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野仙踪》第三十四回囚军营手足重完聚试降书将帅各成功及《绿野仙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绿野仙踪  作者:李百川 书号:39880  时间:2017-9-8  字数:5487 
上一章   第三十四回 囚军营手足重完聚 试降书将帅各成功    下一章 ( → )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索 618259589 天天领红包 每天最高99元 截止日期:2018年12月31日
  词曰:非越非吴因何恼,无端将面花打老。献首求荣,原图富贵,先自

  被他刑拷。脉脉愁思心如搅,闻说道同胞来了;细问离踪,几多惊愧,深喜

  邀天垂报!——

  右调《明月棹孤舟》

  且说林桂芳自军门晏罢之后,奉邦辅将令,着诸将并力攻城;连攻了两昼夜,反伤了许多土卒。皆缘贼众知道罪在不赦,因此拼命固守。这在营中,看着军士修理云梯、轰车之类,只见中军官禀道:“有本镇属下守备宋体仁,今镇守夏邑县,遣兵解到夫妇二人,言在夏邑路西十八里内,被巡逻军士拿住,审明男叫朱文魁,女殷氏,俱虞城县人,为贼将乔大雄拿去,住居富安庄,实系贼众停留之地,请兵剿除。今文魁身边还带着许多银两,未查数目;外有该守备详文一角,呈览并请示下。”桂芳心内疑惑道:“这人的名字,不是朱相公的哥哥么?”随即到中军帐坐下,看了来文,吩咐左右“带人来!”少刻,将男妇二人带人,跪在下面。林桂芳问:“你叫朱文魁么?”文魁道:“是。”又问道:“殷氏是你子么?”又应道:“是。”又问道:“有个朱文炜是府学秀才,住在虞城县柏叶村,你可认得么?”文魁随口应道:“这是小人的兄弟。”桂芳道:“他子姜氏,可在家么?”文魁心下大惊道:“怎么他知道得这样详细?”忙禀道:“小人兄弟文炜,已同子姜氏,四川探亲去了,如今尚未回来。”桂芳笑道:“我把你这千刀万剐狗攮的,我也有遇着你的日子!你做的事体,本镇备细都知道;我也没功夫与你这骤子-的较论。”吩咐左右:“先打他五十个嘴巴!”众兵喊了一声,打得文魁鼻口血,顷刻青肿起来。又着将殷氏也打五十个嘴巴。众兵又喊了一声,打得殷氏哀声不止,将左腮两个牙也打吊了。打完,桂芳问解来的兵丁道:“他的银子在何处?”兵丁们禀道:“小的们彼时搜拣出来,在本官面前呈验,本官仍还他,如今都在身上带着。”桂芳道:“取出来我瞧!”左右向文魁身边取出,放在一旁。桂芳问殷氏道:“你身边有多少?”殷氏道:“并没一分。”桂芳向左右道:“搜!”殷氏听见要搜他,连忙从身边取出来,道:“只有这一百多银子。”桂芳道:“你怎么说一分没有?我知道你这小滢妇子狡猾得了不得,朱文魁硬是你教调坏了。吩咐再打二十个嘴巴。殷氏痛哭求饶。桂芳道:“我分明没有夹,若有,我定将你这两个丧良心鬼,一人一夹才好!”吩咐左右又打了十个。桂芳着书吏与了批文,打发押解兵了回去。又兑了银子数目,共四百余两,付中军收存。文魁同殷氏除埋了外,还共带银六百余两,被夏邑兵丁刮刷了二百多两,所以只有此数。桂芳复问文魁道:“你杀的贼头在那里?”文魁将毡包递与军士,军士打开,桂芳看了,问文魁的原委,并富安庄内举动。文魁都据实禀说。桂芳道:“你两个真是廉丧尽,还有脸来献头报功。本镇今只不往反叛里问你,还是看你兄弟的情分。”吩咐押在后营锁。朱文魁与殷氏摸不着头脑,倒象与林总兵有大仇的一般,这样处置。殷氏哭得如醉如痴,同往后营去了。

  桂芳着人去北营将林岱请来,详言朱文魁夫妇报功,并各打了几十个嘴巴,监后营的话:“心上快活不过,因此叫你来商议,还是当反叛的处死,还是解赴军门?若教朱相公知道,那孩子又要讨人情。”林岱道:“父亲这件事做得过甚了!受害者朱义弟,我们不过是异姓知己,究竟是外人;他弟兄虽是仇敌,到底是同胞骨。况朱文魁被贼滢,家被贼破,报应已极,我们该可怜他才是。况他又是杀贼投首,父亲如此用刑,知者说是为文魁弟兄家务事;不知者岂不生疑?且阻将来杀贼报功之路。就是朱义弟闻知,也未免心上不歉反,又将他的银两拘收,越发动人议论了。”林桂芳听了,有些后悔起来。勉强笑道:“我不管他是谁的哥嫂,象这样人不打,便打何人?”林岱道:“朱义弟事,军门大人前已尽知,莫若将此事启知曹大人如何发落。文魁既说富安庄是反叛巢袕,这事岂可隐昧不言?父亲还该亲到辕门一行为是。”桂芳道:“我收他的银子,本意是与朱相公使用;你方才的话,说得有理,我此刻就见军门。”又吩咐中军道:“朱文魁,我儿子与他讨了情分,可将他夫锁开了;那四百多银子你当面与他,说与他知道。”说罢,父子一同出营。林岱回汛,桂芳到军门处禀见,曹邦辅请入相会。桂芳将朱文魁杀贼报功,井自己处置的话,详细启知。邦辅大笑道:“打得爽快!若教朱参谋知道,虽本院亦不好动刑矣!”桂芳道:“文魁言富安庄实群贼家属潜聚之所,理合遣兵剿除。”邦辅道:“这事使不得!本省象这庄村,竟不知有多少,只可付之不见不闻。嗣后若有人出首,非师尚诏己亲骨,一概不准,可暗中记名,俟平师尚诏后,自然要细加查拿;此刻一拿,内外皆变,非弭之道也。”又着人请朱参谋来。少刻,文炜拜见。邦辅就将桂芳言语,说了一番。文炜听知哥搜从贼巢遁归,又听知桂芳重加责处,心上甚是恻然。回禀道:“生员祖、父功德凉薄,因此萧墙祸起,变生同胞;家门之丑,不一而足。今夫于万死一生中,匍匐于义父林总镇营内,情甚可怜。生员给假片时,亲去看视,未知可否?”说罢,泪眼盈眶,不胜凄楚。桂芳见此光景,觉得没趣起来。邦辅道:“令兄备极顽劣,你还如此体恤,足征孝友。本部院安有不着你看望之理!就是林镇台薄责几下,亦是人心公愤使然,你慎毋介怀!”文炜道:“生员义父,素直,就是生员祖,父在世,亦必大伸家法,义父代生员祖、父行法,乃尊长分内事,何为不可?”说罢,同桂芳辞去。到了东营,文炜参拜了桂芳,桂芳又自己说了几句情过暴的话,方着他到后营。文炜走将入去,见他哥嫂脸上青红蓝绿,与开了染匠铺的一般,上前抱定文魁,放声大哭。文魁看见是他兄弟文炜,置身无地,也放声大哭;殷氏也在旁边大哭。三个人哭下一堆。哭了半晌,文魁跪下道:“愚兄原是人中畜类,你看父母分上,恕我罢!”文炜也连忙跪下,叩头道:“哥哥休如此说!此皆是我兄弟们时命不通,故有此分离之事。”又起来向殷氏下拜。殷氏幸亏脸上盖了许多嘴巴,不然也就羞成火炭了;连忙还礼不迭,一句话也不敢说。三人方才坐下,文魁就要诉说自己的原委,文炜道:“哥哥嫂嫂患难,兄弟知之至详至切;倒是兄弟的事,哥哥必不知道,待兄弟详细陈说。”遂从四川遇冷于冰起说,到姜氏同段诚家女人寄居在冷于冰家。文魁夫听了,又愧又喜,一齐合掌道:“但愿我夫做万世小人,只愿你夫重相聚首,多生些桂子兰孙,与祖、父增点光辉,我夫亦可少减罪过。”文炜又说目今与军门曹大人做参谋。文魁大喜道:“此皆吾弟存心仁厚,故上天赏以意外遭逢;若我夫的际遇,真令人不堪回想!”文炜又道:“林大人是热肠君子,哥嫂切勿介意!兄弟在军营中办事,不能时时相见;我送哥嫂到林义兄营中住几天,待平贼之后,自可朝夕相聚,家中断去不得,兵慌马,恐再蹈意外之虞。”随向林桂芳家丁道:“你们与我叫段诚来!”不相段诚在帐外已久,听得叫他,答应了一声,走入来也不与文魁夫问候叩头,白白的站在一旁。倒是文魁道:“段诚,我脸上甚见不得你!”段诚和没听见的一般。文炜吩咐道:“你到北营先锋林爷处,就说是我的胞兄嫂,今暂去后营内住几天,一切饮食照拂一二,改面谢。”段诚去了。文魁道:“愚兄在贼巢中,带来银四百余两,固是不洁之物,老弟可收用了罢!”文炜道:“兄弟在军营,正缺使费,此银来得甚好。”急忙收下。殷氏向怀中也掏出那两包珠子,打开向文炜道:“此是我的两包臭物,不知二叔肯赐光不肯?”文炜道:“此珠大而白润,甚好;但军中用他不着,嫂嫂留着罢!”殷氏羞得哭了。文炜恐伤兄意,改口道:“我不是不收嫂嫂的,实因军营用他不着,既承眷爱,我将来与弟妇用罢。”说罢,即揣在怀中,殷氏方才止住泪痕。不多时,林岱的家丁着人抬两乘轿来接。文炜将银子、珠子俱与段诚,又到桂芳处禀明,方同文魁、殷氏出营,自己也回西营去了。

  且说师尚诏被困孤城,心若芒刺。临阵,又怕失机,越发人心动摇,坐守又非常计,逐家长吁短叹,深恨秦尼。一,正捧杯痛饮,众贼又拾得告示几章,言:逆犯止师尚诏一家,其余皆系误为引。今后凡失身贼中,能逾城投降者,准做良民,将来阖家免坐;接应官兵入城者,准做四品武官;生擒师尚诏投降者,封侯;斩首者次之。若仍固结羽,抗拒王师,城破之,男女尽屠等语。师尚诏看了,倍加心惊,行动坐卧,总着心腹数人围绕。此夜缒城投降官军者,不止数人。尚诏严责守城贼将,这夜逾城投降者更多。三鼓后,火炮之声震得城内屋瓦皆动。尚诏亲自率众上城守御。大明官军退去,午时又来攻城,申时又退。尚诏见内外援绝,人心变;大会群贼,为战守之策,贼众议论纷纷,究无定见。尚诏道:“吾以孤城,焉能抗河南全省人马?耽延久,诚恐天下兵集,走亦无路矣!前,秦尼劝我由永城趋砀山等路,奔江南范公堤入海,另行事业,我彼时未曾依允,今时势危急,限尔等两内各收拾应带之物,分别前后开路者何人,保护家口者何人,断后拒敌追兵者何人,押解粮草者何人,都要拣选精锐,方为万全。”贼众道:“余事都易处,惟粮草最难!依小将等意,莫若随地劫掠,亦可足用。定在后三鼓起行。还有一计:先驱老弱者率百姓冲西南北三面营寨,牵住官军,使他不能追赶;老弱等众以及百姓有不从者,立即斩首。然后元帅同我等并力出东门,既出城后,仍须元帅断后,庶官军不敢穷追。再分遣诸将连路设伏,若能就便攻破永城,救元帅暨诸将家口,更是妙事!”尚诏道:“尔等所议亦妥,只是属下诸人贤愚不等,设或漏,使曹邦辅知道,反受掣时。从此刻为始,除原旧守城将士外,每城上一面各添巡逻将士十员,夜轮走动,杜绝谋。有人拿获投降人一名,赏银一百两。”尚诏号令已毕,诸贼将各去准备。内中老弱贼众听了,心下甚是不平,一个个三五合伙在背间议论:“怎么强壮者都随他逃走,老弱的就该同百姓去劫西南北三营,替他们挨刀?我们要大家设个法子,教他少壮者先死。”内中有几个道:“他如今四面添了巡逻,夜稽查,投降的话断断不能;若开门接应官兵,我们又无力量;只有个待官兵攻城时,佯为救护,将他们密谋,详详细细写几封书,拴在箭上,将下去。到那,他定要分拨我们,只管听他的驱使,分去西南北三门出去时,并不接战,就跪倒求降,难道官军连投降的也杀不成?”众人道:“此说大通,各要留意。”彼此互传,得百姓们也都知道,人人痛恨。到晚间,官军攻城,各拾得许多书字,向四门主将投递。众将不约而同,齐到军门营中计议。曹邦辅道:“此书字是贼人穷极计生,设法敌,亦未可知;或竟是实情,亦不敢定。我们毋论虚实,总要预备。诸将有何奇谋,可速说来,共成大功方可!”参谋朱文炜献策道:“贼众固真假未定,此事最易裁处。书字内言明三更,师尚诏出东门进去,西南北三门遣老弱者劫营,就依他的书字,明落时,四门加力攻打,坚他速走之心;一更时分,便退兵不攻,大人同二位镇台吩咐各营,俱严装食,率兵等候;若果真劫营,便与他相杀,若实在投降,请二位镇台入城安抚。东门少拨兵丁,留一条走路,让他逃去,亦不必阻挡。将北门林先锋人马,先去永城要路三十里埋伏,此刻即用羽檄行文江南文武,备兵截杀,以防漏网之贼。待师尚诏向永城逃去时,大人可率兵合剿,留将镇守归德。贼众或过期不劫营,或出城仍行对敌,则师尚诏不逃去可知;即遣人将林先锋唤回,做一策应亦妙。贼中勇悍者不过一师尚诏,其余无足论也。”众将齐声道:“朱参谋此计周详审慎,极其稳妥,就照此施行!”曹军门道:“还有一说:如贼众假借投降为名,引我兵入城,林、管二镇台岂不误遭毒手?依本院主见,贼众若投降,可先遣勇将分三门入城安抚,二镇台随后入城,以备不虞。本院率兵追杀尚诏,与林先锋合击;俟城中安抚后,余军赶来会剿擒拿逃散逆,方为万全。”诸将道:“大人神算无遗,尚诏成擒必矣!”众将议定,各回营分派去了。

  到了次酉时,官兵四面围城,尚诏亲自支应。待到三更,先遣贼将迫老弱贼众同百姓,开西南北三门出城,劫官军营寨;自己带领贼众还有两万余人,保护家属同行。杀出东门,止存了八九千人,不想少壮贼中,半是老弱贼众子侄亲戚,见尚诏逃去,早定他凶多吉少,皆趁便回城,赶赴西南北三门,随众投降。林、管二总兵遣将安抚镇守,一面带兵追赶。尚诏走了七八里,先是曹军门兵到,两军互有杀伤,尚诏率众且战且走。少刻,林、管二总兵又带兵围裹上来,贼众力战,死亡十分之四,家口并所有者俱为官军所得,沿路投降者又去了一二千人。尚诏走至天明,方杀出重围,四顾跟随众贼,仅存三千多人。再看地界,才离归德不过十六八里,心下大为惊惶,传令众贼:“有马者随行,无马者不必勉强,各寻一条生路去罢,也算你们辅佐我一场!”说罢,含着泪,挥着手,打马如飞的向东南奔驰。众贼有不忍割舍者,犹舍命相随。未四五里,只听得前面一声炮响,人马雁翅般摆开,当头一将正是林岱。众贼看见,喊一声,跑去了一半。尚诏此时人困马疲,手后急身,又被林岱一枝戟搅住,支应不暇;又听得背后喊声大震,心内一着慌,未免刀法疏漏,林岱趁空一戟,刺中肩甲,倒下马来。军士一齐上前拿住,请将分头赶杀贼众。少刻,军门、二总兵大队俱至,林岱上去报功。邦辅大喜,奖誉道:“将军之勇,今古罕传!吾遣君埋伏此地者,知非将军不能了此巨孽也。本院报捷时,必首先保题。”随传令诸将,各带兵分四路追杀余众,并押解尚诏同他子女亲属回归德。正是:

  登坛秉钺元戎事,斩将擒王大将才;

  布传闻天子悦,三军齐唱凯歌回——

  古香斋输入,转载请保留 Www.8mXs.CC
上一章   绿野仙踪   下一章 ( → )
狐狸缘全传宫女卷荡寇志北游记幻中游巧联珠周朝秘史合浦珠新编绘图今古雪月梅梅兰佳话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李百川最新创作的免费历史小说《绿野仙踪》第三十四回 囚军营手足重及绿野仙踪最新章节第三十四回 囚军营手足重完聚 在线阅读,《绿野仙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绿野仙踪的免费历史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