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仙踪》第十四回救难友知州遭戏谑医刑伤城璧走天涯及《绿野仙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书号:39880  时间:2017-9-8  字数:6863 
上一章   第十四回 救难友知州遭戏谑 医刑伤城璧走天涯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词曰:官军解投人多少,邂逅相逢好。聊施道术救英雄,一任鬼神猜疑道

  途中。邀他古寺话离别,哭诉无休歇;问君还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水向东

  右调《虞美人》

  且说冷于冰在玉屋修炼神书,断绝烟火,食草木之物。二年后,须发绀碧,遍身长出白;六年后,尽行尽,仍复故形。但觉容颜转少,不过象二十七八岁人;抑且双瞳炯炯,昏黑之际,可鉴百尺。历了十个年头,虽无摘星换、入石穿金大术,若呼风唤雨,召将拘神,以及移身替代、五行遁法,无不精通,皆《宝囗-天章》之力也。猿不得于冰御气口诀,修炼得皮纯白。那在山上正采了几个异样果子,要孝敬于冰,远远看见紫真人同火龙真人缓步而来;飞忙的跑入中,报与于冰。于冰整衣到外跪接。遥见二位仙师,一戴碧莲冠,穿紫霞无天衣,鹤顶背,木质金形,凤眼疏长,修眉入鬓,长须白面,身高七尺;一戴八宝紫金冠,穿大红入云龙衣,庞眉广颡,绿睛朱顶,隆准方颐,目有三角,面若赤丹,一部大连鬓红须披拂项下,身高九尺,望之令人生畏。于冰心内道:“此必吾师火龙真人!”少顷,二仙到了门。于冰道:“不知二祖师驾临,未获泥首远接,祈恕愚昧。”见白面者道:“汝弟子骨气已有五分,何八道之速也?”赤面者道:“眼前似好,不知将来何如?”二仙相让入,于冰后随。二仙左右坐下,于冰正叩谢,只见赤面道:“此汝师伯紫真人也,与我同为东华帝君门人。”于冰两叩拜,紫亦起立。火龙又令再拜,谢赐书之恩,于冰又拜。真人道:“儿童嬉戏之物,何以谢为!”于冰拜罢,又拜了火龙真人四拜,火龙命起立一旁。随即猿不也来叩拜。火龙向于冰道:“你毫末道行,即收异类门徒,殊属轻率!”紫道:“你当收桃仙客,岂尽得道之时耶?渊源一脉,正是师作弟述。”火龙大笑。又顾于冰道:“年来铅汞调和否?”于冰道:“尚未自然。”火龙道:“气无升降,息定谓之真铅;念无生灭,神凝谓之真汞。息有一毫之不定,形非我有,散而归陰,非真铅也;念有一毫之不澄,神不纯,散入鬼趣,非真汞也。汝其勉之!”于冰唯唯。紫向于冰道:“修仙之道,宜速斩三尸;三尸不斩,终不能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地仙可望,天仙不可得矣。故境杀心则凡,心杀境则仙。当于静处炼气,闹处炼神。”于冰唯唯。火龙道:“你出家能有几,前后得许多异数,此皆修行人二三百年不轻遇者;皆因汝立志真诚,纯一不已,乃能得此。我与你师伯去后,你即随便下山,周行天下,广积陰德;若能渡四方有缘之客,同归仙界,更是莫大功行。‘法术’二字,当于万不得已时用之,断断不可频试,与世人较论高深,你须诚敬如一,始终弗懈方好。我于你有厚望焉!”说罢,二仙齐起,于冰与猿不跪送外;直待云行天际,于看不见时方才起来。

  入坐下,细想道:“祖师教我周行天下,广积陰功,我该从那个地方周行?”猛想起当年到山西,遇一连城璧,虽系侠客,却存心光明磊落,我爱其人;承他情送我衣服、盘费,心意极其诚切。屈指整十个年头,我在这玉屋修炼,家间子未尝不思及,然随起随灭,毫无萦结,惟于他倒不能释然。我如今要遵师命下山,却心无定向,何下先到范村一行?但他这十数年,生死迁移,均未敢定;自柳家社收伏二鬼,从未一用,我何不差他先去打探一番?他若在家,便去与他一会,就近游游山西五台,完我昔年志愿,再周行天下未晚。想罢,将葫芦取出,拔去儿,叫道:“超尘、逐电何在?”只见葫芦内起一股黑烟,烟尽处二鬼站在面前。于冰道:“我自收伏你们以来,十年未尝一用,究不知你们办事何如。今各与你们符囗-一道,仗此可白昼往来人世,不畏惧太阳。此刻速去山西代州范村,查访连城璧生死存亡。我再说与你们:他即改名易姓之张仲彦也。看他在家没有,禀我知道。”二鬼领命,御风而去。至第五午间,二鬼回来,禀覆道:“小鬼等奉命先到代州范村,查知连城璧即张仲彦,问他家中井灶诸神,于今岁六月初,去陕西宁夏县看望他哥哥连国玺。小鬼等便去宁夏,问彼处土谷诸神,言三月间,连国玺因盗案事发,被地方官拿送山东泰安州,不知作何归结。小鬼等又到泰安,始查知他弟兄二人前后事迹。”遂详详细细向于冰说了一遍。又道:“连城璧等巡抚审后,仍令解回泰安,前已从省起身,今大约还在路上行走。”于冰将二鬼收入葫芦内,叹息道:“连城壁虽出身强盗,他肯隐居范村,尚不失为改过知机之人;只可借被他哥连累,今拼命救兄,也还是义不容碎的事,并非去做强盗可比。我若不救,城璧休矣!”于是将猿不叫至面前,吩咐道:“我此刻即下山,或三五年十数年回,我也不能自定。内有紫真人《宝囗-天章》一书,非同儿戏;吾虽用符咒封锁在丹房,诚恐山野怪,或明夺暗取,你无力对敌,今授你风吹火之法,妖魔逢之,立成灰烬;你再用本身三昧真火一炼,久暂皆可随心应用。再授你指挥定身法,并借物替身法,你有此三法,保身降魔有余,也是你在我跟前投托一场,以酬你十年采办食物,昼夜勤劳。你若仗吾法混行人间,吾惟以雷火追你性命!”猿不大喜道:“弟子蒙师尊大恩收录,不以畜类鄙薄,已属过望;今又蒙赏赐仙法,何敢片刻出离府,自取灭亡!”于冰一一传授口诀,并以手书符指法,不顿首拜受。于冰又道:“嗣后若差二鬼回,你切莫视为怪物,擅用雷火,他们经与不起。”不道:“弟子从未与二鬼识面,须一见方好。”于冰从葫芦内叫出二鬼,二鬼显形;不见其形貌凶恶,亦稍有畏缩之心。于冰道:“尔等从今识认,后也好往来。”说罢,收了二鬼,走出来。不跪送外。

  于冰将脚一顿,顷间遍身风云,飞腾虚渺,不过半个时辰,早到山东地界。拨云下视,见济宁道上,有一队人马,约有二三百人。再一细看,隐隐绰绰似有几辆车儿在众人中间行走。于冰道:“是矣!”将云光落下,缓步了上去。少刻,见十数队马兵,悬弓矢,一个武官领着开路,从面前过去。又待了一会,有一百六七十步兵,各带兵器,围绕着两辆车儿行走,车儿内有七八个蓬头垢面之人。于冰等他走到切近,高声说道:“将车儿站住,我要说话。”只这一句,两辆车儿和钉定住的一般,车夫将骡马打,半步亦不能动移。众兵丁深为怪异,忙问道:“适才可是你这秀才要和我们说话么?”于冰道:“我要和连城璧说话。”众兵道:“连城璧是劫牢反狱,拒敌官军,问斩决的重犯,你与他说话,自然是他的羽了。”于冰道:“我虽非他羽,却和他是最厚的朋友。”众兵大吵道:“不消说了,这一定是他们的军师。”随即就有七八个上来擒拿于冰。于冰用手一指,众兵倒退了几步,各跌倒在地,再扒不起来。众兵越发大吵不已,又上来二三十个,也是如此。众兵见此光景,分头去报守备、知州。知州从后面赶来看视。于冰见轿内坐着个官儿,年纪不过三十上下,跟着许多军牢衙役。但见:

  头戴乌纱帽,脚踏粉底皂;袍绣白雕飞,带金花造。须长略似胡,面麻微笑俏;斜两眉黑,突兀双睛暴。书吏捧拜匣,长随跟着轿;撑起三檐伞,摆开红黑帽。敲响步兵锣,喝动声长道。铁绳夜役拿,坐褥门子抱;有钱便生,无钱即发躁。官场称为大老爷,百姓只叫活强盗!

  只见那知州在轿内坐着,不住的摇头晃脑,眼提眉。于冰心里想道:“看他这轻薄样子,也不象个民之父母。”知州到了面前,几个兵丁指着于冰说道:“就是这秀才作怪!”那知州先将于冰上下一看,口里拿捏着京腔问道:“你是个什么人儿,敢在本州治下卖法?你这混账猴儿,离忽到那个分儿上去了?”于冰听他口音是个直隶河间府人,便笑向轿内举手道:“老乡亲请了!”那知州大怒,喝令锁起来。众衙役却待向前,于冰用手向轿内一招,那知州便从轿内头朝下跌出来,把个纱帽触为两半,头发分披在面上,口中嚷:“反了!”又骂众衙役不肯拿人。众役一壁里搀扶他,一壁里来拿于冰。于冰向众人唾了一口,个个睁着两眼,和木雕泥塑的一般。又将书役兵丁周围指了几指,便颠三倒四,皆横卧在官道上。于冰走至囚车前,问道:“城璧贤弟在么?”城璧在囚车内听得明白,看了多时,早已认得是于冰,连忙应道:“小弟在此!”于冰将他扶下车来。见他带着手肘脚绊,用袍袖一拂,尽皆落在地。韩八铁头各大喜,于冰见他两腿膀肿,不能步履,轻轻提起,揽在腋下,行动如飞,片刻走了十二三里,到一破庙中。城璧先与于冰磕了几个头,放声大哭道:“弟今莫非已死,与大哥幽冥相会么?”于冰道:“青天白,何为幽冥?”城璧却要诉说原由,于冰道:“贤弟事我已尽知,无庸细说。”城璧道:“一别十年,大哥即具如此神通,非成得真仙,焉能诸事预知?”于冰将别后事,亦略言大概。城璧道:“天眷劳人,也不在大哥抛弃子一番。”说罢,又叩头不已。于冰道:“贤弟不必如此,有话只管相商。”城璧道:“弟同事之王振武、韩铁头等七人,俱系因救家兄陷于罗网,今弟离虎口,怎忍使众友遭殃?仰恳大哥大发天地慈悲,也救渡救渡罢!”于冰道:“贤弟,我今救你,本是藐法欺公,背反朝廷的事。皆因你身在盗中,即能改过回头,于数年前避居范村,这番劫牢,是迫于救兄,情有可原,故相救也。若论韩铁头等,自幼壮以至老大,劫人之财,伤人之命,目无王法,心同叛逆,理合正法才是;但念此辈为救令兄拼死无悔,斩头沥血,义气堪夸;况贤弟得生,而决不一顾,岂不令他们视贤弟无情乎?也罢,待我救他们。”于是手掐剑诀,口诵咒文,一口往官路上吹去。顷刻,狂风大作。这边于冰作法,那边韩铁头等见一秀才,将连城璧救去,大家惊为神仙。正在嗟讶之间,忽然天昏地暗,狂风一阵,吹得众人眼都睁不起来,只觉得浑身绳锁俱,身子飘飘,脚不着地。须臾之间,刮在一处,落在地下,七人睁眼一看,原来是连城璧与那一秀才,在一破庙殿台上坐着。韩八铁头叫道:“连二弟,我们莫非是梦中相会么?”王振武曰:“此位神仙爷是谁?如何认得贤弟,”城璧道:“此乃我盟兄,广平成安县冷于冰也。”遂将于冰弃家游外,在范村结,后来遇仙成道,及今来救之事,与众人细说一番。七人大喜,上前来叩谢于冰救命之恩。于冰道:“众位壮士!听我一言:你等所为不端,理该受刑。今幸罗网,可埋名隐姓;待事定后,各可为良民,行些善事。若再为恶,祸到临头,再无人救你们了!”众人道:“仙长之言当刻肺腑,我们敢不遵命!但某等浑身无块好,兼之两腿夹伤,不能行动,如何是好?”于冰道:“这有何难!”向空把手一招,众人视之,地下有水一盆。于冰用乎掬水,含在口中,令他八人去衣服,与众人周身上下囗-;水到其处,其伤立愈,与好一般。八人觉得通体松快,如释泰山。随即站起,和素一样。各穿了衣服,净了头脸;于冰又将符七道,递与韩铁头等每人一道,说道:“此符不可遗失。你们在路上必有盘诘,若遇难走处,将此符顶在头上,人便看不出你来,可保无事;三年以后,即不灵验,可焚烧之。此地非尔等久居之处,大家散了罢!”七人泣下,叩谢于冰不已,又与城璧话别,方才去了。后来各为良民不题。

  于冰打发七人去后,即面朝庙外,将剑诀一煞,那些兵丁衙役人等一个个陆续扒起,见无了囚犯,又嚷闹起来,不在话下。

  于冰回身与城璧对面坐下,问道:“贤弟如今还是回范村,或别有去向?都在愚兄身上。”城璧长叹道:“弟系已死再生之人,今蒙大哥教援,又可多活几;此后身家均付之行云水。只求大哥念昔日盟情,不加摒斥,弟得朝夕伺候左右,便是我终身道路,终身结局。设有差委,虽赴汤蹈火,亦所甘心。”说罢,叩头有声,泪随言下。于冰道:“‘出家’二字,谈何容易。若象世俗僧道出家,不耕不织,假借神佛度,受十方之供献,取自来之银钱,则人人皆可出家矣。依愚兄看来,贤弟还该回范村,养育子,教训二侄成人。总文武衙门遍寻缉捕,也未必便寻到那个地方。”城璧道:“大哥意见,我亦明白了。不是为我出身强盗,便是为我心意不坚。”于冰道:“我若因‘贼盗’二字鄙簿你,还救你怎么?倒只怕贤弟心意不坚是实。今贤弟既愿出家,不但大酒大一点咀嚼不得,就是草树皮,还有缺乏时候。”城璧道:“弟作恶多端,只愿今生今世得保首领,不但酒,即吃茶水亦觉过分,尚敢纵饮畅啖,自薄衣禄!若怕我心意不坚,请住后看,方信愚弟为人。”于冰道:“据贤弟话,这范村目下且不去了?”城璧道:“宁死绝灭,势不回乡!”于冰道:“这也随你。我十年来,仗火龙真人易骨一丹,方敢在湖广衡山玉屋修炼。此山居五岳之一,风极猛烈,你血身躯,不但冬月,即暑月亦不能耐那样风寒。贤弟可有知心知已的朋友亲戚家,且潜藏一二年,蔬食淡菜,先换一换油腻肠胃,我好传你修养功夫。”城璧道:“此番大闹泰安,定必画形图影,严拿我辈;知心知己的人,除非在强盗家。我既出家,安可再与此类交接?只有一个人,是我母舅金萦之子,名叫金不换,他住在直隶广平府泽县赵家堡外,我与他是至亲,或者可以安身。”于冰道:“他为人何如?”城璧道:“他当原是宁夏人,自家母过门后,我母舅方知我父做强盗,惟恐干连了他,于嘉靖十六年搬移在泽县。我记得嘉靖二十一年,我哥哥曾差人与母舅寄银四百两,我母舅家最贫穷,彼时将原银发回不收。后听得我母舅夫相继病故,我哥哥又差人寄银三百两,带表弟金不换办理丧葬事,不意他也不受,将原银付回。闻他近年在赵家堡,与一财主家开设当铺,只除非投奔他。但从未见面,还不知他收留不收留?”于冰道:“他为什么叫这样名字?”城璧道:“这也有个原故。我少时常听得我亡母说,我母舅一贫如洗,生下我表弟时,同巷内有个邻居,颇可以过得月,只是年老无儿,曾出十两银子,要买我表弟去做后嗣。我母舅说,不但十两银子,便是十两金子,也不肯。谁想那邻居甚是爱我表弟,将家中私囊竟倒换了十两金子,仍要买我表弟。我母舅只是不肯,因此叫做金不换。”于冰听了,笑道:“我与你同去走遭,他若不收,再作裁处。”说罢站起,将袍子下来,向地下一铺;又取出白银五两,放在袍下,口中念念有词,喝声:“到!”没有半个时辰,见袍子高起,用手揭起一看,银子没了,却有大小衬衣二件,布袍一件,一条,鞋袜各一双,外又有囊点心四十个俱在内。于冰着城璧将破衣尽去,急穿戴衣服鞋袜,扒倒又与于冰叩头,于冰亦连忙跪扶,两人复对坐。城璧将点心吃完,问于冰道:“适才诸物定是搬运法了?那袍下几两银子,可是点石成金,变化出来的么?”于冰道:“银子是我十年前未用尽之物,有何变化?因不肯白取人衣物,送去作价耳!你说点石成金,大是难事,必须内外丹成,方能有济,究亦损德误人。昔云房初渡纯时,授以点石成金之术,止用炉中炼黄土一撮,便可点石为金,千百万皆可立致,正道家所言:家有四两土,敢与君王赌之说也。纯曰:‘此石既可成金矣,未知将来还原否?’云房曰:‘五百年后还原。’纯曰:‘审如是,岂不有害五百年以后之人?’云房大喜道:‘我未思及于此,只此一念,已足百千万件功行,汝不久即晋职大罗金仙矣。’大抵神仙点者,五百年后还原;术士点者,二三年后还原;烧炼之人,以药物配合铅汞,九转成金者,不过藉少增多耳!积月累,亦可敷用,究系深费苦功之事。还有一种做银人,或百还原,或五月还原,欺人利己,破必为王法重治;不破必受夭诛。还有以五十两做一百两,以三十两做一百两。以三十两做一百两者,其人总富得一时,将来必遭奇祸,子孙不出三世,定必灭亡,此做银者之报!若知情心羡,情具代做使用者,罪亦如之。世间还有一种残忍刻毒、贪利丧心的人,就如骡马驴年老,其齿必平,而必苦加钻剜锻烙,使有齿可验,愚买主;或将羊活剥皮,取其生动,多货银钱,此等人现世不遭雷击,来世必不能此报,其罪更甚于用假银辈!奈世人只为这几个钱便忍心害物,至于如此,彼何不回头设想:假如来生亦转骡马驴羊等类,被人也是这般苦难,到底还是自身疼痛,是钱痛疼也?唐时来俊臣、周兴,每食鸭,用大铁罩扣鸭于内中,置一水盆,盆中入各样作料,即五味等物,于铁罩周围用火炙之、鸭热极口渴,互相争饮,死后五味由腹内透出,内外两,其香美,倍于寻常做法。试看两人并伊子孙受报,比鸭受难何如?总之,鸭猪羊等物一出胎卵,便是人应食之物;须知他的罪只是一刀,若必使他疼痛百回,迟之又久而死,总口一时,亦不过化大粪一堆而已。损己之寿,薄于子孙之福,杀害既多,必撄鬼神之怒,祸端不期而至矣。”城璧听了,通身汗下,道:“弟做强盗,跟随我哥哥也不知屈害了多少人;他今自刎,尸骸暴,弟等五刑俱受,苟且得生,皆现报也。弟今后也个敢望多活年月,只凭此一点悔罪之心,或可少减一二也就罢了!”于冰点头道:“只要你时存此心,自有好报于你。此地么泽县千里还多,我焉能同你早行夜住?”随令城璧将鞋袜下,于两腿各画符一道,笑说道:“此亦可以行七百里,不过两天可到泽矣!”说毕,两人齐出庙来,向直隶大路行去。正是:

  玉遵师命,云行至泰山;

  金兰情义重,相伴走三韩—— wWW.8MxS.cc
上一章   绿野仙踪   下一章 ( → )
狐狸缘全传宫女卷荡寇志北游记幻中游巧联珠周朝秘史合浦珠新编绘图今古雪月梅梅兰佳话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李百川最新创作的免费历史小说《绿野仙踪》第十四回 救难友知州遭戏及绿野仙踪最新章节第十四回 救难友知州遭戏谑 医在线阅读,《绿野仙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绿野仙踪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