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仙踪》第二十八回会盟兄喜随新官任人贼巢羞见被劫及《绿野仙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书号:39880  时间:2017-9-8  字数:5551 
上一章   第二十八回 会盟兄喜随新官任 人贼巢羞见被劫妻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词曰:颠沛流离,远来欣会知心友。恶兄悔过。走愿终禽兽。误入樊笼,

  幸遇相救。羞颜有!倚门回首,犹把秋波溜。

  右调《点绛

  且说朱文炜、段诚,得于冰助银十八两,本搭船起身。走了半月光景,到了荆州。在总兵衙门左近,寻了个店房住下。到次早间,问店主人:“林镇台有个侄子,是去年九月间从四川来的,叫林岱,你们可知道来了没有?”店主人道:“去年九月间,果然有大人的家眷到来,我们又听得兵丁们说,是大人的公子,并没听得说是侄子。如今衙门内大小事物,俱系公子管理,最是明白宽厚。自从他来,把林大人的气质都变化得好了。也不晓得他的讳叫什么。”文炜向段诚道:“这一定是林岱无疑了。”一路还剩下有十三四两银子,彼时四月天气,主仆买了两件单衣,穿在外面;又换了新鞋、新帽,写了个手本、一个全帖,走到辕门前,向兵丁们道:“署中可有个林讳岱的么?”兵丁道:“此系我们公子的名讳,你问怎么!”文炜将手本、全帖付兵丁,说道:“烦你代我通禀一声。”兵丁们见他衣服虽然平常,光景象个有来头的,走去达知巡捕官。巡捕看了手本,又见全帖上写着同盟弟朱文炜,连忙教请入宫厅上坐;随即传禀入去。少刻,吩咐出来开门,慌得大小武弁跳不迭。不多时,开放中门,请朱文炜入去相见。文炜忙从角门入去,远远见林岱如飞的跑来,大叫道:“老恩弟!真教人想杀!家父在大堂口-候。”又向段诚慰劳了几句。文炜见林岱衣冠整齐,相貌也与前创蟛幌嗤,急急的从引路旁边走来。只见总镇林桂芳,须发苍白,站在堂口上,高声向文炜道:“我们思念你,不想你竟来了1文炜抢行了几步,先跪下请安,桂芳连忙扶起道:“你是个秀才,论理不该开中门接你;我为你是个义气人,又于小儿有大恩,所以才如此待你。”说罢,拉了文炜的手,到了内堂,行礼坐下。文炜道:“生员一介寒儒,蹇遭手足之变,与公子有一面识,今穷途投奔阶下,承大人优礼相加,使生员惶恐无地1桂芳道:“你这话说得都太斯文了!你称呼也不是。你既与小儿结拜了弟兄,你就该叫我老伯,我叫你贤侄就是了。”文炜道:“樗栎庸才,何敢仰攀山斗?”桂芳道:“你还是秀才们的酸语!后不可斯文,我嫌不好听1林岱道:“家父情最直,老弟不必过谦。”文炜道:“老伯吩咐,小侄今后再不说斯文话。”桂芳点头道:“着,这就是了1文炜又向林岱道:“自与哥哥别后,真是艰苦万状1桂芳道:“你两个说话的日子长着哩!此刻且不必说,吃酒饭后再说,快叫厨子收拾饭1又向林岱道:“你看他主仆的衣服,和你夫来的衣服也差不多,快寻几件衣服来换换。”林岱吩咐家人们道:“我的衣服,朱爷穿太长大,说与里面,把老爷的衣服拿几件来。”桂芳又指着段诚道:“这段家人的衣服,你们也与他换了。明一早,传几个裁来,与他主仆连夜赶做。”说罢,又向众家人道:“听见了么?”众家人连声答应。少刻,严氏请文炜入去相见。桂芳道:“还早哩!等我说完了话,你们再见罢。”文炜道:“老伯大人,秋几何?”桂芳道:“六十二了。我只是不服老,如今还可拉十一二个力的弓,还敢骑有气的马;每顿吃四五大碗饭,晚间还吃十来个点心,才睡得着。”文炜又道:“还没有拜见老伯母。”桂芳道:“他死了十三四年了。如今房内有几个少女人服伺,我到也不冷落。你今多少岁了?”文炜道:“二十四岁了。”桂芳道:“正是小娃子哩。”又道:“内外大小事件,我都与你哥哥办理,把这娃子每家也忙坏了,你来得正好,可以相帮他。”丈炜道:“衙门中文稿书启,以及奏疏,请着几位幕友?”桂芳道:“还当的请几个!前几年有个张先生,是北直隶人,与我脾胃甚相投合,可惜就死了,昨年又请了个吴先生,是江南人,于营伍中事,一点梦不着,且又最疲懒不过,终家咬文嚼字,每夜念诵到三四更鼓,也还想要中会;我也最懒于见他,嫌他之乎者也的厌恶,他背间常和人谈论,说我是一字不识武夫。我背间拿他做的书札文稿请教人,有好几个都说不通要。如今有了你,我不要他了。”文炜道:“小侄一无所能,或者此人是个真才子,老伯亦不可轻言去舍。”桂芳道:“你这话,当我眼中没见过真才子么?昔日在襄参将任内,会的个王讳鲸的,年纪与你仿佛,没一个不说他是大学问人。不想真才子用的都是心里眼里的功夫,不在嘴里用功夫,那里象这些酸丁,抱上书,明念到夜,夜念到明,也不管东家喜怒忙闲,一味家干他的事。若烦他动动纸笔,不但诗词歌赋他不来,连明白通妥一封书启,一扣禀帖,也写不到中节目处。若说他不用心,据家人们说他打了稿儿,左改右改,饶改着就与我儿了。刻下全凭几个书办帮着我。那王鲸自中一甲第二名后,如今现做翰林院侍读学士,算来不过八九年,那里象这些吆唱诗文的怪物!只问他学问在那里?功名在那里?”说罢,向林岱道:“明着人通与他个信儿,教他辞了罢1家人们请文炜更换衣服。文炜到书房中,换了衣服、靴帽,出来与桂芳拜谢。桂芳笑道:“我只嫌秀才们礼太多1须臾,酒食停妥,桂芳向文炜举手道:“你弟兄两个对面坐,我就僭了罢。”也不谦让,坐了正面。斟酒后,拿来四个大盘,两个大碗,着文炜吃了三大杯酒,便嚷着要饭吃。顷刻吃完了,三人到书房内,坐下吃茶。桂芳道:“饭已经吃了,你快说你四川的事我听。”文炜就将省亲到四川的话才题起来,桂芳道:“这话不用说,我知道;你只从赎回你嫂子后说罢。”文炜从帮了银子,回庙中如何被打三四次,如何分家,段诚如何争论,请人如何代恳,止与银十两,如何赶出庙外另祝桂芳听了,恼得须目倒竖,就有个要发作的意思,只为是文炜的胞兄,只得忍耐。又听到抛弃父尸,不别而去,不由得然大怒,将手在腿上一拍,道:“这个忘八-的!就该斩示众!”林岱连忙提引道:“这人是朱兄弟的胞兄哩。”林桂芳道:“你当我不知么?我有遇着这狗攮的,定打他个稀烂!”文炜又说到被崇宁县逐出境外,在省城东门外庙中,和段诚轮讨饭吃度命。桂芳听了,心上甚是恻然,林岱亦为泪下。后说到冷于冰画符治病,帮助银两,主仆方得匍匐至此。桂芳拍手大笑,道:“世上原有好人!异会着这冷先生,定要当长者的敬他。”又指着文炜向林岱道:“不但他在你两口儿身上有恩惠,便是个路人苦到这步田地,我们心上也过不去!等他歇息了几天。与他打凑一千两银子,先着他回去听望家属;他若愿意,到我衙门中来更好;不愿意,也罢了。”家人们拿上酒来,三人坐谈了半夜,桂芳才入去。林岱同文炜连话旧。次,见了严氏,备道原由,严氏更为伤感。自此饮食衣服,总如亲兄弟一般看待,过了两三天,文炜向林岱哭诉隐衷,恐怕他哥哥文魁逐离子,只求向桂芳说说,并不敢求助多金,只用三五十两,回得了家乡就罢了。林岱道:“老弟之苦,家父尚要赠送千金;愚兄嫂宁无人气,银子倒都现成,只是家父心过急,老弟去得太速,未免失他敬爱之意。况他已有早打发你的话说,容愚兄遇便代为陈情。若说为知已,聚首必久为款留,此世俗儿女之态,非慷慨丈大也。老弟主仆二人受令兄凌,几至于死;弟妇茕茕弱女,何堪听其荼毒!不们老弟悬结,即愚兄嫂二人,亦时刻眉绉。再过数,定保老弟起身。”又过了三四天,家人报道:“朝命下!”林桂芳排设香案接旨。原来是调补河南怀庆府总兵,荆州总兵系本镇副将施隆补授。文炜听知大喜,随即出来拜贺。桂芳道:“随处皆臣子效力之地;只是我离得家乡远,你倒离得家乡近了。”吩咐林岱同文炜办理代等项。

  这话按下不题,且说朱文魁盼望山东关解乔武举信息,过了七八天,文书到来:“青州一府遍查,并无乔武举其人。”文魁见仇无可报,大哭了一场,与李必寿家夫留了十两银子,拿定主意,去四川寻访兄弟。雇了好几天牲口,不是三两个,就是六七个,没有个单行的牲口;同人合伙雇,他总嫌贵。一,寻着个价钱最的牲口脚户,叫周奎,带了三百多银子,同周奎起身。一路上说起家中被劫的事体,并访不着乔武举下落话,这脚户听了,心中大喜!不想他是师尚诏手下的小贼。凡河南一省士农工商,推车、赶脚、肩担、乞丐之类,内中俱有他的羽;别处府分还少些,惟归德一府最多。这脚户见他行李沉重,又是孤身,久有下手之意,只是地方不便,那里有工夫和他四川去!今因他说起拿不住乔武举,那晚抢亲时,此人即在内。随向文魁笑说道:“可惜此话说得迟了两天,多走了百十余里瞎路。”文魁道:“这是怎么说?”脚户道:“你若去四川寻兄弟,我就梦不着了;若说寻这乔武举,真是手到擒来。”文魁大喜,道:“你认得他么?”脚户道:“我岂但认得他,连他的窝巢也知道。归德府东夏邑县有个富安庄儿,我们同在一处住。那边也有六七百人家,这乔武举开场窝赌,把一个家兄被他引得输了好些银钱,我正无出气处,不意料他会做明火劫财强盗们做的事业,真是大奇!大奇!他这月前还娶了个妾来家,说是费了好几百银子。”文魁忙问道:“你可见过他这妾没有?”脚户道:“那娶来时,我们都看见;他在门前下轿,倒好个人材儿!”文魁道:“是怎么个人材?”脚户道:“长挑身子,白净爪子面皮,脸上有几个小麻子儿,绝好的一双小脚,年纪不过三十上下;穿着宝蓝绸袄。外罩着白布对襟褂子,白素绸裙儿。”文魁连连顿足道:“是,是极!”脚户道:“是什么?”文魁道:“咳!就是我的老婆,被他抢去了。”脚户也连连顿足道:“咳!可惜那样个俊俏堂客,这几天被乔武举柔擦坏了。”文魁蹙着眉头,又问道:“这乔武举是怎么个样子?”脚户道:“是个高大身材,圆眼睛,有二十七八岁;眉脸上带些凶狠气。”文魁道:“越发是了!不知他这武举是真是假?”脚户道:“怎么不知!富安庄儿上,还算他是有钱有势的绅衿哩!”文魁听罢,只急得抓耳挠腮,道:“你快同我回去禀报本县文武官拿贼,我自多多的谢你!”脚户道:“不是这样说!事要往稳妥里做。天下相同的人甚多,你骤然禀报了官,万一不是,这诬良为盗的罪,你倒有限,我却难说;就是官府饶放了我,乔武举也断断不依我。”文魁道:“地方和他的功名俱相同也罢了,那有个男女的面貌,并身上的衣服处处皆同?不是乔武举和我家女人是那个?快快的同我去来!”脚户道:“只因你儿太急,好做人不做的事,家中就出奇巧故典来;现吃着恁般大亏,不想还是这样冒失。”文魁道:“依你便怎么?”脚户道:“依我的主意,你同我先到那边看看,若不是强盗,除脚价之外,你送我三两银子,这往返也是几天路程;若果然是强盗,你送我二十两,我才去哩。”文魁道:“就再多些,我也愿意。只是这乔贼利害,到其间反起来,不是我被他打坏,就是他逃跑了。况他是开赌场的人家,手下岂没几个硬汉子?且我素未来过,门上人也不着我人去。”脚户道:“他家夜大开着门顽钱,哪一个入不去?你若认真他是大盗,同赌人就要拿他,六七百人家的地方,你道没王法么?就是本处乡保闻知,那一个敢轻放他?何况又有我帮着你!你只到富安庄儿问问,那一个不服我和家兄的拳,那一个不叫声周大哥、周二哥?”文魁听了这许多话,说道:“我就和你去。只是此事全要借仗于你。”那脚户拍着脯道:“都在我身上!”两人说明,同回夏邑县。

  到了一处村落,果然有四五百家人家。走入了街头,文魁道:“这行李该安放何处?”脚户道:“我同你寄放在人家铺子里,要紧的东西你带在身上。”文魁道:“倒也罢了。”随即寄放了行李,身上带了银子,脚户也安顿了牲口。两人走到一家门首,见院中坐着几个妇人,不敢入去。脚户道:“有我领着,还怕什么?”从这一家入去,弯弯曲曲,都是人家,有许多门户。文魁有些心跳起来,要回去,脚户道:“几步儿就是了,回去怎么?”又走了一处院落,方看见一座大门,原来四面都是小房子围着,内中出入的人甚多,倒也没人问他。脚户道:“这就是了,快跟我来!”文魁道:“我心上好怕呀!”脚户道:“顽钱的出入不断,人都不伯,只你就怕了?”文魁不敢入去,脚户拉他到了二门内,见房子、院子越发大了。有几个人走过来,问道:“这小厮身上有多少?”脚户笑道:“大约有三百上下。”那几个人便将文魁捉拿。文魁喊叫起来。众人道:“这个地方杀一万人,也没人管。”猛听得一人说道:“总管吩咐,着将这个人绑入去哩。”众人把文魁绑入第四层大厅内,见正面上坐着一人,正是乔武举,两旁带刀剑的无数。众人着他跪下,文魁只得跪在下面。只见乔武举道:“这不是柏叶村那姓朱的么?你来此做何事?”文魁那里敢说是拿他,只得说寻访子。乔大雄问道:“他身上有多少?”只见那脚户跪下,禀道:“大约有三百上下。”大雄道:“取上来!”众人从文魁身上搜出。大雄吩咐,着管库的按三七分与脚户。又向文魁道:“你老婆我收用了!倒还是个伶牙俐齿的女人,我心上着实爱他。你前说他的脚是有讲究的,果然裹得好,我今把他立了第三位夫人,宠出诸夫人之上。也算你痴心寻他一番,着你见见,你就死去也歇心。”吩咐请三夫人来,闲人退去,左右止留下七八个人。不多时,殷氏出来,打扮得花明柳媚,极丽的衣裙。看见了文魁,面通红。文魁此时又羞又气,不好抬头。乔大雄让殷氏坐,殷氏见文魁跪在下面,未免十数年的好夫,哭亦不敢,笑亦不忍,只得勉强坐在边。大雄问文魁道:“你看见了么?”文魁含愧应道:“看见了。”大雄吩咐左右道:“收拾了去!”大凡贼杀人谓之“收拾”殷氏忍不住求情道:“乞将军留他一条性命,也算他远来一场。”说罢,有些哭不敢的光景。大雄呵呵大笑,道:“你到底还是旧情不断。但此人放他回去,必坏我们夫;留在此地,与你又有嫌疑;也罢,着他到后面厨房内,与孩儿们烧火效力去罢。”文魁此时苟全性命,只得随众去了。正是:

  一逢知已一逢,同是相逢际遇非。

  乃弟款端宾客位,劣兄缩首做乌—— wWw.8MxS.cc
上一章   绿野仙踪   下一章 ( → )
狐狸缘全传宫女卷荡寇志北游记幻中游巧联珠周朝秘史合浦珠新编绘图今古雪月梅梅兰佳话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李百川最新创作的免费历史小说《绿野仙踪》第二十八回 会盟兄喜随新及绿野仙踪最新章节第二十八回 会盟兄喜随新官任 在线阅读,《绿野仙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绿野仙踪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