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原色(调频)》第十一章归家全书完及《三原色(调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三原色(调频)  作者:饶雪漫 书号:48098  时间:2019-2-10  字数:6805 
上一章   第十一章 归家(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娇勉力的睁开双眼,屋里还亮着灯,她发现韩宇已经光了衣裳,赤条条站在她面前,白亮亮的一条,正对着她的壮身躯使她竟然看见他下那长长的物件,她感到羞愧难当,脑袋里头第一个念头是回避,她要站起身,却站不起,身子近于麻木,一点儿也不听使唤。后来她想合上眼,可同样办不到,只能久久看着韩宇的光身子。

  “天呐。”她喊,却喊不出声。这瞬间她感到了死神的将至。

  韩宇见她久久看他,脸上出笑意,他向她走近些,俯下身,说:“到上睡吧,好么?”

  她想回答不,却张不开嘴

  韩宇又说:“在沙发上坐久了会累,答应我,上吧。”

  天娇盯着男人那物件,她看到了一种异乎寻常的锐气。

  “不应声就这样啦,”韩宇再往前探身。

  “…”于是,韩宇伸出双臂将她从沙发上托起,向上走去,天娇却仍然动弹不得,只能听任韩宇摆布。这当儿天娇的面前突然幻出贾部长将骆燕抱上去的景象。

  这景象让她颤栗。韩宇将天娇放到上,给她了鞋。站在边默默地盯着她。

  她看见韩宇向她投来深邃的目光,他的手跟自已的手碰到了一起,后来,他的手又伸进了自已的衣里。她预感到就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其它的什么原因,她自己也产生了某种冲动,她渴望男人向她张开双臂,她觉得这能让自已舒服,不论是谁,只要是男人就好。

  这时的天娇觉得身子变轻了,在徐徐的往上升,仿佛要离开地面似的,她真希望能有一双翅膀,好使自已飞离这尴尬的境遇,遗憾的是这只是她的幻觉,她的心思不可能如愿。

  “我对你说,我喜欢你哩。”韩宇说,又伸手动动下那物件“它也同样。”

  天娇的呼吸急促起来,心跳也开始加剧。

  韩宇闭口了,他上了,躺在天娇身边。起初,他平躺着,目光向上,很安静。过了一会,韩宇把身子侧向天娇,将一只手轻轻放在她耸起的上,抚了几下,手便从慢慢下滑,通过腹部,最后停在两腿之间,不动了。

  “天呐,”天娇叫无声。

  韩宇倏地坐起,说:“了衣裳,好么?”

  “…”“不说话就算应允了。”他似乎已征得她的同意似的,动手为天娇起衣服来。

  他做得很熟练,一会儿工夫便光了天娇的衣裳,人的女体赤条条摆在他的面前,雪白的肌肤如同玉雕一般在明亮的灯光下熠熠生辉,散发着玫瑰花般的馥郁体香。

  1米69的身材结合着25岁女的韵味,引着他想要一亲芳泽;那娇俏美丽的脸庞,乌黑明亮的凤眼,红润而小巧的嘴,纤细的颈项,浑圆的肩头,全身莹白的肌肤透着粉红的血,是那样的娇滴,纤细的肢和浑圆的部结合着细腻洁白的双臂与修长苗条的双腿,展现出的是均匀而柔和的曲线美,十只整齐排列的足趾如蚕宝宝一样的可爱;形如半球的房,随着呼吸的节律缓缓的起伏着。

  韩宇轻轻叫了一声,声音不大,很闷。是从他心的最底层发出的。之后,他再次将手放在天娇的葱上,痴而轻柔的抚,韩宇一边摸一边观赏着她的子,那含苞待放的女的葱完全不象是妇人的子。大小适中,异常的坚

  微微上翘,闪着瓷器的光泽,是那样的耀眼而雪白,两颗不大的头象嵌上的两颗刚刚透的樱桃,看着看着,他产生一种要将它们含在口中的望。

  于是,韩宇双膝跪在上,以使自己更贴进她的前,天娇无助的合着眼,脸上不时出现婴儿即将啼哭的表情,他俯下脸去,哆哆嗦嗦的嘴终于触在天娇靠他近些的那颗头上,猛然将那颗鲜红的头噙在口中,迫不急待地她的头,拼命地起来,嗓门里不时发出格格的声响。

  此时,天娇平躺在套房的上,洁白的双腿张开,屈曲固定在韩宇的身前。

  他捧起她纤巧的玉足,将晶莹的足趾含在口中。然后把她的双腿架到了自己肩上,搔她的膝处,搔完就顺膝而上,移到她光洁的大腿上,滑腻的肌肤让他有种抚摸绸缎的感觉。

  不安分的双手在滑到两腿之间的位置处停住,韩宇低下头仔细的注视天娇的玉门:柔软而乌黑的下两片丰的大紧紧关闭着,娇的黏膜呈现可爱的粉红色。

  天娇的不算特别的浓密,这使他轻易地探到了蒂,开始一下一下的捏起来。

  在感区域的刺下,天娇的身体很快有了变化,粉红的大渐渐充血张开,出了粉红色的花蕊和娇的果,花园里也慢慢润,出了透明的粘

  韩宇索埋下头来,用舌头她的玉门。紧闭的玉门在不断的挑逗下开始舒张开来。韩宇于是直起,将搏动的对准道口按了按。

  “这里是男人的家,让我进家可好?”他问。

  “…”“不应声就这样啦?”

  韩宇便将身子向天娇了过去。

  “我的天呐!”天娇觉得这遭真的要死,死神正站在下,一切都为时已晚…

  抵在玉门外的象叫火烫了般颤动着,贴近娇的大摩擦了一阵,不等天娇的反应就迫不及待的直了进去。

  大的头刚刚探入秘的开口,强行的入令道反的收缩,紧紧的包住了男人那大的,本就紧窄的桃园被暴的侵入、填,那种时缓时急的挤就象在一点点的撕裂她的身体。

  当她感觉到那圆的头正顶在她的子壁时,天娇知道已完全的侵入占有她的身体了。

  韩宇开始尽情的享用天娇了。不管是顶在柔软的花房上,还是退到玉径中间时,那壁包裹的紧密感觉一直伴随着他,让他觉得十分受用,他完全沉浸在了这种感官的幸福中。

  媾过程中,天娇那玉葱似的纤长十指紧紧的攥着单,玉白润洁的手背上,几青色的血管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显出来。

  经过长久的后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放松了,下体处透明的粘迅速的润滑了两人合的地方,在不断的进出时发出“滋、滋”的声音。

  内心的羞也早被燃起的火所取代,中的刺慢慢的滋生出来,并且逐渐扩散到她的躯体和四肢。

  那原本雪白晶莹的体上已逐渐呈现出一种成人的酡红,象是吸引着别人前来采摘一般,使她的身体越发的显得动人心魄。

  就连那婉转的呻声,逐渐也变得如同享受般鞭策着韩宇卖力的去干她。她的脑海中已经是空白一片,没有了杂念,也没有了羞

  感官的本能刺超越了一切。她已经沉入到望的深海中了。

  韩宇的上身向前伏在了她身上,双手又一次抓住了她洁白拔的双,舌头也深入到她的口中四处的食。

  很快,她的肌肤已变得白里透红,圆圆的晕开始充血,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小小的头更是早已硬硬的立起来。

  纵的身体已经彻底的松弛下来,只有大腿内侧的肌肤,因为持续的穿刺带来的刺而痉挛着。

  除了息和呻声,她快变成任人摆布的道具玩偶儿了。反复的使道里溢了稠,伴随着的往返送,发出响亮的声音。

  天娇彻底的了,她觉得灵魂似已离她而去,道壁不停的摩擦让天娇感到兴奋,这兴奋令她变得柔若无骨,本能的随着送的动作而配合起来。

  韩宇感到送越来越顺畅,壁虽然依旧紧紧的迫着,可每次进出时的阻力却是越来越小。他加快了送的频率,更加起劲的送起来,的力度越来越大,头到达的位置也越来越深。

  直到的深入再不受到阻力,顺利的直滑到玉径尽头,震着娇的子壁。

  他持续不断的引导着天娇,直至两人都到达了合的高。天娇的身体微微的搐着,在的连续攻击下彻底臣服了。

  娇的花房住了头,宫口张开的瞬间,硬在避孕套内也出了,高后的天娇长长的吁叹了一声,剧烈起伏的脯逐渐平静下来,然后很快便陷入了沉睡之中。

  尾声天娇不知道这应算是强还是通或一夜情,她只是感到郁闷,仿佛内心有一个看不见、触不着的死结。

  这感觉让她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且爱打扮自已了,她总是不停的拾捣着,从不做美容的她甚至都去做了美容,可那不洁的感觉依然顽固的伴着她,如影随行的折磨着她,叫她不得安生,无法适怀。

  更糟的是天娇发现自已怀孕了,她不能确定这是谁的孩子,帅真虽不象最初时那样的粘她,但一个月内总会来找她一两次,这使她变得更加的沮丧和失落。

  一天夜里,帅真来看她,她歪在沙发里,帅真推门进来,她睁着一双杏眼幽幽地望着。帅真没有看到她往日见到他时那种开心的笑,甚至感觉到她的样子与往日相去甚远,跨进来没走几步就站住了。

  “小女孩,今天怎么了?”他坐到她身边,要搂她。

  “没怎么。”天娇用手推了推帅真,说:“我怀孕了。”

  帅真怔了一下。他第一次跟她是没有任何避孕措施,但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自第二次跟她干那事,就开始用套子,而且从不间断过。他比她更担心出问题。

  “已经超过20天了。”天娇说“我的时间从来都是准的,最多相差一到两天。”

  帅真说:“或者套子出问题也不奇怪。没事的,找间好点的医院处理掉就行了,你怎么不早说?”说着不管她是否高兴,双手将她搂紧了。

  于是天娇就搂着帅真说:“我怕。”

  帅真一笑说:“怕什么,女人谁没有这种经历。”

  帅真身上的感觉早来了,他说:“翁失马安知非福。今天可以解放思想开动机器,好好放纵一下了。”他已经忍不住了,不必用套子的感觉真好。

  天娇感到委屈极了,眼泪漱漱地从面颊下来,帅真用纸巾为她拭了拭说:“真是傻女孩,值得那么伤心吗?”说完便开始天娇的衣服。

  她再一次领略到了男人的铁石心肠,女人就是这样,跟男人上的时候是享受,怀孕做人生孩子就是那种享受的惩罚,只是她不知道是两个男人中哪一个的套子破了而已。

  天娇知道只能是这种结果,便不再说什么,只是顺从地让他把彼此的衣服光。帅真反复着她的双,半晌说:“你说的我相信,这里的感觉像是有点差别了,了点是不是?”

  他的双手牢牢的握住天娇拔娇的玉,用力的捏起来,如脂如玉的洁白肌肤不一会儿就蒙上了一层粉红的轻纱。

  他的手指同时捏住了那一双浑圆纤细的蒂,变换着力度弹夹了起来,柔感的尖受到如此刺,很快就涨红立起来。天娇那温暖柔软的体此时不由得轻颤起来,急促的息中发出了阵阵的呻

  “唔…,别…”她如鸟啭莺啼的动听声音此刻低声的诉求,真是让人说不出的舒服。帅真全身紧贴在她温润如玉的娇躯上,这洁白晶莹的肌肤是那么的柔软光滑,富有弹,使他恨不得将这动人的一刻一口下。

  帅真从身后将天娇紧紧的绕着,不停的在她柔软白皙的耳畔、颈侧、肩头上留下一个个热吻。

  一只强健的手臂从她光洁的腋下穿过,横抱在高耸的雪峰之上,腾出的另一只手拨开阻挡,闯入到那双雪白玉腿紧夹着的丰美桃园中。他的手指抚着天娇下体柔软细黑的绒,慢慢的分开她修长光滑的双腿,向着之下鲜的玉径袭去。

  有力的手指在丰厚的大上游走着,撑开两扇紧闭的玉门,钻入温暖而狭窄的道内。下体被手指侵入所带来的酥让天娇全身感到麻软起来。

  侵犯的手指不断的在道里钻啊钻的,一下,两下…

  “啊…”天娇全身猛的一抖,忍不住叫了出来。那是蒂受袭的结果。玩的双手移到了她大腿部与会界的地方,按在细而雪白的肌肤上动起来。

  这是女身体中一个非常感的区域,即使轻微的刺所产生的神经冲动也足够唤起女。天娇很快就把持不住了。她呻的声音越来越大,双手紧紧的握住帅真的手臂,同时扭动着身躯,竭力地想要帅真给予更多。

  帅真用手指分开微微开合的玉门,将蓄势待发的巨炮架在了桃园口外,他身,微一用力,坚的战器便直贯而入,一到底了。

  “啊…”情离的天娇感受到了巨物的侵入,窄小温热的道被撑的。强烈的刺使她的体一阵的颤抖、搐,美妙结实的双腿痉挛着紧紧夹在了一起。

  从后而入的帅真感受到了她道的紧窄与火热,猛力的向前一顶,巨大的头顺着滑的秘道直到尽头,一口吻在了娇柔的花心上。

  之后,他摇动起,让在紧迫狭长的道中旋转研磨起来。体内灼热的巨快速动着,强烈的摩擦使娇道壁一阵阵的扩张、收缩,天娇那漾的情终于如水般泛滥,一涨一退起来。

  “啊…唔…啊…”声声的娇不断的自她口中传出,似羞涩似哀怨的呻清晰的回在封闭的空间里。

  帅真的部猛烈的撞击着天娇柔软的玉发出“啪、啪”的声音。这样的姿势令入有些困难,可是进入体内后因为更紧迫也就更兴奋,帅真双手把着天娇的大腿部,紧闭双眼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感受。就在天娇快要支持不住,面临高时,拔送的频率也开始加快了。

  最后在一阵动中,一股温暖的狂的顶端而出,泼洒在天娇颤动的花房上,高的余韵令她有些痴

  这天晚上天娇没有吃饭。她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早上,天娇自己煮了碗鸡蛋面条,吃过后就真奔广电大楼,准备向台里面请假去医院处理掉肚子里的东西,在广电楼内路过含香的办公室的时候,茹嫣竟意外的从含香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天娇的出现显然也出乎她的意料,收拾好错愕表情的茹嫣什么也没和天娇说就与她擦身而过了。

  在上午九点天娇准备请假时,含香意外的昏倒,被送进医院急救。乘着混乱,天娇假也没请就打了的到南区医院,在那里,她碰到人的可能将会少许多。

  检查清楚后,天娇说要做人,医生得知她是第一次怀孕,对她的做法有点不理解。天娇也不好跟医生解释,含含糊糊说现在还不想要孩子。

  这医生要不是十足热心就是头脑不善于转弯,还要天娇慎重考虑,甚至回去做先生的工作,说得天娇很烦,差点要到第二间医院去。因为害怕,天娇一躺上手术台就浑身颤抖,虚汗连连。

  “跟你老公上也是这样子吗?”站在旁边的护士有点不耐烦了。

  医生见护士这么说,也凑趣说了句:“没有几个女人跟老公上时会想到刮宫痛苦。”

  天娇真想就此打住,但想到事态的后果,还是咬着牙让医生将器械捅了进去。

  如果说当初帅真捅她是将她一分为二撕裂开来,那么这次是用钝刀子在她的深处挖掘,就跟平时吃西瓜用勺子掏里面的瓤一样,没几下子,她就晕过去了。

  她在小上躺了一个多小时,喝了一碗护士递给她的白糖水。医生问她先生的电话号码,说要帮她打电话让她先生来接她回去,她眼里马上涌出泪水。

  当她自己攀着墙壁一步一停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她觉得自已的痛苦是含香带给她的,她要拾捣的不是自已,而应是那个叫赖含香的女人,自已心中的结,那不洁的感觉都是那个女人带给她的,她还从来没这么恨过一个人,可现在她却那么急迫的想要报复一个女人。

  回到广电楼,天娇找个沙发就躺着不动了。帅真只是打电话来安慰了她一番。

  从医院回来的人说含香是严重的食物中毒,人虽然因抢救及时而离了危险,可含香肚子里的孩子却产了。最近的含香为了保胎,到单位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喝一杯安胎茶,可就是今天这杯安胎茶却出了事。

  躺在沙发上的天娇想到了早上从含香办公室内出来的茹嫣,她隐约感到这事是茹嫣所为,这一刻她才知道有人比自已更恨含香。这一发现使天娇感到多少有些适怀而不那难过了。

  波折颇多的高唱《市政之歌》比赛活动,终于进行到了尾声,宣传部和市委已开始着手办庆功宴了。回到电视台的天娇找到帅真,希望他能把自已调到学校去教书,而有了新的帅真多少还念着旧,也欣然同意帮天娇这个忙。

  天娇的人事调动报告被批了下来,在报告中韩宇特批了这样几句:见于天娇业务湛,在排演《市政之歌》活动中有过突出贡献,特此要求校方解决此人的住宿问题。

  回到了校园的天娇望着那熟悉的绿茵,泛着白光的青石板路,展着明朗笑颜的学子。心中不觉的泛出归家的乡愁来,这里有太多太多美好的回意,她的纯真,她的初恋,她的少女青春。

  这感觉就仿佛是南移的燕子回到了旧巢,找到了歇脚的住所般安心欢喜。

  至于电视,她想她是不会放弃的,毕竟那是自已心中难以割舍的情缘,自已已不是才出笼的菜鸟了,在教书的业余时间里去别的台做几档节目不是很好吗!

  而且,事实上在得知天娇要离开电视台的消息后,便有一家省直辖台找到天娇,希望她能去他们台作两档节目了。

  〖全书完〗
上一章   三原色(调频)   下一章 ( 没有了 )
暗夜糜灯小城艳想复仇者协奏曲我的经历欢欢的故事治疗杨伟的天女仆物语双姝记冤狐情史邪灵春梦图腾(Tot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饶雪漫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三原色(调频)》第十一章 归家-全书完及三原色(调频)最新章节第十一章 归家-全书完在线阅读,《三原色(调频)(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三原色(调频)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aoxs.com)