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宠狂妃》大结局及《医宠狂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医宠狂妃  作者:木木夕米 书号:47609  时间:2018-12-6  字数:12777 
上一章   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冰月见过风王爷,王爷千里迢迢前往平靖,若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王爷莫要见怪,冰月在此敬王爷一杯!”冰月皇后走到轩辕风面前,十分有礼貌得体的向他打招呼,若是忽略她眼中那对轩辕风痴的情谊的话,倒也当真有一国之后的端庄范儿!

  所有人都在感叹东辰国轩辕风的权势之大,地位之高,竟然连一国之后都前往敬酒,而轩辕风却是无视面前这位端着酒杯的女子,脸上带着宠溺的笑意,而这丝笑意却是对他怀中的风若言而绽放的!

  冰月皇后有些尴尬难堪,轩辕风这样子明显是不想搭理她,随即她又有些气恼羞愤,在东辰国的时候,自己一直在暗中默默的关注他的一切,只希望有一天他能够看到她的好,可是自己却是没有等到那一天,而是等到一场噩梦,而现在她是北澈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今的自己这般风采夺目,难道还入不了他的眼么,他怎么能够这般对待自己?

  冰月皇后鼓起勇气,直视轩辕风质问道:“今乃我北澈国国宴,而本宫,乃北澈国一国之后,难道本宫亲自给王爷敬酒都不能让风王爷给面子么?”

  冰月皇后的话说完,周围的人一片骇然,而风若言则在轩辕风怀中听的嘴巴直,这冰月皇后,果真是不聪明,难怪不得燕秦傲的待见,竟然跟轩辕风谈“面子”?连燕秦傲貌似都未曾下来跟自家男人谈面子呢,她倒是眼巴巴的跑过来了!

  轩辕风挑眉看白痴一样看着这个打破他与他怀中小东西绵的女人,无情道:“就凭你,也配?”

  轩辕风声音不大,却是透着无穷的狂傲,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四周人们的耳朵里面,连坐在最上面的燕秦傲都听到了!

  那个苏娘娘柔若无骨的靠在燕秦傲怀中,这时候听到轩辕风的话,嘴角勾起一抹嘲的笑:“皇上,你这个皇后,果真是聪明的紧了!”说罢便咯咯的笑了起来,言语中充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而燕秦傲望着冰月皇后的目光则瞬间变的森寒!

  冰月皇后听到从轩辕风口中吐出来的无情的话语,感受到了周边那带着嘲意味的目光,身子一个踉跄,脸色瞬间一白,眼中更是闪着泪花,让周围的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要好好的在上怜惜一番!更是有人觉得轩辕风太过无情,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不过,周围的人见坐在高位上的燕秦傲都没有说话,倒也没有胆子去寻轩辕风那尊大佛的晦气!

  场面一瞬间变的有些诡异起来,风若言不断有视线从四面八方来心下有些郁闷,遂再次剜了一眼轩辕风,转头对站在那里一脸幽怨的控诉着轩辕风的冰月皇后笑容可掬道:“皇后娘娘,你就将酒杯放下吧,你有这份心意,我们便心领了,实在我家王爷连来舟车劳顿,不宜饮酒!”

  而风若言的解围没有得到冰月皇后的感激,相反,冰月皇后将所有的愤,恨意全部都转移到风若言的身上!

  她转头望着躺在她最爱的男人怀中的风若言,那个男人亲昵的揽着她,温柔的看着她,细心的呵护她…

  一切的一切都令她抓狂,一切的一切都让她羡慕嫉妒恨!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是女子,但是受到的待遇却是如此的悬殊,她风若言当初不过是被人丢掉的破鞋,不过是被落魄的南垣国丢掉的弃子,而她冰月,当初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冰月郡主,凭什么她就能够得到所有人的宠爱,而自己却…

  冰月皇后随即想到当初在东辰国那一段噩梦般的遭遇!

  也是那,也是因为风若言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羞辱,让她在东辰国地位名誉扫地,这还不够,那个皇后娘娘洛云姬瞧见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竟然派人将自己…

  想到那晚上,几个下的男人闯到自己的闺房,将自己轮番折磨,肆意凌,冰月皇后中更是起无穷的恨意,她将这一切都算到了风若言的头上!

  如果没有风若言,嫁给轩辕风,受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会是自己,如果没有风若言,就没有那一对自己的羞辱,如果没有风若言,自己就不会被人给轮jian,如果没有被人轮jian,她还可以得到当初的燕太子哥哥燕秦傲的宠爱,而不是如现在这般,空有一个皇后的高位,而实际上在他的眼中却连青楼的子都不如,如果没有风若言…

  自己这一生所有的悲剧,都是拜风若言所赐,而现在那个罪魁祸首却在她最爱的男人怀中笑颜如花,这如何能让她不恨,不怒,不怨!

  可是想到燕秦傲今交给自己的任务,冰月皇后知道,自己必须要忍,一定要忍,等自己的计划成功,她便要让风若言尝尝她当初所受的待遇!

  想到这,冰月皇后笑了,很开心的笑了,对风若言有礼的道:“多谢风王妃的提醒,如此说来倒是本宫不合时宜,强人所难了!”说罢便如风若言说的一般,弯下身子准备将酒杯亲自放到风若言二人的桌上!

  而冰月皇后当真有这般举动却是让风若言愣了愣,这冰月皇后什么时候竟然变的这般隐忍了?遂跟轩辕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阴谋的味道!

  而这时,冰月皇后却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酒杯碰触到桌子的时候竟是洒下半杯酒在风若言的身上!

  其实风若言是可以躲开的,不过…

  冰月皇后见自己的阴谋得逞,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不过脸上却是相当惶恐不安道:“呀,风王妃,真是不好意思,都怪我没放好!”说罢便招呼身后的侍女道:“来人,还不扶风王妃到皇宫别院去换身衣服!”

  风若言却是没有放过冰月皇后眼中那道异样的情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脸上不动声的瞧着冰月皇后的表演!

  随后站起身子道:“皇后娘娘不是有意的不是么?我去换一套衣服便好了!”说罢便朝轩辕风眨巴眨巴眼睛,跟着那侍女出门去了!

  而坐在高位上的燕秦傲瞧见风若言的背影,还有依旧坐在那里的轩辕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但是心中依旧有一丝疑惑!总觉得风若言离开的太过简单,有一丝不对劲!

  而正当他在细想的时候,他身边的苏娘娘却是出声道:“风若言出去了,我先去准备,不管怎样,风若言现在都是一个人在那里,怎样都翻不出来!”

  燕秦傲听身边的女人这么一说,倒也觉得是那么回事,风若言再厉害,那也只是一个人,而他…想到他布置的天衣无的计划,燕秦傲将心中的那一丝不安直接丢弃,朝苏娘娘点点头,示意她可以行动了!

  随即,冰月皇后与苏娘娘先后称身子不适,离开了宴会大厅,一下子少了三位倾国倾城的美人,大厅内的众人倒是有些失落,不过,这般心思也就转瞬即逝,那三位身份地位非凡,更何况那风若言连多看一眼都要冒着被轩辕风那眼神杀死的危险,着实也难受,还不如身边的这些个陪酒的侍女,相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还是很不错的,身材好,能看,能摸,又能吃,于是,也不过一会,宴会大厅便活跃起来,有男人们肆无忌惮的调笑声,女子妖娆魅惑的恭维声,几乎所有大臣们身边都包围了各只着一身薄薄的纱衣的女子,当然轩辕风的四周却是一片真空状态的!

  轩辕风好不受影响的摆着手中的酒杯,眼中却是一片寒芒,嘴角勾起一丝冷嘲,燕秦傲,如今竟然连这般手段都拿出来用了,当真是越来越不入了呢!

  再说风若言,跟着那个侍女左走右拐,最后来到一处宫殿,风若言在此处换好衣服,一个侍女急匆匆的走进来对风若言躬身道:“风王妃娘娘,洛王殿下在荷花塘边等您,说是有急事相商!”

  风若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过脸上却依旧不动声,再怎么说,人家传话的话都说到这份上来的,自己不依着她的想法,怎么也说不过去呢!

  跟着那人走到半路,风若言眼尖的发现一个黑影从旁边的屋子上掠过,而那黑衣人身上挟持着一个人,那个人是…

  风若言眼中闪过一丝危险,随即却是飞身追了上去,

  一直跟着那人来到一处树林,而眼前的黑衣人却是瞬间失去踪影,同时,风若言的脑后处却是被手掌蓦然的劈上了一记手刀!

  在陷入黑暗前的那一刻,风若言在心中咬牙切齿的大骂着!

  他妈的!中计了!想她风若言风里来过,火里也去过,如今竟然被一招如此低级的调虎离山计给骗了过去,若是让轩辕风知道,少不得又要打击她了…

  这中低级的战术,实在是太侮辱人了!

  而在同时,燕悠尘与轩辕风隔空对视一眼,随即便移开了眼!

  不过一会,一位侍女走到轩辕风面前恭敬道:“奴婢参见风王爷,风王妃娘娘在别院内,请王爷过去,说是有事相商!”

  轩辕风冷厉的视线落到那侍女的身上,那女子立刻觉得有一种心惊跳的感觉,身子亦是直打哆嗦,好在轩辕风的视线并未持续多久,也未多说话,站起身子便往外走去!

  有侍女带路,很快轩辕风便来到别院,推开房门,房间内一股异样的气味充斥着整个房间,轩辕风环视四周,并没有看到风若言的身影,轩辕风脸色一冷,正要出去,而这时,房间内的灯光却是突然一暗,同时一道全身光娉娉婷婷的绝美身影正朝轩辕风靠近!

  就在那道身影就要扑过来之际,轩辕风侧开身子,冷眼瞧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危险的眯起眼睛道:“是你?她在哪里,哼,你果真是不怕死呢?”

  那女子没想到轩辕风竟然面对如此的自己还会移开身子,不由的有些气恼又有些纳闷,难道房间内准备的熏香没用么!

  面对轩辕风的质问,女子有一丝心虚,不过想到轩辕风是一人前来,周围都布置了自己这边的人,而且等他在这里呆的时间一长,难保不会对自己动心,所以,她必须拖住他!

  她抬起头,而这张脸,不是冰月皇后还能有谁?

  冰月皇后目含情的望着轩辕风,楚楚可怜道:“王爷,风王爷,我从来都是一直都爱着你的,你也知道不是么,求你,求你不要拒绝我!”

  轩辕风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冷眼瞧着冰月皇后的表演,眼中的不屑刺伤了冰月皇后的眼!

  “你怎么能够这么看着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竟然用这种方法来靠近你,是呀,我是,我真是下的很,不知廉的靠近你,爱着你,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有今都是因为你,若不是没有你,燕太子哥哥也不会讨厌我,噢,不,还有风若言,若是没有风若言,你早就是我的,你会爱上我,我也不会被那么多男人糟蹋,羞辱,都是因为风若言,都是因为风若言那个…”

  冰月皇后的话还没说完,却是卡在了口中,轩辕风一把扣住冰月皇后的脖子,眼含杀意道:“就凭你,也配跟我提她?”

  “咳咳…我…我…”此刻冰月皇后终于是尝到了死亡的滋味,她知道轩辕风眼中的杀意不是骗人的,他真的是要杀了她,原因只是因为自己诋毁了他家的宝贝,这让冰月皇后对风若言的恨又多了几分,可是她的恨意却是来不及表达出来了,此刻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呼吸,她只想求饶!

  当初在被几个男人折磨之后,她想到死,可是她舍不得死,所以她现在还好好的活着,到现在还是一样,她还是舍不得死,她后悔了,后悔不该高估自己,后悔惹怒面前的这只猛虎!

  可是后悔却是没用了,轩辕风的手上依旧是没有一丝放松!

  而就在这时,房间的灯光却是突然再次亮了起来,一队队军队将轩辕风团团围困住,而站在最中间的,却是如天神降临一般的燕秦傲!

  当然这个天神绝对是煞神!

  “轩辕王爷意图对我皇后行不轨之事,现在被发现难道还要杀人灭口么?”燕秦傲冷眼看着被轩辕风扣住脖子奄奄一息的冰月皇后,脸上没有疼惜,只有得意,对于能够成功算计到轩辕风的得意!

  轩辕风依旧沉稳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丝慌乱与窘迫!

  轩辕风的这副姿态却是让燕秦傲有一丝恼怒,嘴角勾起一丝危险的笑意,道:“轩辕王爷难道不应该改我一个解释么?”

  轩辕风手中一甩,将那冰月皇后犹如一块破布一般甩在燕秦傲的身上,而燕秦傲却是闪过身子,任由冰月皇后白花花的身子掉在地上!

  燕秦傲眼中闪过一丝厌弃,冷声吩咐道:“冰月皇后不守妇道与人通,贬黜皇后之位,赐一尺白绫,即刻执行!”

  说罢,便有侍卫毫不留情的将冰月皇后给拖了出去!

  而此刻,在皇宫内的一处冰冷的石室之内,四处都飘散着一股血腥味,老鼠蟑螂四处爬行,整个氛围透着一丝恐怖!

  风若言盈盈的立在石室之内,依旧是风华绝代,脸上没有一丝恐慌,只有一丝对于这般环境的厌恶!

  忍受了半响,风若言却是终于要发作了,对石室外森幽冷笑道:“友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而你们费尽心思将我给请来,若是还不现身可真是没有道理了呢!”

  门外依旧没有声响,风若言冷笑一声,平静且笃定的说了一个句子:“洛云姬,洛太后,噢,不,或许现在应该叫你苏娘娘才对呢,是不是呢!”

  石室门终于开启,风若言面色悠闲的看着进来的这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尽管不是那么一张脸面,可是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却是那般的熟悉,如毒蛇一般,现在看来,自己最先的直觉果真是对的呢!

  苏娘娘?洛云姬!

  “果真是你!”

  “你竟然知道是我,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智慧呢!”苏娘娘打扮的洛云姬冷哼道!

  “多谢夸奖!”风若言无所谓道!

  “夸奖,哈哈哈哈…”洛云姬看神经病一样大笑起来,半响之后才道:“风若言,不知道改说你天真还是乐观,你竟然还能这般悠闲,难道你以为你落到我手上还能走的了么?”

  风若言摇摇头道:“你们不是封了我的么,夺了我的栖凤箫跟剑么,更是连我身上的银针都搜走了,所以不能!”

  “那你是认为还有人会来救你么?”洛云姬再次嗤笑道!

  “难道不会?”风若言挑眉反问道!

  “会吗?你是指的轩辕风么?他可没空,现在说不定正枕在冰月皇后的温柔乡里面呢!至于你的那些朋友,我也要很遗憾的告诉你,他们已经是自身难保了!”洛云姬得意的笑了起来!

  风若言面色一寒,冷声道:“今你们果真是没含好心!”

  “大家都是聪明人,打开天窗说亮话,风若言,难道你们来北澈平靖城没有做准备么,只不过我们棋高一着罢了!”

  风若言不急不缓,脸色平静,淡淡道:“我很好奇,你原先不是恋轩辕风么,现在怎么跟燕秦傲到一起去了!”

  听到风若言的话,洛云姬眼中闪过一丝迷茫,随即却是被疯狂所替代:“你不要跟我提他,哼,你也不用想在我跟燕秦傲中间挑拨离间,我爱他,我现在爱的是燕秦傲,他能给我想要的,至于轩辕风,等今夜之后,他自然会诚服在我的身下,而我,将会成为天辰大陆的第一个女皇!坐拥天下美男!哈哈哈哈…”风若言平静的看着她,脸上也没有嘲,只是肯定道:“你跟他合作,也是因为如此么?”

  “是又如何?不过这也不是全部,他还同意将你风若言交给我来处理,你或许不知道吧,你风若言是我洛云姬这辈子最恨的人,没有之一,所以,风若言你今死定了!”

  说罢,洛云姬眼睛充血疯狂的朝风若言靠近,眼见着洛云姬就要对付自己,风若言幽深的眼中光乍现,翻手之间,一乌黑细长的尖锐的铁丝手打出,朝着洛云姬的咽喉动脉切割过去!

  洛云姬显然没有想到风若言在全身衣物都被换了的情况下竟然还有武器,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躲闪不开,千钧一发之际,只能将身后的侍卫拿出来档了下来,而那侍卫在碰到那铁丝的瞬间,喉咙便被割开,血如泉涌!

  风若言身上的衣物全被换了,手上的剑跟栖凤箫也被搜去,可是再怎么搜查的仔细,却不可能能够发现自己藏在长发上面的几细细的黑色铁丝都能够发现吧!

  这是风若言作为特工的底牌,而如今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而事实证明,底牌充足,多数能够在危机时刻化险为夷!

  随即风若言一个飞身,便出了那个石室,对着那愤怒的冲出来的洛云姬冷笑一声:“想要算计我,想要对付我,想要我风若言死,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也不是我打击你,就凭你的这么些低级的算计,还真是不够资格呢!”

  洛云姬听了,脸色大变!

  “你说什么?你没事,我将你的道给封了,你竟然没事?”洛云姬瞧着风若言那狂傲自信的神态,终于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一丝不妙!

  “哼,在你与燕秦傲心中,我也轩辕风难道当真那么蠢么?还亏着你跟那燕秦傲与轩辕风斗了那么久,竟然连知彼都做不到,当真愚不可及!”

  风若言咂咂嘴,就那么站在前方,边的笑意却是愈发的浓重,在洛云姬看来却是那般的森寒!

  “我风若言又不是傻子,如果没有足够的把握,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本,你凭什么我会在这儿跟你废话给你嚣张狂妄?你当真以为我不怕死呢?”

  “你…”洛云姬还来不及说什么,却见周围她安排的那些一等一的高手暗卫齐齐倒下,而一排排煞气十足深不可测的黑衣人却是在自己倒下的那些人身后现身了!

  “风若言!”洛云姬眼中闪过狰狞,运足内劲,如一支断弦的利剑,以玉石俱焚的速度,朝风若言袭来!

  风若言却依旧不躲不闪,慵懒的站在那里冷冷的微笑,凝神看着那被她的疯狂的女人朝自己近!

  “哼!”空气中的温度突然下降,一把黑灿灿的利剑乍然飞出,入洛云姬的肩膀,洛云姬只觉得眼前黑光一闪,下一刻便发出一声惨烈的嚎叫!

  鲜血飞溅的同时,那黑剑却是不打算就这般放过洛云姬,将黑剑出,在洛云姬的身上各处一剑一剑的刺入!

  而风若言看着瘫软在地上再也没有翻身机会的洛云姬道:“洛云姬,你觉得如果不是我故意,我会那么容易被冰月皇后那低级的手法泼到酒么?如果不是我有其他的计划,你觉得以轩辕风的心,会放心让我一个人离开宴会大厅跟你们走么?你以为以我的武功,你们能够那么容易算计到我么?所以,至于你说的轩辕风枕在温柔乡中,你觉得有可能发生么?”

  风若言猖狂而自信的笑了起来,一并为洛云姬解开了最后的疑惑!

  “毕竟不只有你们懂算计,而我也会玩将计就计和请君入瓮!自然,结果还是相当让我满意的!”

  满意的看到洛云姬脸上的心如死灰,风若言没有心情再去欣赏,转身对旁边的穆听风道:“听风,他们那边怎样了?带我去看看!”

  来人是穆听风,在风若言与轩辕风准备启程来平靖城的时候,便知道燕秦傲此次定然是不怀好心的,所以便吩咐血煞宫的一众也跟着潜进来,而今的一切,也是因为风若言自愿给燕秦傲他们机会,让他们行动,而他们则来个将计就计,现在就要看轩辕风那边了,虽然来时准备的充分,可是燕秦傲皇宫的这些军队可不是说着玩的,要是当真个不好,就是人挤人都能将人挤死,所以风若言有些急切的想要知道那边的情况!

  燕秦傲此刻目光森寒的望着轩辕风,环视了一下四周,周边都已经被自己的军给包围,而今参加宫宴的人一个都走不了,而今,便是他号令天下的时,亦是打败他的敌人,轩辕风的时

  燕秦傲此刻看着轩辕风却是难免出得意之:“轩辕风,这一果真是让我等到了!”

  “是呀,你的手段,果真还是这般不入!”轩辕风目光平静,几乎没有一丝的讶异!

  “是么?不入?不入又怎样,能够让你沦为阶下囚才是重点不是么?”燕秦傲漠然冷笑,双目扭曲,或许你还不知道吧,我已经设计擒住了你的女人,风若言!

  说起来,你的运气果真是很好,竟然能得到风若言那般的女子,不过,很遗憾的是,你的好运气到头了,因为今不但你会死,你的王妃风若言也不会幸免,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死的,那般的尤物我怎会舍得,我会代替你,好好的疼她,宠她,将她在…“

  燕秦傲的话还未说出,却是突然发觉眼前五道森冷寒光闪过,随即口一闷,似乎如利针钻入口一般,随即身子一软,瘫软在地,同时一道红色的身影在所有人警察的目光中由远而近!”燕秦傲,似乎你很相信你的亲爱的苏娘娘嘛,不过,你的你也太小看我风若言了!“风若言快步走到轩辕风身边,被轩辕风揽入怀中,随即笑容可掬的望着燕秦傲,口中说出的话却是气死人不偿命!”风,若,言!“燕秦傲忍住身上的剧痛,踉跄的站起身子,一字一字的从牙中挤出几个字来!”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银针齐发却是没有将我死!“

  风若言不等他说完,便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不屑又无奈的白了燕秦傲一眼,好心的高声提醒道:”燕秦傲,我很怀疑,就凭你这智商,真不知道当初你是怎么混到跟我家男人齐名的!“

  果然风若言看到燕秦傲那已经说不出话的表情继续道:”你难道没听过,让一个人痛苦有比死更多的方法么,更何况,我还打算放你跟洛云姬洛太后也是你的苏娘娘双宿双飞呢!“

  说罢,风若言示意旁边的穆听风将全身是血狼狈不堪的洛云姬丢到燕秦傲身边!”还有,你以为轩辕风是谁,就凭你也想将他给打到?恐怕你燕秦傲再修炼个十辈子还不够本事!“风若言刚刚可是隔老远就听到这燕秦傲对自家男人挑衅的话语,她可是很护短的,有仇不报,非女子!所以风若言向来是逮着机会能够打击到对手便毫不留情的狠狠的打击!

  突然间,一连串厮杀声远远的传来,燕秦傲那一方众人脸色瞬间变的铁青,那在城门口接风若言等人的北澈国名将烈虎有些紧张的走过来,对燕秦傲道:”皇上,城门外集结了十万军队,已经将平靖城团团围困住,更是将我方人马困住,皇宫内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数百个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将东辰国,西国以及南垣国的其他使者救了出来,我们…我们输了…“”你说什么…“燕秦傲嗜的盯着烈虎,仿佛要吐了他一般!”要不要我来帮他说呢?“风若言依旧忍不住想要落井下石!

  也不等燕秦傲赞同,风若言便自顾自饶有兴致道:”事实是这样的,城外那十万的军队在我们来时便已经分成数个分队集结在城外,只是你们将目光放在我们进城的队伍中了没有发现,而皇宫内的人嘛?除去我风若言手上的血煞宫人,还能有谁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几百人潜入皇宫!“

  这话颇有自吹自擂的意味,而风若言的话一说完,却见穆听风轩辕风等人的嘴角直

  而其他人,在听到血煞宫这个名字的时候,脸上却是齐齐的闪过不敢置信,他们实在是很难相信,天辰大陆凶名赫赫的血煞宫竟然是风若言手下的,而风若言竟然是血煞宫的宫主?

  这道信息,就是连燕秦傲都难以消化!

  此刻燕秦傲一切都明白过来,他们根本就是有备而来,而方才风若言轩辕风故意跳进自己的陷阱,为的便是让自己出手,这般一想,燕秦傲顿时怒极攻心,眼前蓦然一黑,俯身从口中出一口鲜血,便倒在了地上,惨笑道:”轩辕风,我果真是输了,我这一生最大的对手便是你,最大的愿望便是战胜你,今我终究还是输了,可是我燕秦傲输的最大的地方便是风若言,我燕秦傲身边没有一个风若言!“

  说罢,燕秦傲将手中的剑没有一丝怜悯的刺向洛云姬,随即便冷笑一声便要冲向轩辕风,可是还未走几步,最后被从他身后出来的一把厉箭刺穿了心脏…

  最后燕秦傲被燕悠尘一把厉箭穿了心脏,而燕悠尘这次前来本就有所准备,不过几时间便将燕秦傲的残兵旧部铲除,至于北澈国百姓对于谁当皇帝并不是特别的抵触,只要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皇帝便是好皇帝,而燕悠尘听了风若言的建议,在还未登基之初便针对北澈国百姓颁布了几条法令,而此举一出,果然如风若言所料,百姓们震惊了,兴奋了,接下来便均是举国高呼拥立燕悠尘登基称帝!

  而燕悠尘登基之后,更是趁着这段时间的北澈国宴,各国使者都在,便四国坐在一起相商结盟之事,四国以后和平相处,各国不得擅自挑起战争!

  而也因如此,天辰大陆的繁华昌盛,便由此而开始!几年后,天辰大陆形成了天下一统分治的大局面,当然这便是后事了!

  再说风若言与轩辕风在北澈国事终之后便回到了东辰国,轩辕风便以雷霆手段将军中与朝廷内外的一些蛀虫与隐忧清除干净,而后便卸下了手上的担子,将手中的兵符交给了如今已经足够独当一面的轩辕亦离,让烈与手下追风在旁辅佐,从今以后只做一个潇洒的闲散王爷,陪着儿潇洒天下!

  风若言与轩辕风二人坐在了前往南垣国的马车上!

  一路上,两人只是相视而笑,用眼神表达着彼此的爱意,会心的看着对方,好像时时刻刻的都不足够一般!”老公,你看那里,他们一家,真幸福!“风若言挑开车窗帘子,看到路边的一处农家小院,丈夫在为怀孕的子画眉,柔和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温馨,美好,风若言的脸上爬上了几分羡慕,不由的感概笑道!

  轩辕风深情的望着风若言,动情道:”若儿宝贝,从今开始我们也能如他们一般幸福,我为你画眉,我们还有两个小东西坏绕身边,岂不是比他们更幸福么?“

  风若言依偎在轩辕风怀中,眼中闪过憧憬!”还有,后面的军营,老公,你看,一派振奋的气象,我瞧着没有你战神轩辕风在军中坐镇,也还是能如先前一般团结一致,倒是难得!“轩辕风瞧见远处的营地,人头攒动,阵列整齐,距离如此之远都能感受到其中凛凛的气势,轩辕风脸上不由的闪过一阵自豪!

  风若言将轩辕风脸上的表情看在眼里,轻微叹息道:”老公,他们陪了你十多载,你当真舍得一走了之么?“

  轩辕风只看了一会,便豪不眷恋的将视线移开,握住风若言的手,眼中只有风若言一人:”现在四国的关系都已经在稳步发展,天之大定,战神本就是应战而生,没有了战事,我这个战神可还有存在的必要,而我的宝贝,却是时时刻刻不能离了我呀!“

  说罢,朝风若言暧昧的眨了眨眼!”唉,轩辕风,你这是什么话,真是个…鬼!“风若言蹙骂道!”噢?难道不是,前几天是谁着某人的老公我要…“轩辕风意有所指道!”你闭嘴,是谁着谁了!“风若言心中的那个气呀,前几天自己生了那一双宝贝刚过百天便被这厮男人着,现在到好,在他口中吐出来竟然搞得自己求不一样!”当然是…老公我着我的宝贝!“轩辕风现在可不敢当真将风若言给惹怒,毕竟他后半辈子的身家”“福都在风若言的手上!

  轩辕风宠溺的了一下风若言的头发!”若儿宝贝,等那俩小东西大一点,我们一起踏遍这大好河山,看遍世间万物,走遍千山万水,若是走累了,便回羲和宫,到羲和山顶看落,你看可好!“”好…“”其实在我心中,天涯海角,只要有你相伴,此生足矣!“这是风若言心中没有说出口的话!

  五年后

  羲和宫圣殿内!

  轩辕风看着上躺着的女子,三千青丝垂,红纱薄帐内,肤若凝脂!轩辕风不由的又一阵心驰漾!

  上的女子是他此生最爱的人,是他最为珍视的宝贝,五年时间,他们游遍天辰大陆的万水千山,相伴在一起,可是轩辕风却觉得自己越来越难以抵挡他老婆的魅力了,这不,此时本是上三竿时,轩辕风却是心难耐的会自己的娇来了!

  轩辕风扑到上将风若言给揽入怀中,手上解衣服的动作那叫一个麻利啊!

  原本在上小憩的风若言一瞧这阵势便知道是那个男人来了,不由的抚额一阵无语,这死男人,居然一点都不知道结制点,昨晚上便的她没睡好现在都还在昏昏睡,而他倒好,竟然现在…

  若是她没记错,现在是上三竿吧!

  风若言本想一把将这男人给踢下,可是轩辕风却是似乎知道风若言的下一步动作一般,将风若言给制服住,同时将风若言给扑到在身下,细细密密的吻便落了下来,正当风若言准备投降,轩辕风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一道脆生生的不的童声硬生生的打断了轩辕风的动作:”爹地,你太坏了,你老是跟我抢妈咪!“

  轩辕风转过眼,便见一个五岁大的漂亮小萝莉从上被子的那一头爬出来,睁大水汪汪的眸子,脸控诉的盯着轩辕风!

  轩辕风低下头看着身下的风若言,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风若言连连摆手睁着无辜的眸子道:”上天明鉴,老公,这次真不是我找来救场的!“

  虽然风若言跟自己的小宝贝策划过几次这样的事件,可是今,她当真是不知道她的小宝贝在呢,再说了,跟这男人当真小宝贝的面那个什么的,她也会不好意思的好不!

  轩辕风火药味十足的盯着那个小娃,想要将她给吓出去,可是那小娃还偏生跟他给杠上了,双手叉道:”爹地,我们说好的,你占用妈咪晚上的时间,白天妈咪是我的!“”是么?轩辕恋风,你当真要忤逆你的爹地我,你就不怕…“”不怕怎样?你难道还想将我的小恋而送走么?轩辕风,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动这样的心思,我也跟着走,不回来了!“风若言听到轩辕风竟然开始威胁起自己的小宝贝来了,想到一年前的往事,当即怒了!

  这话要从去年的一次事件开始,最开始轩辕风在风若言怀孕之初便想着如果生的是女儿便留在自己身边,若是儿子便送的远远的,省的跟自己抢老婆!

  而这几年的时间过去了,身边的两个小东西慢慢的长大,也越来越精明,逮着机会便合起火来破坏自己与老婆的亲密,让轩辕风不堪其扰,而就在去年,轩辕风逮着了个机会,设计让高渐离与羲风晓三岁的女儿高语芊勾引自己的儿子轩辕随风,果然,轩辕随风那小东西被高语芊给勾到了西国皇宫,发誓不追到那小丫头便不回家,颇有乃父轩辕风当年的风范!

  后来风若言知道这是轩辕风使出的计,着实有好一阵子没有理会轩辕风,而如今,让轩辕风没有想到的是,最令他头疼的不是自己一直”不待见“的儿子,而是这个宝贝魔鬼女儿!

  想打吧,舍不得,想骂吧,偏生那小丫头一双眸子像极了他的若儿宝贝,让他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这段时间来,轩辕风一直在想着怎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丫头给走,好让他好好的过过没有人打搅的”二人世界“!

  而在不久后,轩辕风的”心愿“终于是不费一兵一卒便达成了!

  一月后,东辰国皇帝,年十九的轩辕亦离前来羲和宫拜见自己多年未见的皇叔轩辕风,而那一,人小鬼大精灵无比的轩辕恋风小丫头第一次见到自己传说中的表哥,只一眼,便惊为天人,新一轮的故事,就此开演…

  (全文完) Www.8mXs.CC
上一章   医宠狂妃   下一章 ( 没有了 )
[反穿]御膳绝代废材倾天颜氏女洛王妃只爱妖孽父皇逆袭之废柴大医路荣华妾本惊华爆笑无良妃:冷宫公主种田天下无“爷”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木木夕米最新创作的免费穿越小说《医宠狂妃》大结局及医宠狂妃最新章节大结局在线阅读,《医宠狂妃(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医宠狂妃的免费穿越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