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小妻很迷人!》276总裁的前全书终及《豪门小妻很迷人!》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小妻很迷人!  作者:九月如歌 书号:47602  时间:2018-12-4  字数:15651 
上一章   276【总裁的前妻】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门被扣响,有佣人在门外轻声说“先生,有位姓庄的先生找。”

  徐哲彥突然一个灵,全身都瑟缩一下,他撑着坐了起来,听到“庄”这个字,仿佛看到了小鱼在哪里一样“带他到书房等。”

  *

  书房

  比起徐哲彥,庄亦辰的神色好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一个人像被击垮,已经狼狈至极,一个人像是击得身是伤也在奋力战斗显得悲壮而绝决。

  两人的位置坐得很对等,像一场公平的谈判。

  中间隔着茶几。

  庄亦辰并不喝茶。

  “小娅我带走了。”他这样说,淡淡的,目光却是淬了毒的剑,他睨向对面的男人,有一种想把他砍破的冲动。

  徐哲彥腾地站起来“在哪里!你没有这样的资格!”

  “怎么?我说的小娅,你知道是谁?”庄亦辰跷着腿,口气淡淡,目光凶狠“难道你也有认识的人叫小娅?”

  徐哲彥的眼内一闪而过的惊慌“不认识!”

  庄亦辰冷冷哼了一声“徐哲彥,你可以不认识邱小娅,但是这两年我庄亦辰在商界算是出了名吧?为了找子,找得出了名,你会不知道庄亦辰要找的女人是邱小娅吗?你敢说你没有在各大杂志,媒体上看到过我庄亦辰太太的照片?”

  “如果她早一点看到我当着观众的面的那些解释,你觉得她还会留下来?”

  “所以,你封锁了我的信息,一点也不透我的解释给她听。我才查到,小娅这几年都不看报纸,不看杂志,不看电视,她几乎与外界隔绝,你是一个好丈夫,你足她的这一要求,所以,你家里的频道都是少儿频道,点播也只有少儿频道,对吧?”

  徐哲彥面色大骇“庄先生,不懂你在说什么。”

  “其实你在游乐园外面见到我时就认出了我,对不对?”庄亦辰冷冷一笑。

  “我走这一趟,并不想跟你争个你死我活,她是我的子,江小鱼不过是个假身份,她真正的身份是邱小娅,而不管你们离婚不离婚,都无所谓,因为江小鱼已经不存在了。”

  徐哲彥目眦腥红,他奔过去的时候,提住庄亦辰的衬衣“你把小鱼还给我!”

  “小鱼?小鱼是谁?我不知道。”庄亦辰并不还手“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应该好好的生活,我会替你保守这个秘密,我相信,小娅在得知过去两年多,你一直废尽心力的隐瞒我的信息,她一定会恨你,但你也很清楚,她的精神状况一直都不是很稳定,我不想刺她,不想她恨你。你在她心里可以活到永远,我也…不在乎…”

  徐哲彥一下一下的回不了神,他的眉皱着展不开,突然一笑,松开庄亦辰,讽刺道“你真大方。”

  “如果可以选择,我不会选择大方。”庄亦辰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又补充“我想,她会希望看到你过得好,那个孩子,你就让给她吧,如果爱她的话。”

  徐哲彥一怔,庄亦辰居然不知道?

  小鱼没说?

  “孩子和子,我都会夺回来。”

  庄亦辰回过头来,笑了笑,淡淡的“徐哲彥,你可以这样做,可以和我一样疯狂,但是你和我不一样,如果我没了小娅,我就是一个人。我无父无母,没有长辈,没有亲人,我能输的,就是我的全部,我里里外外的所有,就是一个人加我所有的财产而已。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输得起,输得起你整个徐氏家族,你可以和他们对抗,强娶,可是你要看着他们和你我一起覆灭,我不介意。”

  徐哲彥从庄亦辰的眼里,看到了狠辣绝决的光,那样的,置之死地!

  疯狂!

  ………………………………

  庄亦辰一直都知道,他和小娅再在一起,需要让她重新接受他。

  这两年多,他没变,她却变了。

  她有了家庭,有了孩子。

  可是他还在原地踏步,还在当初。

  他知道这不公平,他想也许他一直都是这样一筋的男人,当初为了报仇,他一筋的想,一定要,必须要把仇人除干净,那样的信念一直在他的心里生

  她走的时候,他也是那样一筋的想,一定要,必须要把她找到,然后在一起,也是这样生了

  他做任何事,都是这样的极致,事业同样如此。

  可能有些偏执,他认识得到,但是无法改变。

  他拉着她进别墅,她一个劲的问“YOYO呢?”

  “YOYO我让李叔照顾着,会照顾好的。你别担心。”他细声的安慰她,他想,当初还是他伤害了她,一切的果,都是因为他的因造成的,是他担心她会害怕,不告诉她才造成了那样的后果。他不能怪她。

  “YOYO看不到我,会哭。你让我见见YOYO。”小娅的眼睛红起来,跟着他的步子,一起进了别墅,她的心不在这里,她的心在YOYO那里,那是她的命,她的命。

  谁也不可以替代。

  他有些生气,但忍了忍,一只手拉着她的手,一只手打开鞋柜,佣人都站得远远的,不忍过去打扰帮忙,因为从未看过先生带人回来,那个鞋柜,先生从未为了任何人打开过。

  米的薄绒棉拖鞋,鞋面上是一对可爱的小熊,他弯身,把鞋放在她的面前“小妖,这是你的鞋。”

  小娅没有看鞋,她心很慌“YOYO呢?”

  他的脸冷了一下“把鞋换了,我告诉你。”

  小娅赶紧换了鞋,她的心跳得很快,她很害怕,她的脑筋里的絮开始飞,她不安惶恐。

  他拉着她上楼,走进卧室,拉着她走到边,把她的手摁在面上。1am9W。

  面上的被套是大红色,欧式宫庭款,厚厚的蕾丝边和荷叶边,很华贵。

  “小妖,这是你以前做的,还是那么漂亮,对不对?”

  他又拉着她走到衣柜边,打开橱门,里面挂着的衣服都按颜色分类,他把她的手拉过去,滑拉一过“小妖,你看,这些衣服都是你以前做的,一点也没有变,对不对?”

  “还有,你看我们的婚纱照。”

  “小妖,那天我还给你买了双鞋,后来逢节和你过生日,我都有给你买,我带你去试试。”

  小娅的神经开始拉扯,疼痛,她看到这间屋子,就看到当年有个女人,她坐在地上,疯狂的剪着那些面料,然后拖着行李箱离开,离开之后,回到清风苑的房子,她用打扫房间来打发时间。

  她好寂寞,她天天在等,等一个叫庄亦辰的男人后悔,后悔之后去找她。

  可是她没有等到,她等不到。

  她不等了,她离开。

  她白天像个正常人,可是一段时间后,夜幕一深,她便不受控制的自残,她不想,她很想控制,可是她做不到,她撞在墙上,墙壁发出“呯呯呯”的响声,墙上沾了鲜血。

  她咬破了自己,痛恨自己容易陷进爱情,痛恨自己不长教训,她打自己,骂自己不争气,然后哭着哭着的喊着“庄亦辰”的名字。

  她就这样看着那个女人的过往,泪面。

  她被人抱住,被那个叫庄亦辰的男人抱住,听着他说,对不起,小妖,我不是有心的,不是。

  “亦辰,过了这么久。”

  “还不久,才两年多。”

  “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了,你能明白吗?”她再婚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从今年春天开始,她已经决定放下那些执念,平淡的生活。

  “能,因为我也不是当年的我了。”

  “让我带YOYO走吧,就算当年有误会,也过了这么久,物是人非,我们都变了。”

  “我没有变。”

  “我不会回哲彥身边,我只想带着YOYO生活,你放过哲彥吧,放过我吧,你让我走…”

  他的腔开始起伏,起伏里是蒸腾着的怒气,他不能发作,他以为她会感动,曾经为了找到她,她甚至同意让记者进这间房间拍摄,他在镜头前告诉她,他把这些东西都补好了,但是补得很精细,不会太牢,所以,他不敢洗,等她回来后,希望她可以再做一些。

  那么多的人,感动得哭。

  连江钊,江钊都不敢在他的面前提一些触动的事情。

  可是她没有,她想着的只是她和徐哲彥的女儿。

  孩子,永远都是最大的牵绊。

  他握着她的肩,把她推远了一些“小妖,给我生个孩子。”

  她震惊不已“你说什么!”

  他有些急“你给我生个孩子,你说过,会替我生孩子。”

  她推开他,激动的说“我这辈子,只会要YOYO一个孩子,我不会再生了!”她不会再生了,有孩子的那种感情,她也经历不起了,她有一个,一个就够了。

  他的理智,有些不受控制的崩盘,心里那些原本想要包容的东西,开始在炸开,她可以外面生孩子,那是他造成的,他不能怪她,但是她不能拒绝生他的孩子,有了孩子,她才会心心念念的想着他。

  “我不管,你要给我生个孩子。”他抱着她,亲吻“小妖,给我生个孩子。”

  “我只要YOYO,我只要YOYO!”她挣扎着去躲,她知道,她和庄亦辰离了婚,她现在是徐哲彥的子,庄亦辰不能碰她,绝不可以!“庄亦辰,我的丈夫是徐哲彥!”

  “徐哲彥的太太是江小鱼!你们那个结婚证,根本就是张废纸!”他把她上,朝她吼,他又忘了,他该不吼她,他应该哄着她,可是他的嫉妒就是这样不受控制的讨厌她提起那个男人。

  “庄亦辰!不可能了!”

  “为什么啊?小妖,你为什么可以对我这么狠毒?你现在简直就是…百毒不侵了,你还要我做什么?”

  她笑了笑,笑得眼里都起了泪光,狠毒吗?庄亦辰,你可知道,我曾经也深中你的毒,无可救药…那么些夜夜里,多少次我都差点毒发身亡,我并不是天生的百毒不侵,我怕,怕再中毒,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

  他摁住她,看着她眼里的那些拒绝,眼眸子里都淬着火,他咬眼道“好!邱小妖!如果你想在外面生的那个小杂种活命!就给我也生个孩子!”他残忍的一笑“你知道的,我连亲哥哥也可以动手杀死!”

  她心在动,他居然说YOYO是小杂种!

  他怎么可以?

  活命?对啊,他的身边都是仇人,她一定不会把YOYO留在他的身边,她要平静的生活,YOYO就算过不上大小姐的生活,她也不要她经历那些可怕的事,YOYO无忧无虑才是她的初衷。

  就算他骂YOYO是个小杂种,她也不会告诉他,YOYO是他的女儿。

  万一多年后的某一天,有人把YOYO吊起来,用对着,让他选择,该怎么办?

  她再也经历不起。

  她的几年,过完了她的一生。

  她够了,什么情啊,爱啊的,她都不要。她只想要和她的女儿,平静的生活。

  他看着她的眼里突然汇积了泪水,她瑟瑟发抖,他开始后悔,他抱着她,自己也忍不住瑟瑟发抖,他抱她抱得有些紧,她是怎么放下的?他应该怎么跟她学?“小妖,给我生个孩子,生个孩子就好,生了孩子,你想带YOYO离开你就离开,我不拦你,你留个孩子给我…”

  她怔着,怔着,怔得有些失神,她知道他的手段,如果他坚持的事,他不会放弃“你说的~”

  “嗯。”“我不一定生得出来儿子。”

  他温声说“女儿也很好。”

  “好。我需要跟你签份协议,生下孩子,出了月子,我就离开,生下来,你不要让我看见,不要让我知道TA的别。”她做过母亲,她知道,有时候,一眼便是一生。

  但是,如果她不给他生,YOYO怎么办?

  “好,只要你能生下我的孩子,我就放你和YOYO走。”他从她身上下来,弯着身替她揩泪,然后站直“我去拟协议。”

  …………………………。。

  小娅以为,庄亦辰会很快来碰她,但是他没有,他只是回来和她一起吃饭,然后跟她说一些好听的话。

  自从她签了协议,庄亦辰就把YOYO给她抱了过来,还把徐氏的资料拿给她看,慢慢的一切都正常了,他不忘补充“一切的平静得来不易,小妖,别破坏了。”

  她知道,他在威胁她,不过只要徐氏没事了,就好了。

  她有YOYO,徐哲彥有事业。

  总不能什么都要。

  ………………………

  李涌整理着庄亦辰的房间,把病历收起来“少爷,公司就先不要去了吧,才做了手术。”

  “不碍事,医生说结扎而已,第二天就可以工作。”他这些年花了太多的时间用在找她的身上,现在她回来了,他得把公司的事处理好。

  “少爷,既然少都答应了生孩子…”

  庄亦辰凄苦一笑“李叔,我不能让她怀孕,你知道的,她比我都…狠。”

  他说完这句,李涌便不忍心再接下去“少爷,徐氏那边?”

  “跟他们董事长谈,我这里可以借钱给他们渡过这一关,不用利息,但是他们要负责把徐哲彥管好,否则的话,我不会雪中送炭,我会雪上给他们加霜。”

  “我这就去。”

  庄亦辰知道,这一切现在的苦果,都是他自己酿来的,小娅当初是掏了心给他,是他自己太过小心谨慎,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他现在还能承受的,他都在承受,他不能承受的是小娅再次离开她。

  他知道这两年多熬过来不容易,他想过很多结局,现在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他知道小娅对徐哲彥有感情,但更多的,可能是希望他安好,所以徐氏的状况,他会帮忙。

  徐哲彥有徐家上上下下好几十口人拖着,闹不出来大的风,心痛,谁都经历过,但每个人的责任不一样。

  徐哲彥的责任是徐家。

  而庄亦辰的责任是邱小妖。

  他身边没有人,只有这一个。

  他从家里出去,又去了公司,打电话让夏浅和朵儿过来陪小娅。

  朵儿的双胞胎儿子。

  夏浅的女儿跟YOYO差不多大,孩子还拉在手里,肚子里又已经有了一个。

  她跟小娅埋怨“别人都无所谓,我是真不想生了,可是爷爷对我太好了,我就觉得不生个儿子,对不起他老人家似的,秦家就非言这么一苗,没个儿子怎么行?真烦人,当时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多生几个儿子。”

  小娅看着夏浅一脸的幸福,摸摸她的脸“浅浅,多想想非言的好,怀孕期间可要快乐些。”

  花园里四个小孩玩得汗夹背,三个妈妈坐得远远的,来的时候,江钊和秦非言都给朵儿和夏浅打过招呼,叫她们不要说话,多说说怎么带孩子,给孩子吃些什么,孩子到了这个年龄段,应该玩些什么,以后给孩子学什么。

  总之,除了孩子以外的话题,不准聊。

  夏浅已经不是以前的夏浅,她已经能分得清楚很多事,而且虽然她总是对秦非言大声大气的,可是秦非言说的道理,她其实从心里面都愿意听。

  朵儿自是不用说,她一向都唯江钊的话马首是瞻,江钊就是她的偶像,江钊说不能讲的话,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的。

  时间过得很快,女人即使是说孩子,也能说上整整好几个小时,小男孩的保护弱小的意识从小就有,特别是两个妹妹跟着跑的时候,更能显得大哥哥的风范,虽然都还不过是三岁不到的孩子。

  孩子什么都忘得快,每天YOYO都会要爹地,庄亦辰很注意,也从不在YOYO的面前抱小娅,而是单独去抱着YOYO园子的玩,他想,如果他要和小娅在一辈子在一起,小娅那么爱YOYO,不论他心里有多嗝应这个孩子是另外一个男人的,但他都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去接纳。

  但他发现,他好象和这个孩子很有缘,他看到这孩子一笑弯了眼就像看到翻版的小妖在笑一样,别提有多可爱。

  有时候上班也会想到,YOYO是个可爱的孩子,他结了扎,其实YOYO在小娅身边也不错。被声突轻亦。

  时间一天天过,他就觉得并没有强迫自己去接受,去接受,好象已经习惯了,那孩子看起来也是一天天的开心起来。

  开始会想爹地想得哭,现在却很黏他,要他讲故事,说爹地晚上会讲故事,爹地工作忙,叔叔给我讲故事。

  他就拿着书,读着故事书,后来慢慢的学着用起伏跌宕的声音给孩子讲故事,他看着YOYO在他的声音结束后,慢慢入睡。

  他想,小妖啊,你以前说,会给我生孩子,却给别人生了一个孩子。

  庄亦辰没有碰小娅,小娅却越发的坐立不安,她住在这幢别墅里,总是会做梦,梦到庄亦风,绑架了她的女儿。

  她想走,想立刻带着YOYO走。

  她半夜起,推开了庄亦辰的卧室,她站在他的前“庄亦辰,你放我走吧。”

  他坐上坐起来,大红的上用品上,铺着另外一套上用品,他怕睡脏了,总是在第二天起后,让人把睡过的被套收起来。

  他下“小妖,你又干什么?”

  “我想带YOYO走,别把我盯这么紧,好不好?”

  他笑了笑“可是我的孩子,你还没给我生。”捉起她的下颌,吻了一口,又抱起她,轻轻放在上“你这么晚的过来,这是在邀请我吗?说了生了孩子才可以走,你这么迫不急待的,是想马上生了我的孩子,走吗?”

  他没等她回答,便吻了下去,缓缓的,浅浅的,然后绵至极的,撕磨着她的片,口舌,听着她唔唔的叫,还在挣扎,他带着揶揄的声音“你不愿意让我碰你的话,孩子生不出来,生不出来,你怎么走?”

  他看她妥协,便一路吻着她的肌,舐着她的肤。

  他捂上她的眼睛,舌拂进她的耳心“小妖…”

  他抚在她身上,感觉到了她身躯一震,吻她便也越来越急,感受到她的抵抗和挣扎,他心里难受得也是无以覆加,他知道,他们之间,回不到当初,在当初的,只是他自己。

  可是他放不了手,他只能多花一些精力去挑--逗她,把她身体里的那些晴都点燃起来,虽然他已经恨不得立刻就要了她,可是他天天的忍,到现在还得忍,别无他法。

  直到她的身,体为他打开。那样畅滑的让他进,入。

  在没有拥有的时候,他想,他是有洁癖的,也许他真的会受不了,他会接受不了,可是当他真的再次拥有的时候,他就想,终于,终于回来了。

  是他的,还是他的。

  之后的每一天,庄亦辰偷偷的抱着YOYO,教她叫他:“爸爸。”

  YOYO不过才一岁半,根本不懂爸爸和叔叔有什么不同,这个时候的孩子,教她叫谁爸爸,可能都会叫。

  慢慢的,YOYO天天叫庄亦辰“爸爸”慢慢的“爹地”这个词,也甚少从她嘴里听到。

  小娅知道,却并不阻止,因为她知道,YOYO不记得徐哲彥也是好的。

  反正她以后不会跟任何人在一起。

  也许因为,她每次听到YOYO叫庄亦辰“爸爸”的时候,眼睛,总是那样忍不住的开始犯

  她想,她不该的,她不应该做一个随意可以感动的人,不应该。

  她已经够了。

  ……………………………。。

  一年后秋

  小娅再次从医院里出来,她已经无数次的去检查,都说她没有问题,身体正常,可以怀孕。

  可是她就是怀不了孕。

  “太太,其实怀孕与否,不一定都是女人的问题,有些是男人的问题。”

  “不会,我和我的先生已经生过一个孩子。”

  “男人的身体是会变化的,现在的社会高强度的压力,会导致男人京子的成活率低,影响受,不如你带你的先生一起来检查?”

  “嗯。”她答应了,可是她该如何跟庄亦辰开口?

  今天是周六,庄亦辰带着YOYO出去玩了,所以她可以一个人出来。

  他总是这样,如果要带YOYO,一定会叫保镖跟着,如果她一个人出来,想去哪里都可以。

  他知道,YOYO就是那牵着风筝的线,只要线在他手里,十个邱小娅也不可能会跑,他有了YOYO,就可以把她捏得死死的,偏偏她没有报警,说他软

  也不知道是不愿意告他,还是不想让YOYO的生世爆光。

  小娅回到别墅,佣人对她很恭敬,她上楼到他的书房,她会定期的去看看,徐氏怎么样了,他从来。

  徐哲彥出面收购了国内一家老字号的金店连锁,看似温润的男人,做事情却步步为营,她知道,他向来优秀。

  她想,她不应该再关注很多,他很好就行了。

  ……………………

  庄亦辰抱着YOYO回到别墅,路过大片草坪,往主楼走去“YOYO,洗个手洗个脸才能吃水果哦。”

  YOYO搂着庄亦辰的脖子,呶着嘴说“我知道,爸爸真罗嗦。”

  李涌跟在二人身后,笑了笑,旁边王嫂轻声说“还别说,YOYO真是跟先生越长越像了,这孩子啊,就是带带就亲了。”

  李涌愣了一愣,庄亦辰已经抱着YOYO进了主楼,他的眉头皱了一下。

  庄亦辰刚把YOYO抱进楼,就有佣人过来“先生,太太在楼上书房等你,说是你回来上去找她。”

  庄亦辰把YOYO到佣人手里,然后上楼,进了书房后,他看到小娅转过身来看着她。

  “小妖,怎么了?”

  小娅将病历报告及一系列单据扬起来,义愤填膺“这是什么?”

  庄亦辰眸一沉“你翻我东西!”

  “姓庄的!你明明做了节育手术,却要我给你生孩子!”

  他看到她气得发抖,也在抖,脸色很难看,有一种歇斯底里的愤怒。

  他原本有些害怕,可是他知道有些谎言总有被戳穿的一天,迟早都要面对,那双细长勾魂的眸子,噙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那又如何,这辈子你生不出我的孩子,就是死,也只能在我跟前!”

  她看到他那样子,又狠,又绝,但那说那一句“那又如何”的时候,像在描述一件稀疏平常的事,仿佛传宗接代,不过是小儿科。

  愤怒之后,她只剩下呼吸,一声声的,有时候轻,有时候重,有时候急,有时候缓,然后,她觉得体力有些不支,看到眼前的男人,从清楚,到模糊…

  下滑的身体,她感觉到了这个男人迅速过来把她抱起来,他坐到沙发上,把她放在腿上,她已经听不清声音,但是还是听见他说“我其实除了你,什么也没有了,我没有父母,没有亲人,小妖,如果你肯跟我相依为命,不要自己的孩子,也是可以的,反正我死了,什么也看不到…”

  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许只是暂时,哪怕是暂时,他这样的想法也是那样直接的蹦了出来。

  爱一个人是什么样?

  他不能解释,也解释不透彻,无法用书面的语言来形容。

  他只知道,爱一个人,就要和她在一起,什么成全,什么祝福,他不懂。

  他知道她的心都死了,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徐哲彥,有的不过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感情,好象就是相处久了该有的情意,也许她对徐哲彥是亲情,是依赖的亲情。

  她心里的爱情,开不了花,是他亲手终结了的,即便是误会,可是他错过了最佳的时期弥补。

  在她最绝望的那段时间里,他没在她身边。

  她苦苦的熬过来,熬的过程中,她心里那些憧憬的花,全都枯萎了,以前她会为了康以云去死,是她年轻。

  但是经历他过后,她是一样东西也没有带走的离开,他知道,她只是想证明自己不会为了一个男人去死,她会活得好,换一种身份,换一个名字,一条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她想忘了他,忘记那些伤害,重新的活得潇洒,他知道,她疯了,精神失常。

  她越是努力的想要证明自己坚强,不会为了爱情寻死觅活,越是想要平静的自力更生,便越是在那条胡同里走不出来,她自残,不能控制的伤害自己。

  又在意识里拼命的拉扯自己不准那样做,不可以那样做,身体里两个人在斗争,把她整个人斗得疯了。

  所以,他没有把徐哲彥怎么样,虽然徐哲彥故意封锁他寻找她的新闻。

  但是那段时间,她精神失常的那段时间,是徐哲彥照顾了她,否则她还有没有机会站在他的面前,尚是未知。

  她听见他说,相依为命。

  他怎么可以用这四个字,这样凄凉,苦楚的四个字。

  他有那么雄厚的家业,相依为命,那是适合苦苦为了生活奋斗的人,这四个字怎么可以让他拿来用?

  她想说出来,可是她张不开嘴,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的力气,都被他的话给空了。

  他抱她回房间,把她放在上,没有入夜,他便搂着她,哄着她睡“小妖,不怪我钻了这个空子,我知道你是倔强的人,可是,我也有我想要执著,想要坚持的东西。你舍不得YOYO,可是我,我可以不要孩子。所以我能赢,小妖,这次我比你狠,所以,你只能在我身边。”

  她没有回答,只是闭着眼睛,任着眼睛从细细的闸里滴下来,落在单上。

  从这之后,他不再以要孩子的理由跟她上,她也不再进他的房间。

  他只是带着她去商场,买鞋子,可他发现她变了,不是很喜欢高跟鞋,她喜欢穿一些舒服的款式,她说“带YOYO很累,穿高跟鞋,脚累。”

  “家里有保姆,不用你总抱。”

  “孩子是我的,也抱不了几年,她长大了,就不会要我抱了。”

  他听到她语气里的心酸,他很想说,小妖,我们再生一个孩子,你又可以有孩子抱了,可是他知道,他不能,也不敢,因为他没有她狠,他不敢尝试。

  李涌的电话打来,庄亦辰接听了一句,而后身躯一震,目光落在小娅身上,他的眼睛开始发红,有了水光。

  “少爷,我刚拿到DNA鉴定,你别激动,其实我不是想要背着你做这件事,我只是听着好几个下人在议论,心里疑惑,就取了你和YOYO的头发去做鉴定,少爷,YOYO是你的女儿,百分之百的,百分之百的!”

  电话落在地上,电池摔了出来,他看着小娅,看着她正低着头看脚上一款平跟的鞋,脚还一踮一踮的跟营业员说“好象大了半码,但是小一码会紧。”

  他心里的那些五味瓶,全都翻了,全都翻了,翻得他心里那些滋味,一阵阵的无法控制的汹涌起,那些五味瓶里,一定有芥茉,辣椒,他控制不住的,落下泪来。

  YOYO是他的女儿!

  YOYO是他的女儿,不是徐哲彥的!

  她怎么可以这样骗他,骗得他这样痛苦,那些路过的人,就这样看着他,低低议论还指手划脚,他就脸的泪看着她,她抬起头来看到,一惊,忙问他“你怎么了?”

  他只是用力的,用力的抱住她,勒得她疼得叫不出声来,他抱住她,说不出来话,放肆的着泪,他低头,咬在她的肩膀,用了力,那些压抑的呜咽之声,在他的齿和她肩膀的间传了出来。

  她疼,肩膀上的疼,因为他这样在她面前,在大庭广众之下落下的泪,那肩上的疼,突然间冲到了心脏,疼得她缩成一团,叫不出来。

  他抱起她,她的脚上还只穿着一只鞋,打横抱起来就走。

  保镖很懂事的在后面付了钱。

  “干什么。”

  “小妖,我该怎么报答你?”他的脸贴在她的脸上,一边走,一边说低声说“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

  她不明所以“你不欠我,要什么报答。”

  “YOYO是我的女儿,对不对?”他在想,在她精神失常的情况下,如何生下YOYO,那么可爱的YOYO,那么漂亮的YOYO,那么伶俐惹人喜爱的YOYO。

  她愣得说不出一个字,脸上贴着的水渍,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

  ………………………。

  阳光总是这样绚丽,庄亦辰学会了做蛋糕,专门请了西点师教他,YOYO觉得他很,看着他做出来的蛋糕,挤上巧克力,草莓酱后,可以变成可爱的小公主或者小狗,或者小熊,一个劲的拍手叫好“爸爸,你好,好!”

  他把小蛋糕装在盘子里,蹲下身来“爸爸喂YOYO吃,好不好?”

  “不要,我要把蛋糕存起来,不要吃,吃了小狗狗就没有头,没有尾巴,没有眼睛了。”YOYO很失落,她的眼睛里,是善良的光晕,好象真的会伤害一只小狗狗。

  “吃了爸爸再给你做?”

  YOYO摇头,她的声音还那么气“爸爸下次还是给我做西瓜和草莓还有蔬菜吧,小狗狗不能吃的,你看我们家的冰淇冰多可爱,她看以我吃小狗狗,会伤心的。”

  冰淇淋是庄亦辰养的狗,YOYO很喜欢,天天都要和它玩,有很深厚的感情。

  庄亦辰YOYO的头“好嘞,我们不吃小狗狗,爸爸马上给YOYO做个草莓!”

  小娅站在厨房外,看着父女二人的互动,她转过身去。

  她想,有些东西,就算庄亦辰不说出来,父女的天,也会让YOYO跟他亲近。

  ……………

  隆冬,大雪。

  那样拥挤的人,那些成串的车,都是城市的符号。路边,徐哲彥站在小娅的面前,大雪一片片的呼啦飞着,舞着,粘在人的衣服上,头发上,眼睛上,呼出的气,一团一团的。

  “小鱼,跟我回去,好吗?”

  “哲彥,我离不开YOYO。”

  他苦涩一笑“你是离不开庄亦辰吧。”

  “…”她摇摇头“我可以离开任何人,却离不开YOYO。”

  “你是想说,你离得开任何人,包括我,对吗?”

  “YOYO,是我的命。”

  “小鱼,你也是我的命。”

  她半晌说不出来话,甚至不敢看他,他眼里的痛苦,会灼痛她“是我太自私,害了你,哲彥。”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只是两个人的眼睛都犯了红。

  她看着他转身,看到他凄凉的笑,那些恍惚的,除了神识,还有雪天驾驶的车轮,那样不受控制的朝着他冲过去。

  他听到背后的女人惊声尖叫:“哲彥!小心!”

  背上一道力量推过来,他扑向前方,跌到在地,听见有闷闷的一声“呯”

  他听见刹车片的声音,车子的轮胎在雪地里打滑。

  庄亦辰的人见状四面八方的冲着马路上奔去。

  *

  医院

  “输血,挂氧,心脏起搏!”那些声音此起彼伏。

  庄亦辰的拳头,就这样不偏不倚的砸在徐哲彥的脸上,他心里痛得厉害,他想要歇斯底里都叫喊不出来。

  徐哲彥闷闷的接受,没有还手,他耳朵里只剩下她在他怀里的那些话,那样的弱,那样的虚软“哲彥,如果我是你的命,我把它…还给你,好好的生活,娶,生子,对…不起你,我…这辈子,唯一感觉对不起的人,就是…你。”

  “不要…哭,哲彥,我现在突然很高兴,我感觉…好轻松,这几年,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轻松过,我…好累,我不担心,YOYO有庄亦辰,他会好好…爱她,会照顾好她,父母有浅浅,他们有外孙女,会坚强的…活下去,哲彥,不要哭,其实你要为我…感到高兴,我现在觉得好轻松,好轻松。”

  她的手,冰凉冰凉的摸在他的脸上…

  他趴在地上,眼泪滴落在地板上。

  他不该来找她,他以为他做了万全的准备对付庄亦辰,他上次被打倒,是因为猝不及防。徐氏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倒下?这次他不会允许。

  可是看到她眼里的那些光,他知道,她不愿意跟他走,他很失望…

  庄亦辰原本想要大方一回,他不应该像徐哲彥那样,故意不让她知道那些消息,他只是派人跟着,保护她的安全,哪知会出这样的事故,突发的事故!

  “你现在满意了吗?徐哲彥!”

  徐哲彥不回话“我在这里,等她醒过来。”

  “她如果醒不过来!我要你偿命!”

  他抬头看着庄亦辰,只是淡淡一笑,仿似已将生世置之度外,他撑着站起来,坐在凳子上。

  …………………………。

  冬末,雪化。

  病房里还是一股子药味,花瓶里的花香和消毒水的味道裹在一起,怪得很。

  庄亦辰端着粥,细心的吹,喂进小娅的嘴里,她不吃“没味道。”

  她醒来,他高兴得很,声音也不敢提高半分“吃口粥,再吃菜,好不好?”

  “不,我不要吃。”

  “那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让人马上给你做。”

  “庄亦辰,我要跟你结婚,我告诉你,你不跟我结婚,我就跟你分手!我都25岁了!”她气呼呼的推开他的碗,那碗打在地上,碎开,粥溅了一地!

  他的手还是空抓在半空,像是手心里还握着一只碗,他的身体一僵,有些不敢相信,有些颤声“小妖,再等等。”

  她坚定的说“不等!我还有几个四年!再过四年,我都快三十岁了,不等!要么结婚,要么分手!朵儿年纪那么小都结婚了,连浅浅都结婚了!你不娶我,我就去找一个愿意娶我的人!”

  他眼泪出来“你敢!”

  她哼了一声“你看我敢不敢!”

  他抱着她“小妖,那我们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真的吗?”

  “真的,我还送你一场盛世婚礼,我还给你一个公司,还有股票,好不好?”

  “真的吗?”

  他的心,疼得裂开,可是看她现在这样,他又高兴“真的。”

  她泣着“庄亦辰,你别骗我啊。”

  “我不骗你,以后,我几点吃饭,几点下班,要去哪里,要做什么,统统告诉你,绝对不骗你,小妖,以后我都不骗你,不瞒你。好不好?”

  她擦了脸上的眼泪,噘着嘴,认真的说“婚纱我还是自己做吧,你的礼服我给你做。”

  “嗯,我的衣服向来都是你做的,礼服自然也要你做。”

  门外一道身影,僵颤之后,落寞离开,她让他,娶,生子。

  …………。。

  一个月后,庄家郊外的别墅里,又在吵架“庄亦辰,你要是不跟我结婚,我就跟你分手!”

  “好,明天就结。”

  “你别骗我啊。”

  “我不骗你,以后都不骗你,不瞒你,好不好?”

  “我去做礼服,一定要请朵儿和浅浅啊,我一定要炫耀一下。”

  “一定请,她们一定不能少,买最大的钻戒。”

  海城一个年轻富翁,一个季度内,办了三次婚礼,次次斥资千万,三次婚礼都是同一个新娘…

  有人笑痴,有人说傻,有人说,情到浓时,何来痴傻?

  小娅在外面园子里走了一圈,想着应该怎么设计礼服,站在原处就是半个小时,也没人敢去打扰她。

  结果回到主楼里,脚冻僵了,冻得不行。

  庄亦辰一看她冻得鼻头都红了,又担心声音太大,吵到YOYO睡觉,便着声音重重训斥佣人“你们怎么照顾太太的?”

  “先生,太太不让我们过去打扰。”

  “小声点,真没风度。”小娅白了庄亦辰一眼,又挽上他的手臂“亦辰,我上去泡泡脚就好了。”

  ………………。

  脚泡在水里,便被温暖包围,小娅舒服的吐了口气“真舒服。”

  庄亦辰蹲在地上,摸着她的脚“以后出去,别站那么久,要是冻久了,会把皮肤冻坏掉。”

  “亦辰,你别给我。我自己来。”小娅觉得,她应该给他洗脚才,顿时有些害怕,害怕他嫌弃她,不要她。

  “别动。”他又了好一阵,才拿过巾铺在自己的腿上,把她的脚放在巾上,巾一裹,包上她的脚,将水渍擦干。

  一双脚捏在他的大掌里,他的手很温暖,把她的脚放进心口里“我说的话,记住了吗?以后晚上再这样站在外面冻僵了,我要生气的。”他知道,自从她的精神状况又出了问题,她对他的话,总是听的,除了说结婚的事,从来都是很强硬。

  平时,他说什么,她都听。

  “我以后不敢了。”

  看她那样,嘟着嘴,怯怯的,他就想笑“小妖,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爱你。”

  她傻愣着,嘴微微张着,眼睛瞪着,眼睫眨啊眨啊的,眨出了眼泪花“你骗我!”她从凳子上跳起来,踩翻了水。

  她的拳头打在他的肩头,哭闹不止“庄亦辰,你骗我,你什么时候说过?你什么时候说过!你再说一次,再次一次!”

  他站起来,搂住她,吻着她脸上的泪“我昨天才说过,早上才说过,下午也打电话跟你说过,是你忘了。”

  “我怎么会忘?一定是你骗我,一定是你骗我!”她哭得厉害,拳头也打得密集。

  她突然推开他,赤着脚,跑进书房,佣人听到这边响动,赶紧进屋打扫。

  小娅进了书房,拿了一个新的笔记本,开一支笔,她看了看墙上挂钟的时间,年月,时分,分秒,一一记下来,后面加一句。“庄亦辰对我说,我爱你。”

  多年后,书房里好几个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录着,年月,时分,分秒“庄亦辰对我说,我爱你。”

  “庄亦辰,朵儿和浅浅她们都有两个孩子。”

  “嗯。”“我们为什么就YOYO一个?”

  他心里一喜,亲吻着她的额头“过段时间,我们也生一个。”输管接爻手术,也不是大手术,但是接好了,总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能要孩子的,他想,只要她愿意要,他当然希望再多有两个孩子。

  “真的?”

  “真的。”

  “那明天我们就跟YOYO说,再添一个小朋友跟她做伴吧。”

  “好。”

  ……(庄娅番外,完)

  这个番外终于在我的坚持下,按照最初的想法写结束了,没有因为大家的反对而改剧情,对一些因为失望而离开了的亲说声抱歉,对一直不离不弃的亲说声谢谢。

  这几天,不敢在留言板回复留言,QQ私信上的谩骂让我很痛苦,也许我资历尚浅,在写文这条道路上,遇到的问题也不是很多,第一次承受这些,让我感到崩溃。

  写文以来,第一次因为看到攻击的言语哭倒在上,起不了,感谢小台湾耐心的开导,好多次,谢谢你。

  十分感谢留言板支持的亲,让我觉得自己并没有被孤立。

  还愿意看99的文的亲可以跳《先做后爱,总裁的绯闻》的新坑。

  对99失望透顶,决定在言吧此生永不相见的亲,也祝你们以后在看文的过程中能开心。如何如何的失望的话就不要再告知了,有句话叫做--得饶人处,且饶人。谢谢你们。 WwW.8mXs.cc
上一章   豪门小妻很迷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契约闪婚腹黑首席,爱厉先生我们离强制兽婚称职小宠物早安,总统夫彪悍宝宝无良枕上宠婚一夜豪门:我爱的侵犯:帝霸情恶少:调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九月如歌最新创作的免费都市小说《豪门小妻很迷人!》276-总裁的前妻全书及豪门小妻很迷人!最新章节276-总裁的前妻全书终在线阅读,《豪门小妻很迷人!(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豪门小妻很迷人!的免费都市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