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仙踪》第二十回金不换闻风赠路费连城璧拒捕战官军及《绿野仙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书号:39880  时间:2017-9-8  字数:5205 
上一章   第二十回 金不换闻风赠路费 连城璧拒捕战官军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词曰:十妇九吝,半杯茶恼人吃尽,今朝出首害食客,可怜血溅无情

  守备逃生,官兵远遁;犹欣幸不拖不累,走得干净。

  右调《燕覆巢》

  话说殷氏劝姜氏嫁人话,且不表。再说连城璧自冷于冰去后,仍改名姓为张仲彦,除早午在金不换家吃饭外,连门也不出,夜行静中功夫,不敢负于冰指教。金不换本来知寡少,自留下城璧,越发不敢招惹人往来。又得了于冰二百两银子,他是做过生意的人,也不肯将银子白放在家中,买了七八十亩地,又租了人家几十亩地,添了两个牲口。次年开,雇了一个极会种地的人,自己也帮着耕耘播种,受田地中苦处,多是早出晚归。城璧逢天气暑热,也有到郊外纳凉的时候,喜得赵家涧只数家人家,无人详究底。知城璧是金不换表兄,这几家男男女女也都叫城璧是张表兄,倒也相安无事。

  本年泽县丰收,四外州具有歉收者,都来搬运,金不换一倍获三倍之利。城璧见他营运有效,心上住的甚是适然。不换亦极尽表弟之情,凡一茶一饭,虽是些庄农食物,却处处留心,只怕城璧受了冷落,在本村雇了个十四五岁小厮,单伺候城璧茶水饭食,落时才许他回家,相处得和同胞一般。次年,又复丰收,金不换手内卖下有四百余两。世间人眼皮最薄,见不换有了钱,城里城外便有许多人要和他结亲。他因城璧在家,凡说亲来的概行打退,倒是城璧过意不去。又打算此年于冰要来,再三劝他娶亲,为保家立后之计。不换被不过,方聘定了本县已革刑房郭崇学的第三个女儿为继室。又见房子不够住,从二月动工,将一院分为两院,补盖了几间土房,着城璧在后院居住,前院正房世喜房。看在三月初二过门。到了这,郭崇学家亲戚,并赵家涧邻里,还有些铺中生意人,每人或一百五十文,或二百文、三百文不等,凑来与不换送礼。又有左近老少妇女,也来拜贺。不换于前后院搭了两坐席棚,预备男客坐,女客都在房内。城璧此时也没个躲避处,还得出来替不换陪客。奈他目中那里看得上这些村夫野妇?又兼乡下妇女不回避人,见城璧长须伟干,相貌堂堂,偏赶着认亲说话。城璧强支了两天,方才罢休。

  自这郭氏过门,回了三朝后,不换便着他主起中馈来。他倒也极晓得过日子,于早午茶饭,甚是殷勤,待城璧分外周到,不换心上着实快活,以为内助得人。过了月余,郭氏见城璧从不说走的话,亦且食肠甚大,虽每天吃的是些素菜素饭,他一人倒吃三四人的东西;烧酒每天非二斤即三斤方可。又见城璧若大汉子,和个妇人一样,钻在后院,老不出门;郭家有人来,不换又说过不许与城璧相见陪伴饮食,不免又多一番支应,因此这妇人心上,就嫌厌起来。金不换既知城璧好吃酒,就该与他买一坛或两坛,放在他房内,岂不两便?偏又是那小厮一天定向妇人要两次钱,买干烧酒;妇人若教买了对水酒,城璧便动疑是小厮落下钱,定着另换,都是不遂这妇人心意处。一,趁空儿问不换道:“你这表兄到此多少时了?”不换道:“二年多了。”郭氏听罢,便将面色变了一变,旋即又笑问道:“怎么他也不回家去?”不换道:“他等个姓冷的朋友。”郭氏道:“假如他这朋友再过二年多不来,你该怎么处?”不换道:“他是我嫡亲表兄,若姓冷的终身不来,我就和他过到终身罢了。”郭氏不,复笑说道:“像你这样早出晚归,在田地中受苦,他就不能受苦,也该去帮你照料一二,怎么长久白坐在家中吃酒饭,若是个明白世情的人,心上便该抱不安!”不换笑道:“他那里知道田地中事?你以后不要管,只要天天饮食丰洁,茶酒不缺,就是你的正务。”郭氏不言语了。自此后,便渐渐将城璧冷淡起来。不换多是在田地中吃饭,总以家中有老婆照管,不甚留心。那知城璧止吃个半,至于酒,不但二斤三斤,求半斤也是少有的;即或有,不过四两六两之间,是个爱吃不吃的待法。又不好和不换言及,未免早午饭时,脸上带出怒容,多在那伺候的小厮身上发作一二。那小厮便在郭氏前播舌,屡次将盘碗偷行打破,反说是城璧动怒摔碎的,甚至加些言语,说城璧骂他刻薄。郭氏便大恨怒在心。知不换与城璧契厚,总一字不题,不但将饮食刻减,连酒也没半杯了。如此又苦挨了许久,和不换半字不题,怕得他夫口舌。要告辞远去,打算着冷于冰今年必来,岂不两误?这也是合当有事。每常不换必到天晚时回家,这因下起大雨来,没有出门,午后陪城璧吃了饭,到田地中去,看见禾苗立刻发变,心上欢喜,回家着郭氏收拾酒菜,与城壁对饮。郭氏因丈夫在家,便将于烧酒送出两大壶,又是两大盘素菜,还有腐侞、甜酱瓜等类四碟,作饮酒之资。不换看见,心里说道:“这冷先生真是付托得人。我一个小户人家,如此供奉,虽说收过二百两衣食银子,也还不讨愧于冷先生。”又深喜郭氏贤仁,快活不过,放量的与城璧大饮笑谈。大约两大壶酒,金不换也有半壶落肚,只吃得前仰后合,方辞归前院。郭氏见不换着实醉了,连忙打发他睡下,自己便衣相陪,不换颠倒头就睡着了。睡到二更将尽,不换要水喝,郭氏打发他吃册水,说道:“你今高兴,怎么吃到这步田地?想是张表兄也醉了。”不换摇了几下头道:“他不,不醉。”郭氏道:“他可曾说我骂他没有?”不换道:“我不知道。”郭氏笑道:“看么,睡了一觉,还说的是醉话。”再看不换已有些迷糊的光景了。于是高声问道:“他今可说回家去的话没有?”连问了几声,不换恨道:“狗攮的!你教他回到那里去?”郭氏道:“你好骂!我着他回他家会!”不换摇头道:“他不,不,不,…”郭氏道:“他为什么不?”不换道:“他杀了官兵,去不得!”说着又睡着了。郭氏忙问道:“他为什么杀官兵?”问了几声,不见回答,原来又睡着了。郭氏抱住头,连连摇醒,在耳前问道:“他为什么杀官兵?”不换恨命的答道:“他为救他哥哥连国玺!直麻烦,狗攮!”郭氏道:“他哥哥既叫连国玺,怎么他又姓张?”不换道:“你管他,他偏要姓张!”郭氏道:“就姓张罢!他叫个连什么?”问了几声,不换大声道:“他叫连城璧!”说罢,嘴里胡胡涂涂,骂了两句,睡去。郭氏将两个名字牢记在心,便不再问。

  次,一字不题,照常打发吃了早午饭,不换田地中去,郭氏着小厮守门,自己一个入城,请教他父亲郭崇学去了。直到落时方回。金不换着问道:“你往那里去来?怎么也不通知我?”郭氏一声儿不言语,走入房内;不换跟入来,又问。郭氏道:“我救你的脑袋去来。”不换摸不着头路,忙问道:“这是甚么话?”郭氏冷笑道:“你倒忘了么?我与你既做了夫,你就放个,也不该瞒我。”不换道:“我有什么瞒你处?”郭氏道:“你还敢推聋装哑么?少刻教你便见!”不换已明白是昨晚醉后失言,笑说道:“你快说入城做什么去来?”郭氏先向门外瞧了瞧,从袖中取出一张字稿儿来,上写道:

  具禀,小的金不换,系本县人,住城外赵家涧。为据实出首事:某年、月,有小的表兄连城璧,到小的家中,声言穷无所归,求小的代谋生计,小的念亲戚分上,只得容留。屡行盘问,语多支吾。今午大醉,方说出因救伊胞兄连国玺,曾在山东拒敌官军,逃至此等语。小的理合亲身赴县密禀,诚恐本县书役盘诘,遗不便;又防城璧酒醒逃,不得已着小的房郭氏入城,托父郭崇学代禀。其果否在山东拒敌官军,或系醉后言,均未敢定,伏祈仁明老爷速遣役拘拿研讯,俾小的免异干连,则恩同复载矣!

  不换看罢,只吓得魂飞魄散,抖起来。郭氏道:“看囚鬼样!”擘手将字稿儿夺去。不换定了定神,问道:“这禀是谁写的?可曾递了没有?”郭氏道:“是我父亲写的,替你出首。县中老爷叫人内书房,问了端的,吩咐我父亲道:‘这连城璧等,乃山东泰安州劫牢反狱叛贼,山东有文书知会,系奉旨遍天下严拿之人,不意连城璧落脚在我治下,你女婿金不换出首甚好,本县还要重重的赏他。但连城璧系有名大盗,非三五百人拿他不到,此时若会同文武官,万一走风声,反为不美;不如到定更时,先将城门关闭,然后点齐军役,与他个迅雷不及掩耳,方为稳妥。你可说与你女儿,快快回去,着金不换拌住贼人,二更时,我同本城守爷俱到。’是这样吩咐。我父亲原要亲自来,又恐怕形迹,着我递与你这字稿儿看,好答应文武官话。你看这事办得好不好?若依你做事,我的性命定被你干连。一个杀人放火的大强盗,经年家养在家中,还要瞒神卖鬼的谎我。”金不换将主意拿定,笑说道:“你是个好老婆,强似我百倍,我还顾什么表兄表弟,他的量最大,我此刻且到关外买些酒来,将他灌个烂醉,岂不更稳妥?我这好半晌还未见他,且去和他发个虚,再买酒不迟。”郭氏道:“你这就是保全身家的人了。酒不用买,还有两壶在此。”不换笑道:“你把他的酒量当我么?”急忙走入后院房内,与城璧子午卯酉细说了一番。城璧笑道:“依你怎么处?”不换道:“千着万着,走为上着。我有几百银子,俱在城内当铺中讨月利,我且去与二哥几两盘费来,好走。”城璧笑道:“我走了,你岂不吃官司么?”不换道:“我遭逢下这样恶妇,也就说不得了。”说罢,如飞的出去。城璧想了想又笑道:“怪道月来我饮食刻减,原来是夫妇商通,今又见我不肯动身,又想这样一条计来吓我;且说得体面,我去了他自吃官司;又说二更时分,有文武官卒兵拿我。我倒要看个真假,临期再做裁处。”等到起更时候,不换忙忙走来,向城璧道:“今城门此刻就关锁了,必定是在里面点兵,二哥休要多心,我止与你来三十两银子,还是向关外货铺当铺两下借的。二哥从前院走不得,被恶妇看见,将来于我未便,可从这后院墙下,踏上一张桌子,跳去罢!”急急的将银子掏出来,放在城璧面前,情态甚是关切。城璧道:“既承老弟美意,我还有句话说。这一月余,被弟妇关顾,实没吃个饭,你将酒饭拿些来,我吃了再走。”不换连连跌脚道:“我还是怕二哥吃顿酒饭么?只是这是什么事体,什么时候?”城璧道:“你几时不与我吃,我几时不走。”不换无奈,飞忙去了。少刻将酒饭拿来,摆列在桌上。城璧用碗盛酒大饮,不换在旁催促。城璧道:“他们今夜若来,有我在一刻,将来实可松宽老弟一步;若今夜不来,可付之一笑。我定于明早起身就罢了,你慌甚么?”不换道:“此话是二哥动意外之疑,我金不换若半句虚言,立即身首分为两处!”城璧道:“既如此,何不与我同走?”不换道:“我早已想及于此。曾听得恶妇述知县吩咐的话,言二哥是有名大盗,非五六百人拿不到;到其间动起手来,二哥或可走,我决被拿回;与其那样,就不如我这样死中求活了。”城璧点了儿下头,道:“老弟既拼命为我,我越发走不得了!必须与官军会会面,将来才解除得你。”不换道:“我此时跳心惊,二哥只快走罢!”城璧道:“你若着我速走,你可回避在前院。”不换忙应道:“我就去了。”

  城璧见不换去了,出院来,跳在房上,四下一望,毫无动静;复跳下房来,照前大饮大嚼,吃得甚。始将浑身衣服扎起,把银子揣怀中,又跳在房上,四下观望,猛见正东上忽隐现有几处灯火。城璧道“是矣!几屈了金表弟。”顷刻间,见那灯乍高乍低,较前倍明。又一看,见那灯火如云行电驰般滚来。城璧急忙跳下房,走入房内,他目中早留心下一张方桌,掀翻在地下,把四条腿折断,拣了两条长些的拿在手内,复身跳在房上,见四围灯火照耀如同白昼一般,约有四五百人,渐次火拢了来。此时金不换早被文武官差人,暗暗叫去问话。城璧提桌腿又跳下房来,大踏步到前院,用手推郭氏房,业经拴闭了,一脚踢开,侧身入去。郭氏靠着一张桌子,在地站着。看见城璧,大惊道:“二伯来我房内做什么?”城璧道:“将来了结你!”手起一桌腿,打得郭氏脑浆迸裂,倒在一边。急急到院中,见房上四面已站有四五十人,见了城璧,各喊了一声,砖瓦石块和雨点般打下。城璧飞身一跃。早到正房屋上;桌腿到处,先放倒四五个。大吼了一声,从房上跳到街心,众兵丁捕役刀钩斧一涌齐上。城璧两条桌腿,疾同风雨,只打翻二十余人,便闯出重围、一直向北奔去。守备在马上大喝着,教军役追赶,军役等被不过,各放胆赶来;城璧见军役赶来,一翻身又杀回,众军役慌忙退后,城璧复去。急得守备在马上怪叫,又喝令追拿!那些军役无奈,只索随后跟来。城璧道:“似这样跟来跟去,到天明便难走,若不与他们个利害,他断不肯干休。”于是又大吼了一声,只拣人多处冲杀。那两条桌腿,一起一落,打的众军役和风吹落时、雨判残花相似,只恨爷娘少生了几只腿,往回窜,城璧反行追赶。乍见灯火中一人骑在马上,指手画脚的断喝,城璧大料他必是本城守备,把身躯一跃,已到了马前。守备却待勒马回跑,桌腿已中马头,那马直立起来,将守备丢在地下;城璧桌腿再下,众军役兵器齐隔架住桌腿,各舍命将守备拖拉去。城璧复赶了四五十步,见军役等跑远,方折转头,又不去西北,反向东北奔去。正是:

  此妇代夫除逆叛,可怜血溅魂魄散;

  英雄等候众官军,只为保全金不换—— wWW.8MxS.cc
上一章   绿野仙踪   下一章 ( → )
狐狸缘全传宫女卷荡寇志北游记幻中游巧联珠周朝秘史合浦珠新编绘图今古雪月梅梅兰佳话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李百川最新创作的免费历史小说《绿野仙踪》第二十回 金不换闻风赠路及绿野仙踪最新章节第二十回 金不换闻风赠路费 连在线阅读,《绿野仙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绿野仙踪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