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倾天下》第182章大结局及《妃倾天下》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妃倾天下  作者:轻尘如风 书号:47090  时间:2018-10-2  字数:9425 
上一章   第182章 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三之后,关山道上,有人看见一素衣女子,她神情冷冷清清的,血飞溅点点,布她一身的柔白月长衫。

  在她光洁的额头正中央,一道月牙印痕,凝固着血,似血映月一般,走过她身侧的人,只要看过她一眼,便难以忘记。

  有人说,她当时拉着一辆板车,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跨步着,那板车上平静地躺着一名俊美卓然的少年,嘴角挂着入梦的舒心光,他像是睡着了一样,那好看的剑眉舒展而开,面容异常安详、恬静、动人…

  又有人说,七天之后,在落月王朝旧时宁王府的桃花林中见到一名容颜素淡清雅的女子,她,白衣胜雪,站在一座新坟前,舒展双臂,缓缓地开始扬起一曲飞舞,那绝美的身影,带起飞落的桃花粉红,漫天扬起,定格成永恒的画面。久在宁王府当差的老仆人当时见了,眼泪痕,据说,他激动的是,宁王爷回来了,宁王妃也终于回来了。

  当时院门外,还有一落魄书生偶尔经过,无意在墙头之上瞥到一眼,他惊为天人,爬墙而观,久久不能自拔。回去之后,他疾笔绘下,题名画卷名为“烈焰凤凰踏歌而来”

  此画让书生一举成名,直达上听,传到了苍夜王朝卫山而的手中。少年帝王当下奖赏那位书生黄金万两,千里良田,从一介秀才直接官拜左侍郎,伴驾身侧,连夜启程出发,赶到旧时宁王府邸,想要见一见那飞舞的清冷女子。谁料,人去楼空,新坟之上,只有一束快要枯萎的桃花花枝,粉红点点残。

  当时帝王一声长叹。“终究还是无缘得见啊。”回朝之后,帝君时常望画而痴,时时心中牵挂。天和二百O六年,这副“烈焰凤凰踏歌而来”在帝王卫山而当政四十年后,伴随他一同葬入了皇陵之中。然这副画卷却没有一直伴随君王身侧,后有一个盗墓高手进入皇陵偷盗珠宝之时,无意间打开这副画卷,当下为画中的女子美态所吸引,他竟然忘记了盗窃珠宝,欣喜若狂地带着这副画卷离开了皇陵。

  从此之后,那副“烈焰凤凰踏歌而来”便落民间,失踪了,没有人知道它去了哪里,也没有知道它落在了谁人手中。

  还有人说,三个月后,在琉璃国的夙家庄园里,人们再次看到那名素淡清冷的女子,她的面前安坐着一名清俊出尘的少年,他温润子眸,光泽莹莹,眼神温柔得似要滴出水来。清冷女子难得出浅浅的笑意,她玉指扬在九霄环佩上,音渺渺,悠远苍茫。

  一曲终结,她淡淡而笑,起身告辞。

  “箐儿,一定要离开吗?”月牙长衫,衣袂扬起,温润的子眸,光泽黯淡。

  她点了点头,清亮的眼眸,坚定而沉稳。“大哥,珍重。”她瓣之上,微微扬起一道优美的弧度。“等我找到了烨,我就带他一起回来。”当断壁之下,她未见到夙烨的尸身,想着也许他被人救走了。无论如何,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一定要找到烨,因为她对他许下过诺言,他生,她生,他死,她死,上天入地,无论到了哪里,她都要陪着他。

  夙漓温润的眼眸,光点点,他完美的形,扯动一抹淡淡的光。他轻柔地将方箐拥入怀中,抚了抚她一头青丝。

  “如果找不到烨,你也一定要回来一次,你要记得,大哥永远都呆在这里等候着你的归来。你的性命不是你一个人的,大哥恳求你,不要那么自私跟残忍,可以吗?”他好不容易见到她平安归来,如果万一烨儿不在人世了,她又要生死相随而去,那么,留下他情何以堪,倒不如让他也一同归去。

  方箐抬眸,光泽盈盈,她了一口气,音微颤道:“箐儿明白的,无论烨是生是死,我都会带着他一同回来的,一定会来见大哥一次的。”大哥是这个世上第一人让她敞开心扉的人,是让她感受到温暖的人,她不想对他残忍,所以她答应他,无论结果如何,她都会回来一趟的。

  夙漓宽慰地看着她,他抬手,刮了一下方箐的鼻子。“记得要时刻传信来。”

  “我会的,大哥。”方箐浅浅地笑了笑,随后扬风踏步而去。

  夙漓站在风中,目送她的离开,他的眼眶,再一次润了。

  身后,温柔的手,轻轻地拍在他的肩膀,回眸一看,是娘亲上官依云。

  “傻漓儿,你应该留住她的。”上官依云轻轻叹息道。谁都知道,从万丈断壁摔下去,能有这种奇迹的存在,本来就是微乎其微的。方箐是因为御天麒的舍身守护,才能安然得活下来。而烨儿他,他当时已经身受重伤,夙明逸的那一掌,几乎是断了烨儿的奇经八脉,他能活下来的机率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是理智告诉她是这个答案,心中她还是存在一丝侥幸,万一有奇迹呢,万一烨儿遇见世外高人了呢,万一烨儿也有方箐这样的好运呢?那么,她可不可以这么期盼着,只要一没有找到烨儿的尸身,那么烨儿就还活在这个世上。

  夙漓明白上官依云的意思,但是他不想为难方箐,只要箐儿幸福,只要箐儿安然,他就心满意足了。

  所以,他摇摇头,温和地笑了笑。“不,娘亲,她应该走,找到烨儿,她才会幸福。”

  上官依云摇摇头,却舒心地笑了。“早知道漓儿会这么说,如果你不这么说,那么就不是娘亲认识的漓儿了。我们就祈祷吧,祈祷箐儿将烨儿带回来。”她眉眼转,忽而话锋一转叹气道:“不过漓儿可不可以给娘亲一个期限,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让娘亲抱上孙子呢。”

  夙漓一听到上官依云提起这个话题,他赶紧道:“娘,这不是还有煜儿吗?你们给的期限也差不多了,煜儿也该带弟媳妇回来了。漓儿还有公务要忙。天下初定,各处烽烟还是未能消弭,漓儿忙去了。”他几乎是从上官依云身侧落荒而逃。

  上官依云看着夙漓那孤寂的翩然身影,眼中蓦然有了水光。傻漓儿,娘生的儿子,娘怎么会不明白你在想什么呢?无论烨儿能不能回来,漓儿你是抱定了要守护箐儿一辈子了。可是,你的幸福怎么办?我的傻漓儿啊,你这个样子,娘亲怎能不担心呢?

  “依云,你怎么了?”夙明镜刚刚下朝回来,便看到上官依云一个人在独自抹着眼泪,他揽着她的肩膀,担心地看着她。

  上官依云眼眶红红的,她摇摇头。“没什么,我很好,是漓儿不怎么好。”

  夙明镜深沉睿智的黑色眼瞳浮动淡淡的烟雾,他沉声道:“依云,你我是过来人,明白感情是半点不由人,勉强不得。不管如何,只要漓儿决定怎么做,我们做父母的,只要他觉得是好的,我们便只能默默地支持他,不要让他为了孝顺我们而违背了自己的心意。那样,反而不是漓儿的幸福。谁说在旁边默默守望的人会不幸福呢?你我都不是漓儿,又怎么明白有时候守护着心爱的女人也是一种最大的幸福。”

  上官依云心中明白,她也知道夙明镜说得在理,可是她这个做娘的,还是不忍心看着他孤单一辈子啊。

  夙明镜不忍娇悲伤,他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道:“其实我们也不用太担心了,说不定有一天缘分到了,漓儿会找到他的幸福,会有这么一个姑娘,愿意陪在他的身边,陪着他走到老的。”

  “会有这么一天吗?”她觉得希望好渺茫啊。夙家的孩子要不不动情,一动情就是至死不渝,漓儿会接受别的姑娘吗?

  “会有的,我们都应该相信奇迹会发生。”夙明镜坚定道。

  上官依云莞尔一笑,她靠在夙明镜的口,听着他有节奏的心跳声,眉眼温和。是啊,这个世上本来就存在很多奇迹的,她该相信的。

  天和一百六十一年,桃花飞舞的日子里,由幽冥宫引导的四国战火终于平息了。落月王朝御天麒在走出皇宫的那一天留有遗诏,万一他身有不测,便将落月王朝归入苍夜王朝,由卫山而承接落月大统。这样一来,就算落月王朝有野心之臣,碍于琉璃国龙珏召集的四国侍卫队,也只能拥护卫山而登基称帝,统一天下。帝君登基,改国号为“卫”天下一国,称为卫国。

  天和一百六十一年夏,帝君颁发诏书,宣告新政策,鼓励士兵弃军从农,减免赋税,开辟荒山,种植蔬菜瓜果,安顿流离百姓生计,开发海上船业,通关商路,与番外之邦缔结友好盟约,商业往来。目的使人人有田耕作,做到家家户户衣食无忧。

  天和一百六十二年,琉璃国撤回了四国侍卫队,那些野心之臣又起烽烟。琉璃国夙明镜再次召集四国侍卫队,扑灭了野心之臣挑起的战端。这次撤回之时,琉璃国在帝君卫山而身侧留下了四大护国侍卫,名为青龙、朱雀、白虎、玄武,这四大护卫直接统领一支庞大的军队,而那些士兵只听从护国侍卫的命令,其他任何人驱使不动。这么一来,野心之臣不敢再起烽烟,连同卫山而也要小心地防备着他们,他必须努力要使自己成为一代明君,时刻牢记他肩上负担的重要使命。

  天和一百六十二年秋,卫国根基稳固,各方番外之邦,来朝进贡,递互相侵犯的缔结盟约。举国上下共庆天平,从此之中,卫国进入了一个史上未有的太平盛世。

  天和一百六十三年夏,一辆简朴清雅的马车,经过关山道口,缓缓地驶向灵佛堂。

  马车内,一位身着淡紫外袍的女子,她神情淡淡的,视线专注在手中的一封信笺上,偶尔嘴角淌淡淡的笑意。

  红袖那个丫头跟榆木脑袋的霍刚终于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他们要在下个月就要成亲了,信笺上提到让她赶回琉璃国一趟,他们请她喝上喜酒一杯。

  她眉眼温和了几分,看完之后,她小心翼翼地将信笺珍藏好,放入旁侧一个装信笺的巧木匣中。这三年来,大哥的来信如雪花般地飞来,她每到一处,都会用翠鸽传信,向他定时地报平安。

  每次信中,他都会提一些有趣的事情给她听,她都知道,那是大哥的体贴的地方,他是担心她过于专注寻找夙烨而伤心,所以时刻地宽慰着她的心。

  这三年来,她的足迹踏遍整个天和大陆,她去过最冰冷的雪山,到过荒无人烟的沙漠,到过茫茫的海域,也到过绿野苍苍的大草原。

  她喝过冰山上的雪水,尝过沙漠中草的味道,吃过自己捕捉上来的鱼儿,也喝过游牧少年递过来的羊

  她所到之处,都带着一副画像,那是一个绝代风华的美丽少年,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明朗干净的气息,他美若春风,温柔如水,他魅勾魂,撼动人心。

  每到一个地方,她就将她珍藏的绝美少年一一地展现在众人面前,她询问着,有没有人见过他,每次看到人们摇头,她心中有些失落,同时又燃起新的希望。因为有时候没有消息,反而是好的。

  至少这样,她还能怀抱着希望,还能有想要做的事情,她还可以继续追寻他的踪迹,想着他还活在人世间,想着她总有一天可以见到他,见到他眼神中那抹温和的光。

  想着想着,她的思绪似飞得很远了。

  她扬起瓣,微微地扯了扯,而后摇摇头,她抬手,卷开马车旁侧的窗帘子,淡淡地凝视着窗外的风景,不由地会心一笑。

  那个地方,那个清雅的小茶馆。当年她跟夙烨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当初她的丫头香还跟霍刚起过争执,那个咳血如花的神秘男子,竟然就在这个地方,从此之后跟她绵不休,牵扯了一辈子。

  “小哥,麻烦在这里停一下。”她忍不住开口道。

  赶车的车夫一脸憨厚,他听到方箐的吩咐,立即将马车停了下来。方箐但等马车一停下来,她便揭开帘子,缓缓地下了马车,走进了这间熟悉而充回忆的清雅小茶馆。

  一眼望过去,她便看到了初时见面的那个位置,靠窗的位置。

  她淡淡地走过去,安然地坐了下来。

  前来招待她的是一位机灵的小二,他笑容面地讨喜道:“这位小姐,请问你需要点什么?”

  她淡眉微扬,薄扯动。“一壶清茶,你们店的招牌点心拿个三四盘过来,便可以了。”

  “好勒,姑娘稍等,片刻就到。”小二转身张罗去了,他手脚很快,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给方箐的桌上安置好了一壶清茶,还有四盘小点心。

  “姑娘,慢用,有事再叫小的。”小二笑着离开,又去招呼新进来的客人。方箐安坐在那里,视线淡淡地飘向窗外,手指轻柔地拿起一块桂花糕,放入内,慢慢地咀嚼着。这桂花糕清香扑鼻,酥软而不黏牙,不错。

  她满意地拿起第二快吃了起来,慢慢地,像是在品尝美丽的回忆。

  初见他时,戴着神秘的斗篷,斗篷下,看不清楚他的面容,看不透他的眼神。

  咳咳咳——咳咳咳——

  剧烈的咳嗽声,听在众人耳朵里,几乎要断气一样,他拿着白绢掩,妖娆的血,印染白绢,触目惊心。

  再次见他,他跟随她身后,方向也是灵佛堂。

  她记得。

  “请问这上山的路可是姑娘建造的?”

  “当然不是。”

  “那么在下再问,这香山灵佛堂可是姑娘家的?”

  “也不是。”

  “既然这路不是姑娘家的,这灵佛堂也不是姑娘家的,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没有说姑娘跟踪我们,姑娘凭什么说我们跟踪了你们?”如此耳的话,像是双方对白换了一次。她直觉地认定这个人危险,警告身侧的香要避开他。

  往后想来,其实关于危险这两个字,她终于明白了,是她的心,心不定啊。那个人,干扰了她平静的心境,想来由此,她才会潜意识地回避着他,苛刻着他。

  “小姐,天色不早了,是不是——”身侧憨厚车夫的提醒,让方箐的回忆拉回到了现实中,她看了一眼桌面上点心,淡淡道:“打包吧,不要浪费了,车上还可以吃。”她起身,在桌子上放下一锭碎银子,淡淡地走出这个清雅的小茶馆。

  身后的憨厚车夫快速地收拾起,打包好点心,跟随在她的身后。方箐一个跃身,跳上了马车,靠着车板,她安然地闭上了眼眸。

  马车的轮子在山道上咕噜咕噜地想着,一颠一颠的,方箐随意这种感觉,放松着她的心情。

  哷——

  灵佛堂到了,车夫拉紧缰绳,卷起帘子,憨笑道:“小姐,到了。”

  方箐淡然道:“谢谢,这是你的车钱。”她拿出一锭五十两的纹银,送到他的手中。车夫惊诧地看着方箐,他喏喏道:“小姐,我没有那么多的散碎银子找给你。”

  方箐温和一笑,她道:“不用找了。”

  他摇摇头。“小姐,不需要那么多的银子,只要一两就够了。”他面色微红道。

  方箐将银子到他的手中,她定定地看着他道:“因为你实诚,所以这是你该得的。回家请个大夫,给你母亲医病。”她笑了笑,踏步进了灵佛堂。

  憨厚车夫握着手中沉甸甸的五十两银子,憨憨地笑了起来。这位小姐真特别,看起来外表冷冷的,平时话都很少,可是她却是个大好人啊。不过话说,小姐她怎么知道他家中母亲卧病在呢,难道小姐会看相吗?

  其实并非方箐会看相,而是他的身上带着一股中药的味道,那药味虽然很淡很淡,但是方箐还是闻到了。先前她让他送她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些犹豫,想必是家中需要有人照顾。而后旁侧有一位小哥推着他,嚷嚷着,赚了钱才能给你娘请大夫啊。方箐这才知晓。

  这一路上,这位小哥憨厚老实,心眼实在,她当时就决定给他五十两银子,让他请大夫好好地替他母亲看病,因为她当时有个念头就是,好人应该要有好报的。这个念头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她当初是杀手的时候,可从来不会产生这种愚蠢的念头。可是现在,她觉得很开心,莫名的开心。

  她踏步进了灵佛堂,那方丈一眼就认出了她,他吩咐小僧带着她来到初时居住过的地方,那个青竹搭建而成的清雅居。

  夜晚月皎洁,星光绚烂。

  她躺在竹塌上,翻来覆去,总不能入眠。不知道为何,心中惶然不安,就是没有睡意。她起身,轻轻一叹,推开房门,下了竹阶。

  想着吹吹夜风,散散心之后再回来安睡吧。

  沿着那片青竹林,她慢慢地前行着,风儿吹散开她的青丝,风而舞动着。

  竹林深处,靠着石块,围起一座碧清的银月潭,月光洒落湖面上,清透银月潭的水面上,波光粼粼,晃出美丽的银色光环来,一圈又一圈,涟漪泛动,光泽潋滟。

  她淡然的双眉看着银光闪闪的湖面,眼中再次离了。这个地方,她初遇那个绝代风华的美丽少年,那个妖娆的祸水,蛊惑她心智的祸水。

  初见他时,他在水中的模样,她依稀记得,那么动人,那么震撼。

  她正想得入之时,身后有怪异的气流涌动着。

  她眼眸光泽收敛,犀利地回望,那光滑如丝的水面上,

  哗地一声,串出一道身形矫健的绝美身影。

  他在水面上浮沉上下,隐隐而出的凝脂玉肤,在月华之下,折出耀眼的润玉白光,感觉弹指即破,若婴儿。飞扬的烟月眉心上,蛊惑燃烧的三道火焰印痕,若寒雪中的红梅,妖无比,又似焰火力量,燃烧一切。

  在那烟月双眉下,是一对震人心魄的冰蓝色眼瞳,沉寂时,深邃若大海,明亮若蓝宝石,光泽动人,清透无比。偶尔轻笑时,那冰蓝色的光泽柔软成温柔的棉絮,若探手花秋雨般的那样令人醉、沉沦。

  接着望下去,在透着冰雪般清冷光芒的高鼻梁下,是完美无瑕的人薄,时不时地勾着若有似无的魅惑笑光,勾人无限遐想。

  方箐盯着他的脸,她突然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她屏住了呼吸,有些不敢相信,是她出现幻觉了吗?

  不,不对——

  他的头发,那记忆中黑亮柔软的青丝,此刻成了银白色,跟月融化在一起,银发上沾染着水珠,泛起感而慵懒的震撼之美。

  他浮在水中央,似不小心踏足人间的恶精灵,似岩石中迸发的火光,带着魅的气息,温柔地凝视着她。

  “箐儿。”他薄扬起一道美绝伦的微笑。那音,美若天竺,动听低,在这个夜中,蛊惑着她的心。

  是幻觉,一定是幻觉,她出现幻觉了,方箐拼命地摇头着,她要保持清醒,她要保持脑袋清醒才行。

  她拼命摇头的时候,绝美的少年已经身手从身后拥抱住了她,他的手,习惯性地带着霸道微凉的气息,握着她的手,以十指相扣的方式。

  手心中传达的暖意,鼻息间闻到久违的松子清香,她淡然眼眸,水波震开,她回身抬眸,紧紧地盯着他的脸,一眨也不眨,生怕她一眨眼,他便消失在她的面前了。

  “烨——”她颤颤道:“你是烨——是真的烨吗?”她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老天真的听到她的呼唤,不再折磨她了吗?

  “是我,箐儿,是我,是烨。”他莹玉一样柔美的手,拉过她的手,抚上他的脸庞,那张令方箐魂牵梦绕的脸。

  “烨,烨,烨——”她一声比一声重,一声比一声叫得激动。

  “是我,箐儿,是我,我还活着,我终于能够来见你了。”夙烨揽手一抱,紧紧地将她进他的血之中。

  感受到他的体温,感受着他的拥抱,听着他心口上怦怦而跳动的声音,她的眼眶顿时润了。她的烨,她最爱的烨,回来了,他回来了。

  她抱紧了他,指甲深深地陷入了他的后背中。

  踮起脚跟,她颤抖的瓣,深深地吻上了夙烨的瓣,她吻得很热烈,吻得很惊怕,她担心这只是一场美丽的梦,她承受不起美梦醒来后的凄凉。

  夙烨感应到她的恐惧,他回应着她的吻,他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牢牢地将她困在他的怀抱中,他的吻,若狂风暴雨般地烈,他吻着她的额头,她的眉,她的眼睛,她小巧的鼻子,再次滑落到她的瓣上,深深地,怜惜地,霸道狂野地席卷着她的一切。

  他将她轻柔地放了下来,慢慢地吻下去,吻着她美丽的脖子,吻着她若凝脂一样的肩,吻着那魅惑他视线的锁骨。

  他的手指一路滑下,滑下,轻轻一扯,将她的衣衫褪得干净。

  她神色离而幻美,脸色红若朝霞,娇羞媚态,尽在无言中。她抱紧他的脖子,学着他的样子,一路地吻下来,回应着他的热情。

  他们此刻像是飞火流星一样,一旦撞击在一起,势必融化在烈烈火焰之中。

  两颗碰撞的心,紧紧相连着,这一刻,两个孤独的灵魂,合并在了一起。火焰的燃烧,将他们身体内所有的一切燃烧殆尽。

  他们想要对方,非常想进对方的血之中。

  低吼的音,思念的痛苦,在这一刻,若源源不断飞溅的岩浆一样,迸着热能。

  他们在天地间,在明月下,坦诚地将自己的一切给予对方,那么地强烈,那么地炽烈。

  当火焰烧尽的时候,她娇吁吁地躺在他的膛上,玩着他那一头银白色的发丝。

  “烨,你知道吗?我找你找得好苦啊,这三年来,你究竟在哪里,你去了哪里了?还有你的头发,怎么会变成白色了。”她低喃地倾诉着她的惊恐,她的不安,她的思念。

  他轻柔地拥着她,抚着她柔亮的发丝。“对不起,都是烨儿不好,对不起,让箐儿着急了。其实我当年被二叔一掌拍下万丈断壁,只剩下一口气了,本来以为是没有机会活下去了,谁知道遇见了那个失踪了二十年的神医古慕凡跟明月公主,他将我藏身在一个终年雾气绕的天明镜湖下,医治了我三年,我的全身上下的筋脉终于全部接回去了,但是各种药物相撞的关系,毒素侵扰,我的头发就全成银色的了。不过因祸得福,从此之后我不用再受血毒之苦,我的身体百毒不进了。”他抚着方箐的脸,冰蓝色的眼眸,光泽莹莹。“这三年来,我一直很想你,很想你,我恨不能上翅膀飞到你的身边。所以当我能动弹了,我便从天明境湖跑出来找你。对不起,箐儿,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你担心了,是我不好。”他微凉的瓣落在她的眼角,去了她的泪痕。

  冰蓝色的眼眸对上她额头中央那淡淡的月牙印痕,他完美无瑕的薄扬起,手指在月牙印痕上摩挲着。“我很感激他,感激他救了你。但是,我不会将你让给他的,下辈子,也不可以。”他瓣微张,对准她的额头印下另外一个月牙印痕,重叠了原先的印痕。“如果有来生,我可以为他做任何事情,唯独你,我绝不相让给他。”

  方箐淡然子眸,水浮动,她抚着他的银色发丝,笑了笑。“原来你都知道得那么清楚了。”她内心很愉悦,她的烨啊,同比她心,他的爱啊,有些霸道呢,可是——可是她不知道为何,很甜蜜,很甜蜜,她喜欢这种感觉。

  “烨。”她低柔地唤了一声。“那么你要早点来,早点找到我。”

  “我会的。”是保证,也是承诺,冰蓝色的光芒,熠熠生辉。

  明月朗照,月光如水,披照在相拥的那对人儿身上,月儿似展出甜美的笑脸。微风浮过,呢喃的声音,在银月潭边轻轻地哼起。

  爱的曲调,再次上演。

  (正文完结) wWw.8MxS.cc
上一章   妃倾天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冷魅杀手三公皇上借我沟引王爷,别过分妃常彪悍:娘魔妃太难追金牌王妃帝凰之神医弃代嫁之绝宠魔弃妃要翻身爱妃是只九尾冷宫新后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轻尘如风最新创作的免费架空小说《妃倾天下》第182章 大结局及妃倾天下最新章节第182章 大结局在线阅读,《妃倾天下(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妃倾天下的免费架空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