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敢嫁别人试试》大结局终及《前妻敢嫁别人试试》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前妻敢嫁别人试试  作者:颜紫潋 书号:47065  时间:2018-9-28  字数:10706 
上一章   大结局(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她一怔,片刻才道叹道:“说到底,他的死与我不了关系,自从我知道他对我做过那些事后,我心里对他的想法很多,埋怨,愤恨,也有怜悯,但是昨天晚上及今天早上的事,我知道他是一个对爱执着,却无法得到我的回应,所以我也不再埋怨,愤恨他了,怜悯好似也没有了,有的只是感动,那种心情无法言表。”

  司徒昱的目光突然变的柔和:“我如果再追问的话,就是与一个死去的人争风吃醋,你一定会鄙视我不大度。”

  语气带着一抹自嘲,惹的苏心蕾投怀送抱,然后抓起他的手放在口:“你永远在我这儿,谁也占不去。”

  司徒昱叹了叹:“有你这句话,我知足了。”

  她磨蹭着,又道:“还有一件事,我想知道你心里真的不介意我是否纯洁?”

  早上迟轩然故意说的那话,她可是一直记着,也暗中观察他的表情,看见他当时暴怒的表情,她想确认一下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司徒昱被这么一问,怔忡片刻才道:“其实说不介意是假的,但是我爱你,就算你遭受了什么,也不会嫌弃,只有心疼,以后会将你保护的更好。”

  听到这样的解释她松了一口气,同时也确认了他是真爱她,于是狡猾一笑:“其实迟轩然只是咬了我的颈部,还有吻了我而已…”

  “竟然还吻了你?”他的声音带浓浓的醋意。

  “你比老陈醋还更酸。”她啐了一口。

  “对呀,我就是比老陈醋还酸。”话落,将怀中的小女人狠狠的吻住…

  *****小说阅读网******颜紫潋作品****

  迟轩然的死,在源市也引起了哄动,各大报纸开始纷纷报导着,同时司徒集团因股份的变动,总裁的人选也开始变动,都在说与苏心蕾扯上关系的,都难逃恶运,而这次的报导也把苏心蕾推到风尖口上,

  苏心蕾对此一笑而过,肖纯伊杀死迟轩然之事,即将开庭,一触即发牵连到徐珍珍,她很有可能被判刑。

  为了这事,司徒轩曾来找过苏心蕾,想让苏心蕾替他妈求情,出庭保他妈无事,苏心蕾正犹豫不决,不料,一位旧人的出现,让她下了决心。

  在开庭前两天,何初实与钱梓衣的婚礼,苏心蕾与乔莹一同前去参加。

  “莹莹,你与轩怎么了?”在婚礼中,两人坐在一起,苏心蕾偷偷的问她。

  乔莹不悦的应了一声:“你说他怎么可以跟自已的亲哥抢总裁之位的呢?”

  苏心蕾叹了一声:“那不是他抢的,而是他现在的股份是应该他坐。”

  “他那股份是从你那儿得来的,是他妈用的手段吧!”乔莹盯住她。

  苏心蕾嗡嗡嘴:“莹莹,你别管轩他妈,只要轩心里有你就行。”

  “不行,他妈这么阴暗,我看见她就浑身冒皮。再说司徒轩一定知道他妈这样做,他为什么还要接受你的股份,说不定他与他妈一样阴暗,我不会与阴暗的人在一起。”乔莹气愤道。

  “那你要怎么样?”苏心蕾惊讶的问道。

  “我要与他分手。”乔莹一脸气愤。

  只是话刚落,司徒轩就走了过来,坐在乔莹一旁,苏心蕾见状,便道:“你们好好聊聊,我去走走。”

  苏心蕾随着站起身,往一边走去,把空间留给两人。

  她无聊来走到比较安静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苏小姐。”

  她转首,见到的竟然是李煜,迟轩然最好的朋友,她一脸笑意:“李煜。”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你快做妈妈了。”李煜望着她的肚子笑道。

  苏心蕾笑了笑:“还有五个月。”

  “那要恭喜你。”

  “谢谢,迟轩然的父母还好吧?”

  “还可以,有菲菲常在他们身边。”

  “那就好,我一直没去看他们,想必他们见到我可能会更激动,我就不敢去了,想着等他们平静一段时间后,再去见他们。当时迟轩然临走时,让我替他父母道声歉,说他不能孝敬他们了。”

  “其实然的事他们心里也知道,然走的之前也意识到了,所以把一切的事务都待很清楚,出事后,他们也没有怎么怪你。”

  苏心蕾笑了笑,这时,突然有宾客走了过来,喊了一声李煜,李煜则道:“我有朋友来了,先去失陪了。”

  “好,你忙去吧!”

  李煜离开,苏心蕾叹了叹,这时,何初实与钱梓衣走了过来。

  “心蕾,不好意思,今天人太多,招待周,请见谅。”

  “我理解,这个时候自然是忙,不用顾及我,我到处走走。”

  “那你自已小心些。”

  “嗯。”何初实夫两一脸甜蜜的离开,苏心蕾看着两人,心里替何初实开心,他终于找到自已的幸福了。

  “小姐,你是初实的朋友吧!”一声男声突然从她身后传来,她转身,只见是钱梓衣的父亲钱进夫,脸上带着笑意。

  “对,我姓苏,叫苏心蕾。伯父你好。”

  “你好。”钱进夫的视线在苏心蕾身上打转着。

  看着钱进夫的眼色,苏心蕾有些奇怪,脸上泛上笑意:“伯父怎么这样看我?”

  钱进夫才收回眸光,笑了笑:“苏小姐,冒昧问一下,你妈妈是不是叫枫凝?”

  苏心蕾一听,怔一下望着他:“伯父怎么会认识我妈的?”

  钱进夫敛下眼眸:“苏小姐,我们找个地方聊一聊吧!”

  “好。”

  两人来到较为偏僻之所,相对而坐,钱进夫对着苏心蕾道:“你妈现在还好吗?”

  苏心蕾嗡了嗡嘴:“我妈在我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

  钱进夫猛地一怔,叹道:“枫凝,你连个忏悔的机会也不给我,走的这么早,真的是我害了你呀!”

  苏心蕾蹙了蹙眉,狐疑问:“伯父这话怎么讲?”

  这时,钱进夫脸上一副惭愧之,顿住神情,良久才幽幽道:“二十年前,你妈妈是一间歌舞厅里唱歌,她的美貌吸引了众多追求者,而这追求者也包括我,但是那时你妈妈已经有心仪之人,而我只能在一旁遗憾的遥望她,直到有一天,枫凝的好姐妹…”

  苏心蕾听完,整张脸色苍白,钱进夫见状,急问:“苏小姐,你要怪就怪我,这件事埋藏在我心里二十几年,我心里一直觉的很愧疚,现在见到你,我觉的是该说出来的时候了,不然,晚年我也没办法原谅自已。”

  “你说的那位好姐妹叫徐珍珍是吗?”苏心蕾的声音像幽灵般轻。

  “对。”

  钱进夫说完,苏心蕾蹭的站起身,直往宴会门口走去,钱进夫见状,喊了两声,她停住脚步:“谢谢你告我这件事,替我向何学长说一声,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话落,她的身影消失在这婚礼上,走出酒店,她让司机开车直奔司徒家,二十分钟后,带着一脸苍白的冲进了司徒家。

  正好徐珍珍及司徒峰坐在客厅中,两人见到她神色不对,司徒峰则道:“心蕾,你来了。”

  “嗯,爸,我有点事找妈。”她还是下情绪回应。

  徐珍珍听了接话:“心蕾,你找我有什么事?”

  苏心蕾将眸光投向她,一脸悲痛的攫住她:“我该叫你什么?叫你妈,还是徐珍珍呢?”

  徐珍珍脸色一僵,有些摸不着头脑道:“心蕾,你怎么了?如果是因为肖纯伊说的那些话,妈真的是冤枉,没错,她是找过我,想*惑我一起对付啊昱,因为她知道啊昱与我关系不好,可是被我拒绝了,同时狠狠的骂了她一顿,她想找我报复,于是天天守在家的附近,没想到正好碰到你,才会招来迟轩然绑架你,而她为了报复,她才这样说的。”

  这时,司徒峰也说话了:“心蕾,我相信你妈不是那种人。”

  苏心蕾突然冷笑了一声,神情悲哀,了一口气:“爸,初以为我也不相信,但是今天我相信了。”

  司徒峰眉一皱,脸的狐疑,徐珍珍则是脸阴暗,这时传来苏心蕾幽幽的声音:“今天我见到一个人,这个人叫钱进夫,记得吧!”

  徐珍珍脸瞬间苍白,望着她这样子,苏心蕾冷嗤一笑:“你想不到吧!二十年后的一天,你的同谋将当年你阴暗,卑鄙无的行为说了出来,我真是没想到呀!你的城俯深的达到至极至高镜界,你怎么就那么狠毒呢?你与我妈早就认识,还是好姐妹,可是你却一手毁了她的幸福,让她与我爸就这样分开,艰难生下我与我哥哥,最后客死他乡,你怎么这么坏呢?”

  说着说着,她的泪水再也抑止不住了下来,想到她感谢多年的恩人,到最后发现,竟是害她家人的凶手,再也没有比这更大的讽刺了。

  一旁的司徒峰不可置信的望着徐珍珍,难以相信她是这样种,他与她生活这二十几年,一直她都是温婉可人,怎么曾经那么狠。

  当事人徐珍珍则是一脸苍白的呆愣在沙发上,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

  擦完泪水,苏心蕾继续指责:“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枫凝的女儿,对吧!你资助我,其实也是别有用心,让我嫁给司徒昱更是别有所图,其实你一直在窥/视着司徒家的财产,所以那天你就装可怜求我,把财产转给轩,你资助我都是为了财产,对不对?”

  司徒峰用着不可置信的眸光盯住徐珍珍:“你说怎么回事?你竟然认识心蕾的妈,还装做不知道,而且轩儿那些股份是你求心蕾给的,你不是说是心蕾自愿给的吗?”

  徐珍珍见事情已经包不住了,反正现在她儿子手中的股份也足够当总裁了,她也没什么必须再掩饰下去了,冷笑一声。

  “对,我一早就知道你是枫凝的孩子,所以我资助你,枫凝与我是歌舞厅最好的姐妹,但是她美貌胜过我,所以她什么都要比我好,直到有一天,她说准备离开这个地方,去嫁人时,我心里的不服气再也不住了,为什么她能够离开这儿,我却还要在这儿苦苦挣扎,于是我就谋划了一场阴谋,让钱进夫与你妈的藏照登上报纸,其实那时你妈已经怀着你与你哥了,钱进夫与她也只是随意躺在藏上,什么也没做,登报后,要娶你妈的那个男人家里不许男子娶你妈,男子也没有再找你妈了,只是我没想到那个男子就是陈建民。后来你妈独自一人离开了舞厅,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几年后,我在孤儿院见到你时,就发现你与枫凝长的像,心中认定你是她的女儿,所以我才资助你,当时是有愧疚成份,可是当你出落成与枫凝一样,甚至比她还要美时,我觉的你或许可以帮助我,于是有了让你嫁给啊昱,其实我是想让啊昱改善对我的看法,但是你嫁给他后,没能帮到我忙,反而是被他弃恨,所以我也不再抱希望,直到后来发现你与啊昱的关系后,我又燃起希望,直至你说你手里有了啊昱所有的财产,这时候,我想该是你还恩的时候了。”

  徐珍珍很平静的像是述说一件平常之事,说完,只是冷笑一声。

  “你真是机关算尽,可惜你却算不到钱进夫这个人的出现。”苏心蕾晒笑一声。

  “现在轩已经是司徒集团最大股东,我不担心了,其实我一点也贪,我没要你手中的全部财产。”徐珍珍此刻还坚持已见。

  “可是你拿到了财产,为什么还要害我,还要打电话给肖纯伊?”

  “因为你是枫凝的女儿,枫凝什么都比我好,我恨她,而你也比我的儿子要好,所以我也恨你。”徐珍珍突然狰狞着脸色吼了一声。

  “你真是可悲,徐珍珍你真可悲,恨一个死去的人,你心里已经扭曲的面目全灰了。”

  “是呀,我在司徒家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一分财产,有的也只是儿子的,所以我是很可悲。”徐珍珍凄冷一笑。

  “徐珍珍你把自已藏的这么深,我还一直庆幸娶了你,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一旁的司徒峰再也无法沉默吼了一声。

  “如果你不把财产看的这么重,我需要这样做吗?你虽然娶我,但是从来没有相信过我。”徐珍珍此时的情绪犹如涛涛江水般轰出来。

  司徒峰一脸悲凄,他一生最看重的是财产,但最后毁家的竟也是因为财产,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吗?

  苏心蕾冷笑一声:“徐珍珍本来我还想出庭做证放你一马的,但现在根本不必了,那些财产就算是我送给你好了,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说完,她转身,却看见门口的身影,朝他走了过去,相伴离开这个家,她再也不会欠人任何恩情了,从此她就是一身轻松了…

  ******小说阅读网*******颜紫潋作品*****

  不久后,肖纯伊与徐珍珍双双被判刑,肖纯伊判了无期徒刑,徐珍珍被判了十五年的期刑,其实,司徒昱是动用了一点关系,将徐珍珍的期刑判重了,他是希望徐珍珍这种阴暗的人老死监狱。

  司徒集团的总裁之位司徒昱主动让出,让给了司徒轩。因为自从司徒轩知道母亲的所作所为后,毅然将股份还给苏心蕾,但是被司徒昱拒收了,家里没有徐珍珍的存在,他放心的把企业交给司徒轩。

  而他把精力放在了打理旗星,再说他还另有身份,不能让自已太过忙碌,而忽视了苏心蕾。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眨眼便到了节,这天是大年三十,司徒昱带着苏心蕾到陈家吃年夜饭。

  陈宅,热闹非凡,曲哲睿带着顾若,苏心蕾与司徒昱。在曲哲睿出院后,就做了DNA监定,证实了他与苏心蕾的关系,两人确实是胞胎兄妹,曲哲睿也认回了陈建民,于是创华的事务苏心蕾全部转到他手中,苏心蕾安心在家养胎。

  陈宅客厅里妆扮的喜气洋洋,年味十足,陈建民穿着红色的唐装坐在正中央,衬的出他气愈发红润,看着儿女感叹道。

  “今年过年,是我最开心的一年,认回了自已的女儿,儿子,而且小外孙及小外孙女也快出生了,老天爷真是待我真好。”

  苏心蕾也穿着红色的孕妇装,脸上依旧削瘦,摸了摸肚子,笑道:“爸,你现在要期盼明年能抱家孙,家孙女了。”她怀的是双胞胎。

  “顾若也有了?”陈建民惊讶问道。

  “伯父你别听心蕾说。”顾若急的一脸娇羞着道。

  “爸,我是说他们也该有了。”

  “啊睿你们也该结婚了,结婚后顾若就给我生个小孙女,小孙子。”

  “爸,我们知道怎么做的。”曲哲睿道。说完,剜了一下苏心蕾。

  苏心蕾就当没看到,一脸得瑟。这时,曲哲睿一脸笑眯道:“心蕾,我的小外生都快出来了,你们的婚礼几时举行?”

  苏心蕾微微一笑:“我现在这身子也不方便,再说我们拿了本的,不担心,婚礼只是一个形式,没有关系的。睿,你可不能让顾若无名无份。”

  顾若一听,即时道:“不是,其实是我妈刚过世不久,不适合做这些事。”

  苏心蕾一听便道:“哦,这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曲哲睿脸上闪着若有若无的笑,只是一旁顾若的笑显的有些苦涩。苏心蕾察觉到了,但是不动声。今晚是在年三十,她不想破坏这样的气氛。

  几人说说笑笑,到了七点,佣人走过来说开饭了,大家起身,曲哲睿扶着陈建民,顾若跟在后边,苏心蕾则是司徒昱扶着。

  “来,我们祝爸爸还有我妈身体健康。”苏心蕾拿着杯,朝陈建民及杏举杯。

  “对,希望爸与啊姨身体健康,福如东海。”曲哲睿道。

  而司徒昱与顾若也说了些祝贺话,接着响起的是碰杯的声响,片刻,门外响起炮竹声,过年了…

  从陈家出来,已经是九点了,大街上到处是灯笼高挂,烟花炮竹之声连接不断的冲进耳旁,路旁的行人亦也喜气洋洋。

  望着这样的情景,苏心蕾叹道:“好快,又一年了。”

  “是呀,过不久咱宝宝就该出来了。”开车的司徒昱接话笑道。

  “嗯,老公你想好宝宝的名字没?”

  “等他们出来了,我们再想。”

  “不行,得现在想好。”

  “那我现在想想,”司徒昱开始思索着,几分钟后,他道:“儿子叫司徒擎,女儿叫司徒爱蕾,怎么样?”

  “啊,女儿为什么两个字?”

  “就表示我爱你呀!”

  苏心蕾一笑:“亏你想的出来,老公,我与你商量个事。”

  “你说。”

  “儿子我想换个名字,行不。”

  “换什么名?”

  “司徒念然。”

  突然,气氛瞬间僵冻,车子的速度依旧很快,苏心蕾望着他的侧脸,悬着心。

  “你心里还是放不下迟轩然的死?”

  “老公,不管他以前做了什么?但最后他却是救了我与孩子,而我从来没有回应过他任何感情,他说他放手了,但是我心里却难以放下,你看他最后还把创华的股份还给了我,而且还是事先的,我这样做是为了弥补心里的遗憾及愧疚,而且我说过,我爱的是你。”

  司徒昱转首望了一眼苏心蕾,脸上出笑意:“就按你的话做,儿子起念然吧!”

  苏心蕾眸中泛出一层雾珠:“谢谢你,老公。”

  “老婆那就晚上把你当做礼品谢我好了。”

  苏心蕾剜了他一眼,同时也啐了一口:“死相。”

  于是这晚,一场轰烈的爱爱运动在那张外国进口的藏上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与过年浓烈的气氛甚为相符。

  从此后每天夜里,司徒昱的房间内就会传出娇声,浓烈而人,这声音就似时钟般,每到夜里都会自动响起,除了苏心蕾生产期,每天几乎持续一个小时。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三年后的某一天,待娇平息后,苏心蕾趴在藏上,司徒昱则是趴在她身上。

  苏心蕾气,这时藏还在一上一下的动着,就像秋千般。

  “你这是什么藏?”她气道。

  趴在她身上的司徒昱道:“没名字,不过我给取了个名,云端藏。老婆,舒服吧!”

  “舒服是舒服,但是我在这藏上睡着很累,而且我看着这藏也累,你看主人停下运动了,它还在不断震动着。”

  某人不悦了:“它的任务就是为主人服务,不过你为什么累?”

  她不以为然:“你每天都把它当战场,我每天都被的要死,能不累吗?”

  某人挑了挑眉:“老婆,我给你讲个笑话。”

  她剜了一眼,无语。她知道这是他常干的事,每次做完这事,都要讲些没营养的黄笑话给她听。

  司徒昱不待她的回应,开始了:“某个局长有一次出*轨了,找了一个少妇,一*夜风*,感觉不错,两人就每天偷/情,每次两人做那事时,少妇都会说,我要死了。后来有一阵那局长太忙,有几天没有找那少妇,少妇等呀等呀,等不到局长出现,于是就找上门去,来到局门口,正好碰上那局长。局长看见少妇找上来,一阵慌张,拉住她道。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不要命了。少妇一听就答,是呀,我不想活了,你快来戳死我吧!”

  苏心蕾一听,噗卟一笑,笑完则是啐他:“你真是可恶,竟然拿小三来与我比喻。”

  司徒昱揶揄道:“我们现在的身份与他们差不多,但你一点也比不上那小三的积极度。”

  苏心蕾听完,皱着眉宇:“喂,你什么意思?”

  “我们现在都还没举行婚礼,很多人以为你在为迟轩然守寡呢,不清楚我们的关系,以为我们只是那种关系。”

  苏心蕾听明白了,原来他是要求举行婚礼,不过已过了三年了,两个宝宝都三岁了,虽然他们拿了结婚证,但很多人确实不知两人的关系。

  她当初说延迟婚礼,一直延迟到现在,是该兑现了,对迟轩然也算是对的起了。想到这,她眼里闪过一抹狡黠之笑。

  “只要你做到我说的一件事,我们举行婚礼。”

  司徒昱一听,双眼放光:“别说一件事,一百件我都答应。”

  “你现在从我身上滚下去,让我好好说话。”此时,他还趴在她身上。

  司徒昱一听,立即从她身上翻下身,然后抱着她:“你说吧,我听着。”

  苏心蕾躺好身体,清了清嗓子,便道:“如果你能一个星期不爱运动,我们就举行婚礼。”

  他一听,深邃的眼神闪了闪,在思索,似乎在横量着,几分钟后,他道:“行,我答应你。”

  “好,这可是你说的,如果有一晚上你把持不住,那以后咱就不提婚礼了。”她嘴角泛着狡猾的弯度。

  “君子一言,四马难追。”

  “OK”

  …

  第一晚,苏心蕾穿着*感的内*衣,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偶尔还给他丢个媚眼,某人见状,下*体立即呈现jian状,还咽了咽口水,但脑海中响起她的话,于是深呼吸一口气,跑到藏上,闭上双眸,不看她。

  苏心蕾见状,嘴角闪现得瑟的笑,她也钻进被窝里,用腿蹭了蹭他,再用娇滴滴的声音道:“今晚鸟大哥忙不忙?”

  “鸟大哥今晚休身养,别来打扰它。”回应她的是一声生硬、求的声音。

  突然,某爪子伸到鸟大哥身上:“哎哟,鸟大哥现在已经呈现作战之态,它不是要休身养吗?干嘛还那么兴奋。”

  司徒昱内伤,恨不得把那个肇事的女人拖过来,狠狠蹂*躏一翻,让她知道招惹鸟大哥的下场,可是为了婚礼,他还是下那番冲动。

  他拨开她的手,用拒人千里的声音道:“离我远点。”

  然后下藏,往浴室走去,不久,传来水声,里头的人正在冲冷水澡。

  苏心蕾偷笑,嚣张现在是她的代言人,今晚可以安静睡觉了。

  第二晚,苏心蕾竟然穿着*血的情趣内*衣,而且是黑色蕾*丝,她从浴室走出来,亮瞎了某人的狗眼,他正要从藏上冲下去抱住她时,脑海中响起她的话,狠狠住快要不受控制的腿。

  苏心蕾扭着水蛇走到藏边,坐下去,笑的一脸灿烂。用酥麻的声音道:“鸟大哥今晚还是休身养呀!”

  某人敛下眸子,沙哑应了一声:“是呀!”

  然后又忍不住把视线往她身上飘去,暗恨,这个女人成心要他不好过,从来没见她这么积极穿这种玩艺儿,竟然在这关节上招摇穿上,现在他先忍,等忍过了一个星期,看他不把她死。

  接着传来她的声音:“哎哟,那真是可惜,今晚我穿的这么好看,鸟大哥竟休息。”

  某人又是走下藏,往浴室走去,接着再次传来水声,苏心蕾开心躺在藏上,今晚又是一个好眠之夜。

  接着后边每夜都是如此,的司徒昱暗恨,所以早上起藏后脸色特暗沉,吃早餐时,两个小家伙都察觉出爸爸的脸色,爱蕾附在苏心蕾耳旁。

  “麻麻,拔拔今天脸色又不好。”

  “爱蕾,拔拔内分泌失调,过一段时间就好。”

  “麻麻,什么叫内分泌失调?”

  “笨蛋,那是大人的一种病。”一声冷醋的男声接道。

  “念然,不准叫妹妹笨蛋。”苏心蕾出声制止。

  小男孩不以为然,那神态与司徒昱是一模一样。小爱蕾接着问。

  “妈妈,这种病很痛苦吗?”

  “爱蕾,到爸爸这儿来。”一直沉默的司徒昱出声制止。

  “拔拔,你内分泌失调会传染给我吗?”爱蕾气道。

  苏心蕾听完,噗卟大笑,接着受到一束强烈的眼光,接着是他与爱蕾的说话声。

  所以就算司徒昱晚上受到刺,早上也不敢表出来,这样过了一个星期,正当司徒昱要惩罚苏心蕾时,她一脸正道。

  “你再忍忍吧,大姨妈光临了。”

  接着是一声大吼:“啊,女人,你算好日子来坑我。”

  苏心蕾不以为然,拍了拍他的股:“我也不知道这个月大姨提前驾到,我得睡觉了。”

  某人呜呼哀哉着,于是一个反身,开始啃咬着苏心蕾,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舒服。

  一阵折腾后,他最终痛苦作罢,现在只有等大姨妈走了再惩罚她了。

  *******

  婚礼在苏心蕾大姨妈走后举行了,这是一个盛大而梦幻的婚礼。

  婚礼全场由白色的白合花点缀,蓝天、白云、草地、鲜花、美人。

  苏心蕾在休息室,对着乔莹道:“莹莹,你孩子都有了,赶紧与轩把婚事办了吧!”

  “你孩子三岁才举行婚礼,我现在才刚怀孕,时间还长着呢?”乔莹笑道。

  “哎呀,我与你不同。”

  “好了,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想自已的事。”

  苏心蕾剜了乔莹一眼,她清楚三年前徐珍珍的事差点让乔莹与轩分手了,后来轩主动还了股份,莹莹才原谅了他,由于轩三年间精力放在事业上,两人的婚事也就一直搁置到现在。

  “你看我这样子不需要补妆了吧!”

  “不用了。”

  这时,两个小家伙走了进来,爱蕾身穿着粉公主裙,粉可爱。念然身穿着小西服,帅气到爆。

  “麻麻,你今天好漂亮。”爱蕾笑道。

  “我家爱蕾也漂亮呀!”苏心蕾笑着。

  小爱蕾出笑容,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过一看,是她哥,她按下接听键。

  “哥,你还没到呀!”

  “心蕾,哥一会去不了。”那边传来曲哲睿急促的呼吸声。

  “怎么了?”

  “我刚看到一个人很像顾若的背影,我现在得追过去看看。”

  “这样呀,那你追到了打电话来告诉我哈。”

  “好,就这样。”

  挂掉电话,苏心蕾叹了一声:“如果哥找到顾若就好了。”

  一旁的乔莹叹道:“你哥自已活该,要我是顾若,我也会离开,带着利用目的接近她的,是谁也接受不了。”

  苏心蕾剜了她一眼:“其实刚开始我哥是带着目的接近她,但是后来我哥是真爱她,他本想保住这个秘密,谁知还是被顾若知道了,三年了,我哥也找了三年,我估计顾若一定是换了一张脸,所以我哥找不到。”

  “别叹气了,今天是你的婚礼,给本姑娘个笑。”乔莹笑道。

  “你当我是卖笑的。”苏心蕾不悦。

  “婶婶,麻麻的笑只能给拔拔看的。”爱蕾突然话道。

  “哎哟爱蕾可真替你老爹着想。”乔莹突然波了一口爱蕾。

  小爱蕾出一个灿烂的笑:“那当然。”

  乔莹与苏心蕾相互番个白眼。这时,杏走过来:“时间到了,怎么还不出来。”

  这时才想到时间到了,乔莹及苏心蕾两人急忙站起身,带着两个小家伙,往外头走去。

  …

  “司徒昱先生,你愿意娶苏心蕾小姐为娶吗?不管在贫穷,生老病死前,对她不离不弃。”

  “我愿意。”

  “苏心蕾小姐,你愿意嫁给司徒昱先生吗?不管在贫穷,生老病死前,对他不离不弃。”

  “我愿意。”

  …

  换戒指,亲吻,礼炮声,掌声,鲜花蜂拥而上…

  两人最终功德圆,这天苏心蕾开心到流泪,温馨而浪漫的婚礼终于实现…

  只是这晚,她却被她亲爱的老公狠狠惩罚,报他那几天/之仇,第二天,竟然下不了藏,心里愤恨,开始盘算着如何让她老公节制些,于是想到以往乔莹说的用食物可以体力的。

  从此以后,两人以后的日子都是相互过招中渡过,有趣而美妙…

  本文大结局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一会还有结文感言。 Www.8Mxs.CC
上一章   前妻敢嫁别人试试   下一章 ( 没有了 )
腹黑首领的甜复婚,请签字冷枭猎上无良婚怨夺爱亿万老婆买一仲夏夜的秘密豪门小妻子爹地强悍,天偷个天才宝宝豪门禁妻乔少宠妻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颜紫潋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前妻敢嫁别人试试》大结局-终及前妻敢嫁别人试试最新章节大结局-终在线阅读,《前妻敢嫁别人试试(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前妻敢嫁别人试试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