,当云湛以为容若已经睡着了的时候,突然听见她低声地问。

  “会。”他原本就浅眠,即使下半身没有感觉,但当有人靠近碰到他身体的时候,仍旧会立刻清醒过来。

  “那你是不是已经习惯每天在那段时间自主醒来?”

  “嗯。”“今晚你醒后,叫我。”

  “…”睁开原本微闭着的眼,云湛转过头,容若仍然背对着他,并且不再说话。寂静中,她的呼吸轻微而均匀,似乎说完刚才那句,便立即沉沉地睡去。

  云湛的心里有些。他是明知容若心底的计划的,知道她总有一天会从他身边离开,会将当年她的伤痛还给他。那么,既然如此,为何她又这么执意而主动地关心他的生活?

  关心?他不知道能不能用这个词。

  只是,刚才容若的反应,确实让他的心里泛起淡淡的暖意。

  在容若的呼吸起伏中,云湛轻轻微笑。

  深夜十一点半。

  和服务生收拾好所有东西,临出门前,容若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何以纯走了两天,她也在店里从早到晚地待了两天。因为雇了服务生,所以她并不需要做些什么。只是,一整天大部分时间里都只局限在柜台后的一小块空间,这让她觉得有些困乏和无所事事。

  难怪以前每次自己过来,那个女人都会抱怨连连。锁上门的时候,容若算是能够体会何以纯无数次对着自己的悠闲状而表现出的愤愤不平了。

  没有意外的,她看见路边停着的黑色轿车,尾灯在昏暗的夜里忽闪忽灭,不知等了多久。

  坐进车里,温暖扑面而来。在颈上的大围巾,容若对着司机点头笑了笑,下一秒,车子平稳地驶向前方。

  “让你久等了。”容若觉得有些抱歉,平常这个时候,司机本应该可以休息了,可现在却还要在寒冷的夜里来接她。

  “没事。”年轻的司机诚恳地笑笑。

  将视线调回前方,容若调整椅背,舒适地坐好。此时的街道,与白天相比显得有些冷清,偶尔对面有车子驶来,车灯照出强烈的光,刺得眼睛几乎睁不开。容若顺势闭上眼,又想起昨天晚上从店里出来时,看见云湛坐在车里等自己。其实她昨天出家门的时候,并没打算要车接送,所以,当她看到云湛带着司机在等她时,确实有些吃惊。

  昨天在车里,云湛说:“以后每天这个时候,我让司机过来接你。”

  她想拒绝,但想了想,又作罢。也许是因为她对云湛的了解,她并不觉得自己的拒绝能起到作用,况且,她也不想在小事上与他争什么。

  不需要太认真,这只不过是短时间的状况,连同这场婚姻也是如此。这两天,她几乎时不时地给着自己这样的暗示。

  突然间,她有一点后悔。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兴起这个所谓的报复的念头,倘若当初回国后,干脆断了与云湛的一切联系,让他彻彻底底地退出自己的生活,那么如今也不至于担心自己陷在矛盾和挣扎之中。

  这一切,是否都是她在自讨苦吃?

  回到家,卧室里的清冷让容若微微意外。她知道云湛从今天开始恢复上班,却不认为他要工作到午夜仍不能回家。

  “容小姐。”佣人从厨房里端出餐盘。

  虽然这个称呼不妥当,但佣人们显然一直都很习惯这个叫法,只是,当昨天云湛听见这三个字的时候,容若不经意间看见他微微地皱眉。但他接着并没有表示什么,所以,她自然全当没事。

  “您找少爷吗?他去公司了。”放下刚做好的宵夜,佣人笑眯眯地说。

  “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他晚饭时候回来过了,接了电话,大概公司里有急事,所以又走了。”

  容若听了,疑惑地走到餐桌边,不清楚公司有什么大事,需要他下了班后还亲自回去处理。 Www.8mXs.CC
上一章   寻回幸福的彼岸   下一章 ( → )
国王游戏下嫁蓝先生就是要惹你多情拿鹤勾勾手,我爱惜妻如命今天离婚好天你是我的骑士公主别逞强爱情,谁说了时间线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黑泽雪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寻回幸福的彼岸》第8章(1)及寻回幸福的彼岸最新章节第8章(1)在线阅读,《寻回幸福的彼岸(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寻回幸福的彼岸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